搜尋
 
 

結果按:
 


Rechercher 進階搜尋

最新主題
» 【新股大改革】港交所公布「上市新玩法」
昨天5:07 pm 由 Aston Martin

» 火山鑽洞注水 防爆兼發電
昨天12:53 pm 由 Aston Martin

» 拯救禾花雀 環團倡借鏡日本
昨天12:13 pm 由 Aston Martin

» 華籍英兵
昨天11:50 am 由 Aston Martin

» @1735時 - 13.07.2017 - LXB 紀念日
周日 8月 20, 2017 5:44 pm 由 Aston Martin

» 英日幹細胞技術突破 不育老鼠製健康精子
周日 8月 20, 2017 3:19 pm 由 Aston Martin

» 大象救星 坦國疑遭買兇射殺
周日 8月 20, 2017 2:57 pm 由 Aston Martin

» 年屆五十宜做大腸癌普查
周四 8月 17, 2017 12:43 pm 由 pinky

» 蘋果再收緊HK退貨政策
周四 8月 17, 2017 11:48 am 由 pinky

合作伙伴
免費論壇

免费论坛

brothersoft.com

直擊河南安徽 雨潤 5大疑點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直擊河南安徽 雨潤 5大疑點

發表 由 Davis 于 周五 7月 01, 2011 12:02 am

【渾水摸魚】壹仔:直擊河南安徽 雨潤 5大疑點
2011年06月30日

近日,上市民企頻頻揭出爛賬,及懷疑生產造假,不少曾是基金愛股的二、三線民企股慘遭洗倉,引爆信心危機。新一輪矛頭,直指內地肉製品生產商龍頭—雨潤食品( 1068)。由上週五起,雨潤股票連續兩個交易日離奇被「洗倉」,暴跌逾三成,市值蒸發超過百億元。

過去受惠內需及食品概念的雨潤,備受投資界追捧,股價五年間急升超過七倍半,直至今年,神話開始被逐一擊破。疑點由賬目而起,公司靚靚業績的背後是獲得巨額政府資助及負商譽,理應水頭充足的雨潤卻又接連配股「班水」,為此,本刊北上花了兩星期調查雨潤位於安徽、湖南的多個生產基地及屠場,揭開集團經營的五大疑點。

內地肉製品生產商雨潤被洗倉,上週五已露端倪,當日公司股價逆市下挫逾百分之五。至本週一,股價崩潰急瀉,暴跌兩成,財經界議論紛紛。有指渾水研究( Muddy Waters)即將公布一份有關雨潤的報告,質詢公司一些「長期受質疑的問題」。週一晚上,雨潤發言人急急召開電話會議,向分析員解畫。翌日,股價繼續插水,收市再跌近百分之六。

這隻一度被基金追捧的食品概念股短短數天內由天堂跌至地獄,事前並非毫無徵兆。根據一○年年報,雨潤獲得政府補貼超過七億港元,佔盈利四分之一,按年增長逾六成;同期內地另一肉製品巨頭雙匯發展,卻只獲得三千多萬元人民幣(下同)的政府補助。六月初雨潤的投資者關係負責人與基金經理會面達兩小時。亦未有交代獲政府補貼的屠宰場或豬場的細節,只說雨潤向政府提交意向書便可,補貼按每頭豬約五十元計算。五月初,內地媒體《每日經濟新聞》踢爆雨潤位於安徽的兩個豬場,曾獲當地政府資助,卻久久未正式投產。本刊踩上安徽,發現兩個豬場,或空不見豬,或爛地處處,更奇怪的是,豬場打茷B潤的旗號,但卻全屬主席祝義材私人擁有。

○五年上市的雨潤,是內地最大的肉製品生產商,圖為南京菜市場內的雨潤冷鮮肉專賣店。另一位於安徽蕭縣的養豬場,去年中建成,聲稱每年可出欄種豬二萬頭,但現場所見,廠房十分冷清,一排排新建的豬欄十分乾淨,並不見豬的蹤影。根據蕭縣工商管理局的資料,養豬場是祝義材及其全資私人公司江蘇雨潤出資建成(左圖),另公司去年六月提交的文件指,豬場仍未有經營。

疑問一 
巨額補貼不清不楚
安徽太和縣畜牧局王站長對雨潤的補貼項目不欲多談,但表示若外商有興趣來投資,可幫忙找土地,省及縣政府都會提供補貼,但要先提交具體計劃書。

本月中,記者在距離安徽合肥約四小時車程的蕭縣,找到其中一個豬場。車子駛入狹窄不平的村路後,到處都是麥田,離遠已見到坐落當中的養殖場。廠房正門寫著「蕭縣沃得利養殖有限公司」,這間由祝義材私人持有的豬場四周被兩米高的圍牆包圍,簇新的電子閘滿布蜘蛛網,保安室空無一人。等了良久,才看見一名身穿便服的老伯現身,問及廠內有否養豬時,他不耐煩的說︰我們這裡怎麼沒豬,最近進了五百頭,大部分是母豬,用來自己繁殖。」記者走進廠房內,卻聽不到豬叫聲,也聞不到任何異味。一排排豬欄空空如也,異常乾淨,不見有工作人員,豬欄外的空地雜草叢生,超過一米高,亦看不到一頭豬。蕭縣政府網頁顯示,該養殖場由雨潤集團投資一億八千萬,佔地一百五十畝,○九年八月奠基,建成後,每年可養萬頭種豬(即用以配種的豬)。政府文件指,土地由縣政府提供,建成後,再給予一千萬元補貼,豬場投產後兩年內,縣政府還會繼續為養殖場申請省、國家補貼,項目建設期為一年。

記者再到另一位於安徽太和縣,據稱養有六百頭種豬養豬場,大部分廠房仍在興建中,雖有數十名工人在工作,但仍有一半的土地被閒置,到處長有雜草,有如一個人高,部分廠房只起了地基便停工。縣政府網站指,於○七年與雨潤簽訂了一億五千萬的招商合同,成立「阜陽福潤養殖有限公司」,每年出欄種豬五萬頭。政府文件顯示,土地的租金頭五年只需二萬五千元,每頭種豬補貼二百元,項目本應在○八年十一月完工。記者到當地的工商行政管理局查冊,資料顯示,兩間豬場投資額均只是五百萬元,大股東江蘇雨潤食品產業集團,由祝義材及太太全資擁有,與上市公司雨潤無關。今年三月才否認養豬的祝義材,到本週一晚急急舉行投資者電話會議時,終於承認私人搞養殖場。

主席「神秘」養豬,日後如出售予上市公司屬關連交易,有利益衝突之嫌。而政府給予的補貼如何與上市公司雨潤拆賬,會否有持續性的補貼,正是疑問所在。股價插水雨潤食品主席祝義材上市後多次減持套現,並曾於今年三月公司業績會上,稱集團不參與養豬業務,但本週一晚卻改口承認私人設有養豬場。

疑問二 
負商譽廠房年年蝕
上市公司做併購,通常只有因「買貴貨要撇賬」,但雨潤卻離奇地經常「執平貨」,多次賤價從地方政府手中購得資產,產生巨額的「負商譽」,再撥入賬目中,變成公司收入,間接增加盈利。究竟政府為何要「賤賣」資產予雨潤,為何其他肉類製品商家卻沒有同樣的「眼光」?更重要的是,這些估值過億元的「負商譽」廠房,是否物有所值?

本刊到訪其中一間位於河南扶溝縣的屠宰工廠。根據○九年年報,雨潤僅用萬多港元,從扶溝縣政府購得「騰爾(河南)牧業科技」,改名為「扶溝雨潤食品」,一改名,估值即攀升至過億元,為雨潤帶來近一億二千萬港元的「負商譽」。

六月初,記者從河南鄭州坐了逾三小時車進入扶溝縣,經過破爛不平的村路,來到雨潤扶溝的廠房,發現廠房至今未完全投產,一半面積空置,部分更變成麥田,最近才收割完。現場所見,廠區僅有三幢建築物,包括寫字樓、屠宰場及冷藏庫,大部分土地閑置,牛棚亦只有十數隻牛。公司銷售部職員曹先生說︰「我們○九年買了騰爾牧業,廠房以前就建好的,現在還未擴建;平時一天屠宰三十多頭牛,今天比較多有四十六頭。我們自己沒養牛,都來自附近養殖場。」雨潤年報曾表示,這個屠宰場目標產能是每年屠宰五萬頭牛,就算以每日宰四十頭牛計,一年共宰一萬四千多頭,與目標相差甚遠。廠房沒有養牛,記者更出奇地發現廠房遠處空地有一堆羊群在走動,曹解釋:「去年把地方租給人放羊,大約二百畝,我們都不能進去。」

公司文件顯示,雨潤收購後,扶溝雨潤仍年年蝕錢。○九及一○年的營業收入,分別只有七百萬(人民幣,下同)及三千萬,虧損約一百萬及五百七十萬元。扶溝政府文件顯示,政府以一千六百多萬收購騰爾牧業,以萬多元轉賣給雨潤,條件之一是雨潤要投資一億元以上進行擴建。

根據河南省發改委網頁資料,扶溝雨潤須在廠區內新建一座二千噸的冷庫,以及冷鮮品發貨廣場,總投資額為八千六百萬元,並於今年十一月完工,但工廠內仍未見施工跡象。扶溝這個以「筍價」購入的屠宰場,到目前為止,最大頁獻似乎是為雨潤帶來「負商譽」的收益。

記者走入雨潤位於扶溝的屠宰加工廠,員工表示每天只屠宰三、四十隻牛,未達每年五萬頭屠宰產能的三分之一。 ○九年為雨潤帶來逾億元「負商譽」的扶溝屠宰加工廠,有一半土地租予外人,除了用來種小麥,遠處更見牧羊人放羊。巨額津貼超高毛利「拋離」行家。

疑問三 連環配股 
主席減持雨潤自○五上市以來,盈利三級跳,由三億多元(港元,下同),升至一○年的二十七億元,十分可觀。但奇怪的是,公司卻表現得十分「水緊」,五年間先後多次配股,合共抽水超過七十五億元。不少更是一滿禁售期,即再次配股,如去年四月配股吸水十八億後,六個月禁售期於十月屆滿,公司隨即於十一月再度配股,吸水二十一億。

「猴急」的除了公司,還有主席祝義材,公司配股同時,祝亦接連配售舊股套現,持股權由五成三減至兩成五,套現六十三億元。公司及大股東瘋狂抽水,早已引起股東不滿。五月底,雨潤舉行股東周年大會,有關授權股東增發兩成公司股份的決議,反對票數高達四成二。

雨潤位於河南清豐縣的屠宰加工廠,屬母公司旗下,原定今年五月完工,但至今尚未落成。南京沃爾瑪超市售賣的雨潤兩條特惠裝( 300克)香腸,售價是13.5人民幣,雙匯牌同樣分量,售價是31。

疑問四 多個工程延誤
雨潤不斷吸水,增加產能的項目理應水到渠成。但本刊直擊發現,不少新建或併購得來的廠房,工程均延誤。

其中,雨潤位於濮陽市南樂縣的另一肉類加工廠福潤,上年五月,雨潤以一萬一千港元向縣政府收購,帶來近億港元的「負商譽」,惟收購至今超過一年,廠房仍未投產。記者找到銷售部韋經理,他表示工廠還未投產。「要等污水處理系統建好,預計今年十月份完工,日屠宰量大約四十頭左右。」韋經理說。

雨潤產能擴充極快,但使用率一直偏低。根據一○年年報,生豬屠宰量約一千五百萬頭,未及產能的一半。產能過剩的問題亦引起個別省政府的關注,陝西省商務廳今年三月即下發通知,要求各市商務部門,暫停引進屠宰加工項目,不要片面「貪大求多」,以免加劇「產能過剩的矛盾」。

雨潤連環吸水力強
疑問五 特高毛利率勝同行
多位國家領導人均曾往雨潤參觀,包括國家總理溫家寶(前)。
雨潤主席祝義材(右)與溫總同樣愛詩詞,雨潤之名來自杜甫《春夜喜雨》的詩句:「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內地肉製品行業競爭激烈,行業三巨頭包括雨潤食品、雙匯發展、金鑼集團。

同樣買入生豬,再屠宰加工出售,賺取差價,雨潤卻能一枝獨秀,其主要產品毛利率比競爭對手高出倍多至兩倍,但零售價卻相差無幾。最新年報顯示,雨潤食品冷鮮肉和冷凍肉的毛利率分別約一成一和百分之七,但金鑼集團只有百分之三點七及百分之二點七。

記者在南京建鄴路的菜市場調查發現,以一斤五花肉為例,雨潤豬肉的售價跟其他對手相若,約為十六元人民幣。低溫肉製品方面,雨潤的毛利率更高,接近三成,比雙匯的百分之七點八,高出三倍。

南京沃爾瑪超市內,差不多重量的鹽水火腿,雨潤售價亦與雙匯接近。無論豬價或零售價,均無法解釋雨潤為何能獲得「高人一等」的毛利率。據中國肉類協會統計,從去年五月份以來,內地豬肉價格持續上漲達四成三,雨潤與同業均面對豬價持續上揚的問題,但零售價卻因政府價格控制而難以同步調升,能否保持超高毛利率,成為未來最大的疑問。

本刊曾就有關巨額津貼等賬目問題,及內地廠房工程進度等情況,向雨潤查詢,惟截稿前仍未回覆。

Davis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