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結果按:
 


Rechercher 進階搜尋

最新主題
» 點分「綠地」「棕地」投資?
昨天12:30 pm 由 pinky

» 港交所加力打養殼
昨天12:28 pm 由 pinky

» 電動車退役電池 撐起公廁清潔系統
昨天12:13 pm 由 pinky

» 記憶體價急漲 電子產品貴20%
周日 9月 24, 2017 7:51 pm 由 pinky

» 中國ICO龍頭回水: 將退還所有Bitcoin
周日 9月 24, 2017 7:46 pm 由 pinky

» 基因改造 愛滋抗體將作人類測試
周日 9月 24, 2017 3:05 pm 由 pinky

» 醫健寶庫:中草藥治百病 歷史悠久
周五 9月 15, 2017 2:43 pm 由 Aston Martin

» 澳洲突禁賽駒來港 香港馬入境亦no way
周四 9月 14, 2017 10:39 pm 由 Aston Martin

» TNG手機匯款廣涉12國家
周二 9月 12, 2017 12:16 pm 由 Julie - Chn

合作伙伴
免費論壇

免费论坛

brothersoft.com

記。“金三角”- 雷雨田將軍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記。“金三角”- 雷雨田將軍

發表 由 ??? 于 周六 6月 09, 2012 9:25 pm

旅居泰國北部美斯樂地區的前國民黨將領雷雨田將軍,本月十八日病逝於泰國清萊美國醫院,享年九十六歲,當地我國僑胞及居民組成治喪委員會,定於五月廿六日舉行告別式。

知道雷老將軍去世的消息,願老將軍安息!!!



昆曼大道再造“金三角”
雷雨田將軍已經92歲,在金三角腹地的美斯樂,縱使足不出戶,他依然是絕對的權威。20年前,金三角腹地跌宕起伏的風雲史,在他手裡被終結,那些曾經攥槍桿子的手,開始種茶樹,握方向盤,或者蒸地道的中國饅頭。而段湄川則利用東盟博覽會的機會趕到南寧,推銷起他種的烏龍茶。這些茶都產自他在美斯樂的100公畝茶園。在泰國,除了推銷給遊客,他的茶主要賣往泰國南部,那裡的消費水準要高於泰北。40年前,段湄川的父親段希文率國民黨殘軍在美斯樂駐紮下來,開啟了一個神秘王朝。

在過去的20年裡,金三角完成了一次華麗的轉身,從一個備受矚目的世界毒源地,成為最具神秘色彩的旅遊熱地。今天,操各種口音的遊客和包裝精美的茶葉,成為金三角王朝的新產品。



指路的將軍
“我當時就說,那條路不可行,一座山一條河,一座山一條河,要修到什麼年月?”雷雨田大手一揮,將自己的意見清晰地傳達給前來向他徵詢意見的聯合國開發計畫署官員。這是幾年前昆曼大通道在徵求建設方案的時候,雷將軍參與的細節。因為他“在這周圍打了幾十年的仗,對哪兒的地形都熟悉。”

被雷將軍否定的那條路,就是1938年擔負了抗戰生命線使命的滇緬公路。雷回憶,當時有人提出在滇緬公路的基礎上,修建昆曼大通道,從雲南保山出發,走畹町,進入緬甸抵達仰光,再轉泰國曼谷然後深入中南半島腹地。

如果那樣,昆曼大通道將與滇南無緣,與老撾無緣,與金三角腹地美斯樂無緣。



2006年12月6日中午,從昆明出發已經第五天的遊客阿蘇,調轉車頭,從美賽轉向美斯樂。途中遊覽了皇太后花園,45分鐘後,阿蘇抵達美斯樂,“發現這裡不是人們想像也不是我想像中的樣子,這裡鮮花盛開,鳥語花香,乾淨”。這可能是絕大多數遊客對美斯樂的第一印象,這種印象,與他們此前獲得的,反差太大。

畢竟,美斯樂曾是金三角的腹地。散盡硝煙,剷除罌粟,在美斯樂,用了30年,在遊客心中,不過一瞬。

1950年,元江戰役後,國民黨兩支殘軍從雲南逃出,從滇緬邊境來到泰北山區,殘軍四分五裂,分散在現在金三角範圍內各處,大部分殘軍為了自己解決出路,開始了“以毒養軍,以軍護毒”,傳統意義上的金三角正式形成。而駐紮在美斯樂的殘軍在軍長段希文的帶領下,逐步把槍桿子換成鋤頭,開荒種茶,在融入泰國社會中延續中國文化,在偏安一隅時奮力突圍。後來與泰國政府協商,幫助平剿內亂,並以此獲得泰國國籍。

1980年段希文去世,雷雨田成為繼任者,這支部隊徹底交出武器。據雷雨田自己寫的簡易自傳——《從戰亂到升平看泰北蛻變》中回憶道,“把軍事第一,政治第二,經濟第三之迷信觀念顛而倒之,要以經濟帶動政治,政治帶動軍事之構想,用謀前程,乃一本泰政府政策,參酌本身之條件,策訂觀光農業雙管配合發展,農業規劃充實觀光資源,觀光促進農產品之推銷,不旋踵美斯樂僥倖忝列觀光勝地之林也。”

今日看來,雷雨田最初的構想已經基本實現。站在雷將軍家的院子裡,可見四面山坡都是大片的茶園。採訪結束,記者將在茶界久負盛名的一餅“同慶號”普洱茶送給雷將軍,老人笑笑,“我的烏龍茶和普洱茶各有所長”。



確實在美斯樂的街上,也隨處可見村民銷售高山烏龍茶的鋪面。除卻茶葉和自然風光,殘軍的歷史和現狀,也已成為美斯樂旅遊的重要一部分。為此,在這個人口1000多戶的山坳裡,當地村民在外界的資助下,在村前的空曠地修建了一座“泰北義民紀念館”,詳細記載了這段歷史。

金三角突圍
“十年後,金三角將成為旅遊景點。”電影《門徒》裡,泰國毒梟向劉德華說。沒錯,“金三角”這三字,本身就含有成為最熱旅遊景點的基因。清萊皇太后行宮的中文導遊林美鳳,每次領著客人從行宮的後門出來,都不忘用手指著周圍的山林,告訴遊客,這裡原來漫山遍野是罌粟。

1980年代,當時泰國的詩納卡琳皇太后從瑞士回來,蜇居於泰北清萊萊東山上,目睹泰北山民種植罌粟為生,山林自然環境破壞嚴重,山民深受其苦,就指示皇室成立基金會,發起萊東山地開發計畫,大力推動當地的罌粟替代種植,植樹造林,同時將吸毒人員進行強制戒毒。

1987年,泰國皇室在萊東山上建立皇太后行宮,皇太后花園。如今這兩處景點都成為泰北旅遊的最熱景點,整個行宮和花園的園藝、雜務等均由周圍村民承擔,花園的門票收入,一部分用來支付工人的工資,一部分用來繼續扶持當地的替代種植。

西雙版納州禁毒委的劉漢榮,在《告訴你一個充滿希望的金三角》一書中,給美斯樂人算了一筆賬:毗鄰金三角的西雙版納和昆明每年都會舉行邊交會和昆交會,美斯樂完全可以自己組團前往推介自己。雲、貴、川和重慶市就有2億多人口,每年有百分之一的人到美斯樂來旅遊,連吃帶住,年平均消費達6億元人民幣。

雷雨田向記者強調,現在美斯樂的歷史已經進入第三個階段,“我叫做‘打算盤’,也可以說是經商”。但是具體到資源的整合和利用上,金三角人也許還沒有做好足夠的準備。

雷將軍還提到了一個細節,當初昆曼大通道要走滇緬公路的部分原因,是要對緬甸境內的罌粟種植形成合圍之勢,“路通了,人進來了,什麼東西就都藏不住了嘛。”如果這樣,完善的交通網絡也許能加速這個舊的金三角的滅亡。



探訪原國民黨93軍中將雷雨田將軍
1950年3月9日,國民黨在大陸的最後一支部隊800餘人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追擊下,隨團長李國輝越過雲南邊境,闖入緬甸境內,與譚忠帶領的另一支殘軍會合,組建“復興部隊”。並招兵買馬,隊伍從1400人擴充到3000多人,成為金三角一支不可一世的武裝力量。緬政府為維護主權,要求他們撤離緬甸,雙方多次談判無效,緬甸政府軍向國民黨軍發動進攻。戰鬥進行兩個多月,最終以緬軍的失敗而告終。

殘軍的活動引起了臺灣蔣介石的注意。為了建立一塊“反攻大陸”的基地,1951年蔣派曾任國民黨第8軍軍長、中將李彌來領導這支殘軍。李將“復興部隊”改為“雲南反共救國軍”。1951年4月-7月,李彌率部反攻雲南,曾攻佔了邊境的4個縣。至1953年,李已將兵力擴充至18500餘人。

與緬政府的軍事衝突,受到了國際社會的譴責。

1953年4月23日,聯合國作出決議,要求他們解除武裝撤回臺灣。在聯合國監督下,從1953年11月至1954年3月,李彌率6000人撤台。但還有一部份留了下來。一方面,臺灣方面不願最後放棄這一基地;另一方面,殘軍內很多官兵也不願赴台,對反攻大陸仍存在幻想。

1954-1955年,緬軍又對殘軍發動攻勢。再次以政府軍的失敗而告終。直到1961年1月,緬軍精銳部隊才在中國人民解放軍配合下,將殘軍擊潰。在緬政府及國際輿論的再次壓力下,聯合國要求“國軍”殘部餘部撤退。臺灣當局只好要求“國軍”殘部撤回。並於1961年5月第二次從緬甸撤回臺灣。這樣,只留下李文煥、段希文的第三軍和第五軍共2000多人。

李文煥、段希文領導的這兩個軍的官兵多是雲南籍人,與緬甸土著民族和泰國北部山地少數民族有姻親關係,他們留戀緬泰,易在當地立足和防衛,比貿然赴台更有發展的把握。這樣,兩個軍離開緬甸,進入泰國北部,即清萊、清邁和夜豐頌府居留。第五軍軍長段希文派人考察後認為,美斯樂地勢好,毗鄰緬甸邊界,進可攻,退可守。段軍長決定把軍部就設在這裡,並一直沿襲至今。

“國軍”撤退後,他們所佔據的面積達15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分別被坤沙、羅星漢兩大販毒集團,緬甸政府和緬甸苗族政府的武裝部隊所取代,還有一些官兵則投奔緬甸的坤沙和羅星漢。這些人憑著在國民黨軍隊多年的作戰經驗,很多人成為了販毒集團的骨幹,更使這些販毒集團如虎添翼。潘朵拉盒子終於被打開,從此,泰、緬、老交界的金三角地區,成為毒品王國。於是在這個美麗的地方,販毒集團崛起,從此不再安寧。

為了換取自己的生存權,段希文軍於 1963年向泰國政府投降,並被改編為“泰北山區民眾自衛隊”,在以後的近二十年裡,“國軍”與泰國政府軍多次合作,為消滅泰共武裝立下了“汗馬功勞”。
1980年,“國軍”殘部“孤軍的靈魂”----段希文病逝。為了彪炳段將軍的功勳,段將軍的靈柩用泰王國國旗覆蓋,總理差猜出席了葬禮。

陸軍中將雷雨田
1980年,段希文去世後,參謀長雷雨田出任第五軍軍長並兼任“泰北山區民眾自衛隊”指揮官。1981年,雷將軍配合泰國政府,圍剿佔據柯考山區的泰共遊擊隊武裝,這也成為了“國軍”歷史上的最後一戰。也正是在雷將軍在任的十幾年裡,“國軍”完成了從軍人向平民的過渡,從武裝販毒向開展多種經營的過渡。

雷雨田,原名張秉壽,雲南曲溪(今建水曲江)人1918年生,1937年畢業于南京中央憲兵學校。歷經抗戰八年,歷任昆明憲兵隊長、軍參謀長、軍長、總指揮等職。雷將軍年事已高,不再會見客人。在內部人士的精心安排下,老人終於同意會見我們。聽說我們是從雲南來的,老先生非常高興,操著濃重的建水口音,向我們講述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當初我當兵只是為了抗日打日本人,收復我們的國土。可趕走了日本人,卻又同共匪打起來了,我們也成了反革命。到後來,為了生存,又和緬政府打,打緬共,打泰共。從“9.18”事變算起,到1981年柯考之戰,我從戎45年。這45年,像大麻瘋一樣,你打過來,我打過去。現在看來,都是政治的需要,我們最終成了政治的犧牲品。政治真是一種騙人的把戲。

說到美國人,將軍突然激動起來。並對我們說,美國人絕對不可信。當年,為了給朝鮮戰場解圍,給我們武器,叫我們反攻大陸。到後來,為了他自己的外交利益,又利用聯合國,壓我們撤回臺灣。十年前,美國駐泰國的特使夫婦倆,跑到這裡找到我,問我們有什麼困難,他要向美國政府要求,給我們提供一些幫助。我告訴他們,我不需要幫忙,更不需要你們美國人幫忙。我只想對你們美國人說幾句話:與美國做敵人容易,做朋友難,做盟友必然亡!

我們的歷史分為三個階,1991年以前是扛槍的軍人,為生存而打仗;1991年以後是扛鋤頭。開墾荒地,種茶葉、養磨菇,生產自救。我們的茶葉品質很好,我們有很好的制茶技術,有臺灣的、中國的、錫蘭的技術;發展到現在,可以說是進入第三階段,我叫做是“打算盤”,也可以說是經商。

現在大家化干戈為玉帛,但歷史不要捏造,要還它的本來面目,應該讓後人知道。

當我們座談完畢、共進午餐後準備告辭時,老將軍依依不捨地反復對我們說:中國人要團結啊,千萬不要中國人再打中國人了……


???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訪金三角雷雨田將軍:2010年11月09日 08:59 鳳凰網

發表 由 ??? 于 周六 6月 09, 2012 9:30 pm

核心提示:當時守南京城的是我們憲兵。日本人一條街、一條街打到中華門,點燃房子,再依託中國民房步步為營。中國精銳部隊集中在上海、蘇州、無錫一帶,杜聿明率領中國第一個裝甲團全拼在裡面。國軍損失很大,南京的守城部隊十分殘破。12月13日我們奉命撤離首都,是我當兵最恥辱的一天。

文章摘自《我的諾曼第》 作者:唐師曾 出版社:長江文藝出版社



雷雨田將軍家住金三角的“美斯樂”,聽名字就知道和鴉片有關,中國人發明了煙榻,“美斯樂(美死了)”這麼雅的名字只能出自漢語。當初二大媽要我留在加州、Orit讓我去以色列、穆罕默德請我定居開羅、Kiki陪我在普羅旺斯喝紅酒……可我就捨不得我的漢語。漢語中的有些詞發音性感,寫下來好看,聽上去悅耳,就像酒後泡在大浴缸裡的周身享受。

雷將軍家住一座兩層小樓,房子完全是現代的建築材料,院內有許多花,兩隻哈巴狗,其中一隻頗似猴子。雷將軍身材很高,腰板很直,個子至少在一米八以上。以下文字根據2000年7月24日我在美斯樂的日記整理,當時我倆講的是漢語、聽的是漢語、記的也是漢語,事後沒作任何修飾。萬一有何不妥,一定是我沒聽懂將軍的瀘西口音。責任在我,而不在雷老將軍。

一、“我一生三次撤退,沒臉見人呀!”
我1907年生人,雲南瀘西人,現在叫建水。我是昆明長大的,敗軍之將不給祖宗丟人,所以取了個假名“雷雷”,拆開來成了“雷雨田”。我一生三次撤退:打日本撤退,徐蚌會戰撤退,聯合國壓迫我們從緬甸撤退……沒臉見人呀!

小時候我不安分,離經叛道。總以為自己家鄉不好,覺得這也不好,那也不好,這山看著那山高。民國二十三年(1935)我離家出走,到南京憲兵學校找老鄉朱培德前輩。“九一八”以後,我整天就想報效國家,打日本。打日本一直打到最後,我自己成了反革命,又因為反革命跑到美斯樂。去年世博會我回了趟昆明,可世博會上看不到外國人。

民國二十五年(1937),盧溝橋事變讓蔣委員長忍無可忍,再也沒有和談餘地。“八一三”是我們主動,日本人要三個月滅亡中國,蔣委員長說那就打上三個月讓世界看看。現在檢討起來戰略上不成熟,不該選擇在上海硬拼,把中國的精銳都用上了,而我們火力不如日本,損失太大。

淞滬戰役山本五十六的兩條名艦都很先進,我們的炸彈扔上去就彈開了。日本飛機炸完我們可以飛回去鑽進船的肚子裡面,躲起來。最後,中國飛機拼了命,尾隨著也飛進去,和敵人同歸於盡。中國飛機把日軍旗艦“出雲”號都炸傷了,日本人這才把它開回日本修理。

日本人的飛機好,我們性能差,在天上撞敵人。日本的坦克好,國軍不知道什麼是坦克,士兵沖上去用刺刀戳瞭望口,他關上了,我們就用機槍打。士兵身上綁了手榴彈,要和日本人同歸於盡。



二、我當兵最恥辱的一天
當時守南京城的是我們憲兵。日本人一條街、一條街打到中華門,點燃房子,再依託中國民房步步為營。中國精銳部隊集中在上海、蘇州、無錫一帶,杜聿明率領中國第一個裝甲團全拼在裡面。國軍損失很大,南京的守城部隊十分殘破。12月13日我們奉命撤離首都,是我當兵最恥辱的一天。

我們跳進長江,北方人把高粱稈捆起來,用鋼盔劃水,我們南方人開始只會用木板浮在水上。膽小的人開始喊救命,我知道那個時候最需要沉著,只有沉著才能救自己。我們2萬多弟兄跑到瓜洲上,瓜洲只有兩個出口,其他地方都是沙灘,人上去一動,就會陷進去,沙的壓力很大,馬上能把活人悶死。一個多星期後,我們把草根都吃完了,日本兵艦在兩個出口巡邏,巡邏艦上有小飛機,而我們只能從這兩個小口出去。

日本人向我們喊話:“只要不跟老蔣,可以照樣在部隊上工作!”“願意回家的給50塊大洋!”50塊大洋相當國軍中尉一個月的工資,我一聽就不信。可鄉村兵沒見過世面,聽說給錢就出去了。我們300人堅持不出去,寧肯餓死也不出去。

出去領大洋的國軍弟兄全都被日本人抓住,關了起來。不給飯吃,關了6天,拉到江邊用機槍打,用手榴彈炸,一層一層倒在地上。壓在底下的沒被打死,逃回來兩個,我們剩下的300人聽了下定決心,要和日本人拼了。

我們團結一致,找個當地人去和日本人說,讓我們這些難民出去。日本人要進來檢查,我們說可以。當地人知道怎麼在瓜洲的浮沙上走路,用竹竿拄著走,輕輕地走。日本人馬靴馬刀,一邁步就往沙裡陷,嚇得馬上退回去了。我們都穿著便服坐到船上,穿軍服的手持武器藏在船下層,準備靠上去搶日本人的軍艦。

想不到12月18號以後日本人開始鬆懈,根本沒人過來查我們這條破船。我們就這麼混過去了。沒和日本人拼成命。

日本人作戰喊口令,像在操場上,說射擊就齊射,說拼刺刀就拼刺刀,絕對服從命令。日本人從不夜戰,天黑以後不開槍,大概擔心子彈自傷。坦克就停在路中央,我們甚至可以爬到坦克上玩玩。夜裡,日本哨兵豎起成捆的高粱稈,躲在後面避風。你不惹他,他就不理你。我們給日本哨兵的高粱稈上掛個白布條,告訴後面不要說話,靜悄悄就能混過去。白天絕對不敢走,天一亮日本人肯定開槍,而且絕對百發百中。我們就這樣一直靠雙腳摸黑走路,一直走到信陽、漢口、滁州。那時候國家虛弱,還老打內戰。





三、原始森林不見天日
第二次撤退是徐蚌會戰(淮海戰役),毛澤東說的“李彌邱清泉兵團”就是我們——當年的抗日鐵軍。
李彌將軍是雲南騰沖人,第8兵團在雲南蒙自被解放軍擊潰後,第237師709團的2000多人渡過元江進入緬甸。當時緬甸剛獨立兩年,政府的控制力還沒有到達緬北。即使到現在,緬甸北部果敢、佤邦……六個自治區也未見得聽仰光政府的,緬甸政府對他們的影響還不如雲南一個縣。中國人不善於運用資源呀!其實清朝以來中、緬之間就沒劃分邊界,當地人說中文、寫中文,做夢都盼著歸化內地。東南亞社會歷來混亂,到處都是土匪武裝,國軍是正規軍,訓練有素、武器精良,中國遠征軍打遍南亞無敵手。印度、緬甸、越南本來就是國軍光復的,名正言順接受過日本投降!

1951年春節,李(彌)司令長官撤到猛撒,正式宣佈“雲南省政府”、“雲南綏靖公署”和“雲南人民反共救國軍”總部成立。李司令長官率國軍“反攻雲南”一舉成功,一度光復滄源、耿馬、雙江、瀾滄等縣。老總統(蔣介石)還給我們空投了給養。

李司令長官的勢力範圍迅速擴展,北到密政府,南抵泰國清邁府,東達老撾山區,面積20多萬平方公里,超過七個臺灣。隊伍也增加到3萬多人,連盤踞山頭的土匪、土司武裝也紛紛前來歸附。為了便於國際空投,李司令長官在湄公河西岸峽谷中修了江臘機場。小總統(蔣經國)還親自飛到江臘機場,視察我們的國軍部隊。

李司令長官在猛撒開辦“軍政大學”,輪訓下級軍官,在東南亞各地招收學員,抵抗蘇俄的擴張。學校學員最多時有2000人。這時緬甸政府全面照搬蘇俄制度,連政府都改名叫“部長會議”。親蘇俄的緬甸政府幾次圍剿國軍,都被國軍打得望風而逃。

緬甸政府兵敗後向聯合國控訴“國軍”侵略。聯合國大會作出“一切外國軍隊必須撤出金三角”的決議,老總統(蔣介石)被迫下令從金三角撤軍。從1953年11月7日到1954年6月3日,陸續有6750名國軍撤到臺灣。民國政府向世界宣佈已經從緬北撤回全部軍隊,沒有撤回的與臺灣沒有任何關係。

50年代末,周恩來主張“和平共處”、“胞波情意”,解放軍和緬甸政府聯合劃分邊界。解放軍進入金三角,幫助緬甸政府“跨境作戰”。江臘機場也被解放軍佔領,聯合國又作出相同決議,老總統再次下令殘留人員全部“撤台”。

1961年1月我在大其力路西,屬於路西的第5軍。他們都認為解放軍不敢“跨境”,可我認為解放軍一定“跨境”,憑著這點警惕,我才保住弟兄們的性命。第5軍軍長段希文將軍是雲南人,我們雲南人多已在當地成家,誰都不願意離開雲南“撤台”。國防部撤銷“雲南人民反共志願軍”番號,把我們歸入違犯軍紀、擅自脫離部隊者。

我們失去經濟來源後只能另謀出路,傾巢出動,打通薩爾溫江走私通道。從金三角到大其力,武裝護送馬幫到越南、老撾、泰國、緬甸走私各種商品。當時各地都有土匪武裝,還有美國培訓的寮國(老撾)王保部隊。這一帶本來就是清朝領土,我們國軍打敗了日本,從漢奸手裡收復失地,理所當然是金三角的主人。保土護民是軍人天職,商隊拿了我們“國軍”文牒,碰上土匪就沒人敢搶。可是“韓戰(朝鮮戰爭)”以後美國害怕再死人,不願承擔國際義務。1962年又撤走我們3個連,故土難離,弟兄們哭著上了飛機。我看不上海島臺灣。可國防部說如果不走,美國就不支持。原始森林不見天日,我們的全部兵力只有3個連。





四、中華就是——中間的精華。你我就是!
民國二十五年爆發“盧溝橋事變”,十萬青年十萬軍,一寸山河一寸血。“韓戰”中史達林要控制中國,毛澤東去莫斯科,史達林甚至不願和毛澤東拍合影。毛澤東一怒之下說中國人民一家翻身不算數,“無產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後解放無產階級自己。”“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七億中國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堅強後盾,遼闊的中國領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後方。”毛澤東動用中國一切資源支持越南、老撾、柬埔寨、緬甸、泰國的遊擊隊一起造美帝的反。
緬共、泰共遊擊隊在泰國殺了清萊省省長全家。泰國是佛教國家,對蘇俄那一套一點不懂。政府軍只會正規作戰,根本不是遊擊隊的對手。我們一個衝鋒就把清萊省光復了。打下來一看,政委、指導員、教導員、駕駛員、衛生員、炊事員……全是蘇俄那一套。從檔到唱的歌詞,這些東西現在還放在泰國內政部展覽。

泰國副國務院長、陸軍司令、員警總監巴帕原來一直很溫和,看到這些一腳踢翻桌子,全力支持我們幹。我們的番號是5735部隊。此前,泰國只承認我們居住但不是公民,這之後,泰國立即給我們公民身份。對付泰共我們有豐富經驗。緬共、泰共是遊擊戰,國軍的遊擊戰才是專業水準。

越南、老撾、泰國訂立《九國公約》聯盟防守,總部設在泰國曼谷。泰國被各種勢力包圍,軍隊軟弱。看我們紀律森嚴,辟出一塊地讓我們駐紮,把我們當做守土衛國的子弟兵,堅決不讓我們“撤台”。在泰國政府支援下,我們集中所有的男女,一共有15000人,以後大陸躲避共匪逃出去的中國人也都陸續加入我們。我們把這塊靠血汗打出來的土地叫“美死了”,以後文雅成“美斯樂”。

段希文將軍過世後,我一個人負責5735部隊,我只穿便衣,不穿軍裝。我們中國是“禮義之邦”,西方國家則是“利益之邦”。泰國受中國文化影響深厚,現在泰國人還把我們當做老前輩,稱我“霍拉”,“霍拉”是最高領導的意思。他們習慣叫我雷將軍,可家鄉昆明電臺一直叫我們“蔣殘匪”,“四人幫”倒臺後才改口叫我們“泰國地方武裝”。

我們當時沒錢買米,就學習曾國藩“以兵護山,以山養兵”。從泰緬邊境大其力到密支那,我們控制的面積最小的時候有三個臺灣那麼大,最大時大概超過七個臺灣。金三角沒有道路,一山到一山雞犬之聲相聞,走路得一整天。

這一帶歷史上就屬於中國版圖,所有土司誓死保留大清官印,也都會說中國話。每個山頭都有“孔明營”,七擒孟獲時諸葛亮找人問路,回答是“孟獲、孟獲”。諸葛亮聽不懂,以為是人的名字,其實“孟獲”就是一問三不知。金三角一條戰壕一個“孔明營”,彼此聯絡打信號使用“孔明燈”。現在佤族、傣族都還把孔明燈當做聯絡工具。

英國人管“鴉片戰爭”叫“貿易戰爭”,英國的政策歷來是“自由貿易是神聖的”。鴉片戰爭前,全世界普遍開始自由通商。清朝政府是唯一強大而拒絕自由貿易的中央政府,只接受進貢、朝拜、俯首稱臣。最後勉強同意每船貨物不得超過200箱,英國商人唯利是圖,在中國什麼值錢就賣什麼。最終發現只有鴉片的含金量最高,每船可以獲得最大的商業利潤。

鴉片種植在金三角已經有200年歷史,英國教給緬甸種植鴉片,然後賣給中國,運回大清政府手裡的墨西哥鷹洋。英國鴉片商人最初都住在領事館裡,所以林則徐包圍領事館,破壞外交豁免慣例,引發鴉片戰爭。金三角社會動亂、幣值變化大,各國各地又大不相同。老百姓把密支那大煙運到大其力換金條,再用金條買了貨物用馬幫馱回去,用貨物換老百姓手裡的大煙,這就是“金三角”的由來。
金條、大煙都是硬通貨,窮山惡水需要保鏢。有人要求派兵護送的,我們另收保護費,一般5%左右。他們種植,我們保護。我們要保持部隊的紀律和戰鬥力,自己從來不做鴉片生意。

坤沙、羅星漢(美《讀者文摘》稱為鴉片將軍)都是小娃娃嘛。他們打架都是我們出面給調停,誰不聽話我就打誰。坤沙對我一直很尊重。坤沙的父親是中國人,母親是擺夷土司,碰上當地大隊長欺負他,趕了兩個騾子來找我。坤沙從未當過兵,打仗不行,只是跟我的警衛部隊做生意。最初緬甸方面讓他回去,他來問我,我讓他回去,給他30條槍,他才敢回去。緬政府騙他去開會,逮捕了他,所以他恨緬甸政府。《論語•衛靈公》裡寫著:“道不同,不相為謀。”我現在不和任何人接觸。但佤邦和坤沙的談判就在我這裡,他們在我這裡都很講禮貌。我們代表了華夏文化,最講正義:“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誰侵犯我們,我們就堅決打誰。現在我們都有輕型自衛武器,專業的重型武器歸泰國政府控制。

我這個小村有1500賚,相當於1600平方米,人口6000多。附近還有幾個村子,都是打泰共得來的地盤,土地屬於泰王國,使用權歸我,這是泰國政府的政治處理。

聯合國的問題一直是強權政治,欺小怕大。舊中國的問題是政治不修明,害人害己。中國有人口、有土地資源、有工商文學……世界財產全在中國人手裡。中國人的“社會關係法”比歐美的契約更行之有效。我們5735部隊實際上相當於英國的殖民軍,文化水準絕對高於當地土匪武裝,但我們的文化修養比以色列差許多。這就是二次大戰後以色列平地建國,我們只能當移民的綜合原因。我們部隊要有你這樣的文化就好了,那是一個有七個臺灣大的國家……你去過以色列,要擱古代,你就是軍師。
我寫一幅字送給你,叫政治修明,中國萬歲!



年輕人,我很喜歡和你講國語,已經很長時間沒這麼掏心窩子了。你知道什麼叫“中華”嗎?中華就是——中間的精華。你我就是!


???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