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結果按:
 


Rechercher 進階搜尋

最新主題
» 貨幣發行(ICO)
昨天12:02 pm 由 p-ma

» 中風 - 中風
周三 7月 26, 2017 12:08 pm 由 p-ma

» 烏克蘭商人借牛津過橋賣假獎
周二 7月 25, 2017 11:00 am 由 p-ma

» 【新股大改革】港交所公布「上市新玩法」
周一 7月 24, 2017 9:34 pm 由 p-ma

» @1735時 - 13.07.2017 - LXB 紀念日
周一 7月 24, 2017 10:45 am 由 Dino

» 邊開腦邊彈結他 尋病源
周日 7月 23, 2017 4:02 pm 由 Julie - Chn

» 新癌藥有意外副作用 逾1/3病人白髮變黑
周日 7月 23, 2017 3:56 pm 由 Julie - Chn

» 別被胜肽化妝品洗腦了!
周日 7月 23, 2017 3:24 pm 由 Julie - Chn

» 中國移動一卡兩號用戶 未能上網通話
周日 7月 23, 2017 3:22 pm 由 Aston Martin

合作伙伴
免費論壇

免费论坛

brothersoft.com

華籍英兵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華籍英兵

發表 由 ABCgo 于 周六 6月 30, 2012 10:53 pm

回歸十五周年,港人不曾忘記香港曾為英國殖民地的歷史,但一班在港土生土長的華籍英兵卻早已被遺忘。不單是本地歷史中甚少記載,連英國亦「遺棄」他們,逾千人不獲發英國護照,他們慨嘆雖不至於精忠報國,但畢竟曾為香港「灑熱血」,如今卻如掉進歷史廢墟。


回歸後,華籍英兵頓成歷史。(受訪者提供黑白圖片)

昔日的兵房已變成鯉魚門度假村,程源基(Roger)猶記得七三年入伍情況,他遙指對面山頭,「有時比賽『托杉』,八個人托起大木杉,由軍營跑去西灣炮台,好辛苦!」他細訴受訓點滴,每日早至晚訓練體能,又學習軍事部署、步操、射擊等。他表示當時英軍英勇善戰的形象深入民心,不少人視為理想職業。

與正規軍不相伯仲
華籍英兵自一八五七年第二次鴉片戰爭時始被徵召,曾參與抗日戰爭,又曾被派往外地戰場,至一九六二年成立香港陸軍服務團(Hong Kong Military Service Corps),隸屬英國國防部綜合後勤服務部隊(General Service Corps of Ministry of Defence)。在回歸前,華籍英兵會分派駐港英軍各部隊中,協助本港維持繁榮穩定,例如參與邊境防衞及災難救援等。


華籍英兵受英式軍事訓練,過程艱辛。(受訪者提供)

與義勇軍不同,他們受英式軍事訓練,訓練水平可與正規軍較量,曾為教官的Benson多次參與全英正規軍周年射擊比賽,為港奪得隊際首名,獲與英女王同枱食飯。

俱往矣。Roger坦言,英軍撤出後,香港陸軍服務團亦隨之解散,華籍英兵頓成歷史,惟本地歷史文獻中甚少記載,在普遍港人心中亦隨時間沖淡。而更令他們失望的,是連昔日效忠的宗主國亦離棄他們。回歸前,只有部分華籍英兵可享居英權,Roger指配額只有五百人,尚有一千五百人不成功。他們去年成立的香港退伍華籍英兵(水雷炮)樂善會,透過從前的同袍,向港英年代前行政局首席議員鄧蓮如勳爵求助。

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發言人回覆,已獲悉有香港陸軍服務團前成員爭取獲發英國護照,但該館未接獲直接聯絡,而現時亦未有特定計劃為該團前成員申請居英權。

辦訓練營回饋社會
雖然參軍原因各異,有人為保家衞國,有人熱愛軍事,但一班華籍英兵均對曾為軍人引以為榮,並打算以經驗回饋社會,開辦青少年訓練營。

「第一個星期已唔想返(軍營)!受訓到手都遞唔起,頭三個星期成日都感觸到喊!」Harry是軍事愛好者,雖然從前曾被嘲「做炮灰」,在昂船洲軍營六個月軍訓期間亦曾想過放棄,但他卻毫不後悔從軍八年。同於八十年代入伍的Alain,自小就疑惑「為甚麼保護香港人的都是外國人?」他坦言自己寫信應徵軍隊,期望以香港人身份保護自己地方。

即使華籍英兵漸被遺忘,他們卻以曾為軍人為傲,部分人退役後從事軍事相關行業。今年七月,一班退役華籍英兵將開辦青少年領袖訓練營,帶領四十名學生參與歷奇訓練,以提升克服障礙能力及鍛煉毅力,以軍事經驗服務社會。

圖:關萬亨

文:陳詠恩

ABCgo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103歲加國華裔軍官逝世

發表 由 DomDom 于 周日 10月 07, 2012 3:25 pm

代表加拿大來港見證日軍投降的該國首位華裔海軍隊長羅景鎏戰後留港定居,上月廿二日在港逝世,享年一百零三歲。羅景鎏當年在港負責釋放遭日軍囚禁的加軍戰俘,是加國華裔軍人中位列最高軍階的人。加拿大國防部長彼得‧麥凱前日在渥太華對羅景鎏的逝世表示慰問,並讚揚羅致力服務國家,獲得了整個加拿大社會的承認,令加拿大感到自豪。

見證日軍投降 釋放被囚戰俘
羅景鎏(William K. L. Lore)是在加拿大出生的華人,亦是加入加拿大皇家海軍的第一人,也是首位在英聯邦國家海軍中任職的華裔人士。二次大戰結束後,他是首位進入香港的加拿大海軍軍官,代表見證一九四五年日軍在本港投降,並釋放遭日軍囚禁深水埗戰俘營逾三年半的加國海軍軍官。

一九四三年加入加拿大海軍的羅景鎏,當時借調英國太平洋艦隊,成為夏愨海軍少將助理,他精通無線電情報搜集,熟讀英國《珍氏武器年鑑》,能認出各款日本軍艦。羅景鎏退役後一直留在香港,一九六二年在英國取得大律師執業資格,之後又回到香港生活。

DomDom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華籍英軍出生入死被遺忘

發表 由 DomDom 于 周日 11月 11, 2012 5:11 pm

港英旗的喧鬧下,有一群被遺忘的英魂。一批退役華籍英兵,上周赴倫敦游說國會議員,爭取給予約1,500位同袍及家屬居英權,及追認他們的貢獻。過去155年來,他們為前宗主國打義和團,參與兩次世界大戰、韓戰……但基於政治原因,他們歷史與功勞,卻像今天的「和平紀念日」般,一直被淡忘。 
記者:雷子樂


今天是英聯邦地區的「和平紀念日」,退役華籍英軍程源基昨來到赤柱軍人墳場,在二戰陣亡同袍墳前插上紀念的十字架。 曾顯華攝

赤柱軍人墳場墓碑的草地上,昨被放置了一批代表「和平紀念日」的木製十字架,十字架是香港退伍華籍英兵樂善會會長程源基剛從英國帶回香港,紀念在戰爭中陣亡的同袍。

赴倫敦游說議員支持
程源基上周剛赴倫敦,與下議院議員Chris Huhne會面,游說他協助華籍英兵爭取居英權。「我哋一共寫咗650封信畀上、下議院議員,收到65人回應,64位都明確支持我哋嘅行動」。


程源基上周赴英國與下議院議員Chris Huhne會面,為華籍英兵爭取居英權。

「好多人根本唔知我哋嘅存在!」程源基說,華籍英兵自1857年已為英國效忠,早在1906年已被調派到北京協助反擊義和團。1916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約10萬華籍英軍,曾被派駐到法國的戰場,主要負責修路、修坦克、建戰壕等,估計最少有二千至二萬人在當地陣亡。


1899至1906年,首批華籍英兵被調到天津打義和團。

提起抗日戰爭,香港人會記得東江縱隊,卻很少人知道香港淪陷後,有一群仍在奮力抗日的華籍英兵。程源基憶述,1941年12月駐港英軍向日本投降後,約160名華籍英軍表示願作戰到底,他們先潛伏到廣西的英軍情報基地,其後被編成「香港志願團」,先到印度受訓,再被派到緬甸與日軍作戰。


1940年,華籍英兵炮兵部隊在赤柱佈防。

50年代的韓戰,也有華籍英兵的身影。「當時曾諗過要派華籍英兵上前線,但考慮到兩邊陣營都有中國人參與,最後決定做後勤支援,主要負責運送物資。」二戰後,百廢待舉,華籍英兵有一隊「騾仔隊」,為新界人運送物資,鋪橋修路。90年代,一隊華籍英兵更曾被派駐到塞浦路斯參與聯合國維持和平部隊,程源基相信,這是首批華人參與維和任務。


1991年,華籍英兵到塞浦路斯執行聯合國維持和平任務。

盼事迹刻上英軍歷史
百多年來為英國人上前線、肩負防務責任,但到了1997年香港回歸,英國政府卻推行「計分制」,只給予其中500位官階較高的華籍英兵居英權,程源基此行正是要為餘下1,500名同袍及家屬,爭取應有的權益。「我哋係英國嘅正規軍人,一直係納稅畀英國政府,居英權,係我哋應得嘅嘢!」通往白金漢宮的石柱上,都刻有英軍在每一場戰役上的歷史,以作紀念。程源基表示,下一步,會再爭取英國政府,將華籍英兵的戰爭史,刻在這條通往歷史的大道。


一次大戰期間,最少有2,000名華籍英兵客死異鄉,圖為法國其中一個墓園。

香港華籍英兵大事記
1857年
英軍派出華籍軍人到印度平亂

1899-1906年
被派到天津、北京打義和團

1916年
第一次世界大戰,十萬人被派駐到法國的戰場,負責建防空壕、修路、修坦克等,估計最少2,000人陣亡

1941-1944年
參與抗日戰爭,直至香港淪陷,約160名華籍英兵被編成「香港志願團」,1942至44年被派到緬甸、馬來西亞打日軍

1950-1953年
韓戰期間,部份華籍英兵被派往戰場主要負責後勤支援

1972年
觀塘雞寮山泥傾瀉,曾出動救災

1990-1991年
一隊華籍英兵被派駐到塞浦路斯聯合國維和部隊,相信是首次有華人參與維和任務

1997年
香港回歸,英國只給予約500名華籍英兵居英權

資料來源:香港退伍華籍英兵樂善會

DomDom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懷念英國精神 不認同共產黨

發表 由 DomDom 于 周日 11月 11, 2012 5:14 pm

正當一面港英旗也被上綱上線,被曲解成「搞港獨」,華籍英兵在這敏感時刻去爭取居英權,會否擔心太過「政治不正確」?程源基不禁反問:「共產黨有好多友仔,咪一樣拎住加拿大護照,仔女住喺加拿大……我哋好多人都係有英國護照,但都一直留喺香港,如果真係唔愛香港,就一早走人啦」。

談及身份認同,程源基說,他們對英國人,永遠有一份懷念。不是不愛國,只是懷念英國人的處事手法,敬佩那種做事永遠有水準、有系統的精神。「好似遇有撞船、撞車等大災難,英國佬早有一套拯救系統,當時警察總部,有個三軍聯絡處,24小時有警察、軍人駐守,隨時出動,香港人係懷念英國人嗰種做事方式,每一樣嘢,都有後備方案」。

始終流着中國人血
回歸15年後,龍獅旗漫天飛舞,這位前軍人認為,大概是香港人認為97前政府管治、經濟、民生向好,回歸後水準卻不斷下降。「話佢哋搞港獨,絕對冇呢個可能」。

程源基淡然說,在民主國家,「軍隊永遠唔會講政治」,「唔會話軍隊係屬於邊個黨,當兵,永遠只效忠於國家」。他表示,華籍英兵始終是流中國人的血,唯一不同,是「唔認同共產黨」。

DomDom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香港那些年:義勇群英 活着做對的

發表 由 ???? 于 周三 3月 27, 2013 2:00 am

「整條邊界,由沙頭角到流浮山我都駐守過。當年中港沒那麼頻繁交往,邊境好寧靜好舒服。」我們的巴斯……呀不對,是末代皇家香港軍團(義勇軍)中尉鄧梓峰,曾經守護過我們的邊界。還有七十年代退休的老兵,在和平時候,仍戀戀不忘荷槍實彈的威武日子。
記者:陳慧敏
攝影:許有達、楊錦文、陳慧敏,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URL]

百年義師
皇家香港軍團(義勇軍)的成立可追溯至1854年5月,是一支由志願人士兼職組成的部隊,最早名為The Hong Kong Volunteers,1970年獲頒賜皇家名銜成皇家香港軍團(義勇軍)。義勇軍早年參與者多為居港英籍或外籍人士,後來則加入了不少華人。經過百多年演進,義勇軍成為一專業且具高度機動性的部隊,也配備了先進的輕型武器。這支志願隊伍參與過第一次世界大戰及1941年香港保衞戰,也曾協助阻截非法入境者及維持越南船民營保安等,在防衞香港及維護香港治安中作出過極大的貢獻。隨着香港回歸,部隊亦於95年9月解散。



中尉鄧梓峰 非法入境者係Fans
今日開辦梓峰教育,官仔骨骨教小朋友做司儀的鄧梓峰依然回味廿歲時揹住80磅行軍用品跑山的日子。當年他負責邊防,阻截非法入境者。「那些年,米埔邊境好寧靜好舒服,晚上好多偷渡者剪開圍網就爬過來,網上都是『補丁』。」當年英軍守邊境也不帶槍,梓峰巡邏都只帶木棍跟繩索,無用過多暴力,沒有電視上看到的驚險情節,有時候還有趣事發生。「有次我等個偷渡客游水上岸時逮捕佢,當時我已喺亞視做,佢俾我捉住時仲滴住水濕

????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槍王之王」盧比得病逝

發表 由 FBI 于 周二 1月 07, 2014 1:49 pm

被譽為射擊界「槍王之王」的Peter Rull(盧比得),昨日在家中病逝,享年91歲。多次代表香港出戰奧運的Peter,生前仍關心香港射擊運動發展,早前更因為九華徑靶場被收地而接受本報訪問。其槍友慨嘆:「香港痛失一位師傅級教練!」
記者:黃學潤、鄭大康

作為香港第一代飛虎隊狙擊手教頭的Peter,兩個月前接受本報訪問時仍精神奕奕,雖然平日要靠輪椅代步,但拍照時仍堅持站起來,總是要讓別人記着他充滿活力的一面。

常與外孫談威水史
昨日射擊界傳來Peter離世消息,記者趕到其位於西灣河太安樓的寓所,主力照顧他的外傭證實,Peter近日身體有點不適,昨晨醒來稱感到腳痛,吃過藥後至中午即被發現手腳冰冷,外傭立即報警,救護員到場證實他已死亡,屍體移送殮房。Peter的外孫Eliot透過電話表示,對外公離世頗為突然,正聯絡身在海外家人回港處理後事:「佢平時都好精神,老人家出入會有啲唔方便,早幾日佢已經話隻腳有啲痛,今朝又再腳痛,菲傭煲好粥後打算叫公公食,點知佢已經走咗。」
Eliot稱,Peter在生時,兩公孫話題離不開射擊的威水史:「佢最經常講嘅係後生時幫『殘奧』(殘疾人奧運會)訓練唔少射擊選手,佢屋企放滿好多去外國訓練時做教練嘅相,我作為佢外孫,都覺得好自豪!」
Peter妻子早逝,Eliot說外公為了三名子女辛勞半生,「我相信媽媽好感激公公對屋企嘅付出。佢大半生喺香港生活,早已視香港為家,但喺邊度安葬,要等屋企人決定」。
1922年出生的Peter,外公是駐港軍人,父親則是西班牙裔會計師,他12歲時已隨父親闖蕩新界,獵鷸無數,未正式受訓已在飛靶射擊賽獲獎。

擊敗

FBI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保衞戰75周年 老兵獲頒銀幣

發表 由 Dino 于 周一 12月 05, 2016 1:40 pm

今年正值香港保衞戰75周年,加拿大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館昨於西灣國殤紀念墳場舉行陣亡將士追思儀式。

「太平盛世咪好囉」
加拿大駐港澳總領事Jeff Nankivell致辭時指,追思儀式是悼念於香港保衞戰及淪陷期間,為捍衞自由及價值觀而捐軀的加拿大軍人、其他盟國軍人與本港軍人,演辭以「We will remember them(我們不會忘記)」作結。

約96歲的蔡彼得為香港保衞戰退伍軍人及二次世界大戰退役軍人會會長,出席活動時獲頒發加拿大皇家鑄幣廠推出的香港保衞戰75周年紀念銀幣。他表示,當年18歲入伍,為當時華籍炮手,駐守過鯉魚門,曾經擊倒敵方戰機,「係為國家服務……(
avatar
Dino

文章數 : 581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