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結果按:
 


Rechercher 進階搜尋

最新主題
» 農業園選址古洞南 料後年動工
昨天2:13 pm 由 Aston Martin

» @1735時 - 13.07.2017 - LXB 紀念日
昨天1:34 pm 由 Aston Martin

» 打大鱷 @1998
周三 7月 19, 2017 12:19 pm 由 Aston Martin

» 【新股大改革】港交所公布「上市新玩法」
周三 7月 19, 2017 12:13 pm 由 Aston Martin

» 中大指真珠草能控制脂肪肝
周二 7月 18, 2017 2:20 pm 由 Julie - Chn

» 與習近平老弟商榷 羅宇 中共開國大將羅瑞卿之子
周二 7月 18, 2017 2:18 pm 由 Dino

» 信利附屬斥20億 組AMOLED合營
周一 7月 17, 2017 11:33 am 由 Dino

» 癌症病人 VS 坊間免疫治療
周四 7月 13, 2017 4:25 pm 由 Dino

» 專家破解 7大飲食迷思
周二 7月 11, 2017 11:10 am 由 Dino

合作伙伴
免費論壇

免费论坛

brothersoft.com

尼姑爭名畫 禁蘇富比拍賣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尼姑爭名畫 禁蘇富比拍賣

發表 由 C9 ?? 于 周日 10月 07, 2012 1:53 pm

已故國畫大師張大千一幅估值達一千二百萬元的畫作明日在港拍賣之際,爆發名畫爭奪戰。聲稱擁有該畫的民國傳奇建築商人陸根泉之女兒、現已出家為尼的陸介鏗,近日兼程由台灣來港,分別入稟高等法院及報警,阻止香港蘇富比拍賣該畫。陸介鏗指該畫乃她結婚時父親贈她的禮物,但隨着她出家和胞弟移居內地,畫作交由他人託管,多年後便下落不明。她要求高院禁制該畫拍賣,並頒令她才是真正物主及索取賠償。高院已排期本月廿六日處理臨時禁制令申請。


陸介鏗強調,追回張大千畫作是為了伸張正義,不因價值,畫作日後或送予慈善機構。

父陸根泉 獲好友張大千贈畫
原告陸介鏗,是居於台灣的尼姑,被告為香港蘇富比有限公司,而涉案張大千作品為《擬唐人秋郊攬轡圖》。香港蘇富比發言人昨表示,要先徹查清楚事件,暫未能答覆會否停止明日的拍賣。香港蘇富比在書面回應中則強調,蘇富比一向對拍品的物權非常重視,該公司已將事件交由律師處理,若雙方未能就物權爭議達成協議,可能須交由法庭裁決。

身在香港的陸介鏗昨偕胞弟介康會見傳媒講述事件經過,她透露,父親陸根泉與國畫大師張大千分屬好友,約一九五○年,大千先生在港將該畫贈給父親,畫作上的題字「根泉仁兄方家正之」,足證兩人友誼非淺。大千先生贈畫之時,陸介鏗尚未出世,及至陸介鏗於八三年底出嫁,父親便將該幅畫送贈她作結婚禮物;介鏗透露,其實此畫數十年來一直展掛在當時台北忠孝東路的家中,受到親朋好友及立法委員等賓客的欣賞。


涉案的張大千畫作,數十年來一直掛在台北陸家的大廳中。(受訪者提供)


張大千的《擬唐人秋郊攬轡圖》。

弟往內地經商 交前總管保管
陸根泉於一九八七年過身,介鏗則於八九年出家鑽研佛經,取法號名「礎」,將畫交由仍住上址的弟弟介康保管。直至九六年介康賣掉物業和酒店,移居上海以方便經商,決定將畫交由父親的前總管老員工徐敦喜暫時保管,並非相贈。數年前徐老多次表示因年紀老邁,再無能力保管國畫而要求介康取回,但由於弟弟移居上海,她又是出家人,無地方保存,故未有即時處理。

入稟狀指,陸介康後來曾經返台,但考慮到該畫鑲嵌在厚重畫框上,一時難以帶走,故仍舊將畫交徐保管。介鏗則透露,直至上月,弟弟獲友人告知香港蘇富比將會拍賣該畫,她得知此消息後即登門尋找徐老,卻聯絡不上,她心感不妙即時報警,台北警方調查發現徐老患失智症,已入住老人院。鑑於拍賣明日在港舉行,她為阻止自己擁有的畫作流失,兼程來港,前晚向本港警方報案。

入稟狀中指,徐疑違反責任擅自出售該畫,鑑於徐只是受託保管該畫,該畫擁有人仍是原告,被告是在未獲原告授權下拍賣該畫,遂興訟要求法庭禁制有關拍賣及索償。陸介鏗昨補充,徐老先生其實誠實可靠,令人十分信任,國畫流到拍賣會的真正原因未明,故希望透過法律途徑追討失物。

案件編號:HCA 1850/2012


C9 ??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見畫念亡父誓討回公道

發表 由 C9 ?? 于 周日 10月 07, 2012 1:55 pm

出家人四大皆空,本來無物可爭,但為了對父親的精神紀念,年屆六旬的「礎」法師,無論如何誓要把公道討回。她用佛家語「見作隨喜」來解釋今次事件,指追查失畫的過程複雜,令她很累很難過,但不知道猶自可,知道了有人做錯事不去阻止的話,是自己的過錯。


陸介鏗(右)和畫家丈夫黃志超(左)於一九八四年坐在國畫前合照,證明國畫是自己擁有。(受訪者提供)

結婚時 父贈畫作
「一眼就看出是家中之物,但失去了原有的精神,好像一個死人」。陸介鏗對曾經日夕相對數十年、並是亡父贈予自己結婚禮物的國畫仔細端詳,憑「根泉仁兄方家正之」,證明是自己家中物,但亦隨即發現畫作被人重新裝裱過,有逾六十年歷史的古舊中式框換成西式,令人遺憾。

她說畫作從未送人,亦不曾委託他人出售,流落到港拍賣場原因未明,同時質疑香港蘇富比對該畫的來源秘而不宣,有別於其他拍賣品,感到十分奇怪。她強調父親一生低調,今次見到有父親名字的畫作被公開拍賣,感到心如刀割。

記者何耀其

C9 ??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陸介鏗父 民國建築大亨

發表 由 C9 ?? 于 周日 10月 07, 2012 2:01 pm

這場名畫爭奪戰,亦翻開一段民國建築商人的傳奇史。本案原告人陸介鏗的父親,正是被譽為民國建築大亨的陸根泉。現代人對陸根泉之名或許感到陌生,但舊上海豪華舞廳「百樂門」、南京國民大會堂等著名建築,原來都是由「陸根記營造廠」一手打造。陸根泉亦與當時軍政界要人、甚至上海大亨杜月笙分屬好友,國民黨遷台後,他亦為蔣介石及張學良等要人籌建行館和大宅。


蔣介石(前右)及張學良(前左)移居台灣後,陸根泉亦為兩人籌建行館和住所。(黑白圖片)

一八九八年在浙江鎮海出生的陸根泉自幼喪父,他隨母親移居上海,被寄養在一名裁縫家做學徒,十二歲他出走到一家營造廠當泥工,三年後轉到另一工廠做泥工小包工頭。陸根泉卅六歲時獲貴人相助,創立「陸根記營造廠」。據稱助他創業的人,便是後來與他結為夫婦的華培君。

建上海百樂門成名
寂寂無聞的陸根泉於一九三二年得到一次成名機會,有商人擬在上海興建豪華舞廳,他在貴人引薦下認識不少當權人士,成功取得舞廳承建權,建成後取名「百樂門」,寓意與百姓同樂。舞廳以美式設計,舞池面積達八百平方米,可容納數百人跳舞,九米高的玻璃燈塔更屬舞廳的標誌,張學良便喜歡到百樂門跳舞,差利卓別靈訪華時亦曾到訪該處,因而被封為「遠東第一樂府」。


上海大亨杜月笙(前中)與陸根泉頗有交情。


台灣慈湖行館

陸根泉其後結識了不少國民黨元老,得以承建南京國民大會堂(現南京人民大會堂)及國立美術陳列館等著名建築。抗日戰爭時他轉居雲南,建造了昆明大戲院等工程。陸根泉長袖善舞,與國民黨軍統局局長戴笠相熟,戴笠墜機身亡後,陸為他建造陵墓。上海大亨杜月笙於一九四九年因國民黨政府失勢而逃至本港,陸根泉亦曾替杜安排在港居所。


上海百樂門大舞廳


南京人民大會堂



傳逾三億台幣遺產
同年陸根泉亦逃到台灣,雖然其在大陸營造廠被沒收,但他轉戰台灣,令其廠位列台灣四大營造廠之一,曾負責建造蔣介石的慈湖行館和已拆卸的台北中華商場。他與妻子育有二子二女,分別是長子介緯、長女介錚、次女介鏗及次子介康,其中介錚下嫁台灣中華第一銀行前董事長吳光叔。至一九八七年陸根泉在台灣去世,據傳遺下三億多元台幣遺產。

雖然陸根泉叱咤風雲,但陸介鏗昨形容父親一生為人低調,認為留下來的東西,如果後人做得不好,虧本事小,敗壞了名聲事大,故陸根記隨着父親的往生結束。她憶述,有一次營造廠蓋了一幢大樓,出售時父親發現樓名掛上了「陸根泉大樓」幾個大字,急召工程人員把大字拆下來。

C9 ??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陸氏姻親在港掀爭產官司

發表 由 C9 ?? 于 周日 10月 07, 2012 2:05 pm

涉及陸根泉家族後人的官司並非首次在港「上演」。陸家長女陸介錚是已故台灣知名銀行家吳光叔的妻子,吳家的親屬就曾先後在香港和台灣掀起爭產官司,其中吳光叔的胞兄因不滿吳光叔的遺產含糊,越洋來港興訟,案件要打上終審法院才有定奪。

已故台灣中華第一銀行董事長吳光叔於○二年去世,臨終前兩月突改遺囑,將在港三間公司共約三千七百多萬港元平分給三名子女吳文琥、吳滌及吳量,但吳的遺孀沈萍指吳早已將該些資產送贈給她,擅自將三千二百萬元調走,遺囑執行人、即吳光叔胞兄吳庸叔遂○六年入稟本港高等法院要求澄清內容。

戶口款項平分三子女
此案先後經過原訟庭及上訴庭處理,最後要打上終審法院。終院去年裁定上訴庭的裁決恰當,並根據遺囑將戶口內的大部分款項平分予三子女,但遺孀在吳去世前轉移的資金則毋須交出。

另外,陸根泉外孫女、就讀美國史丹福大學的吳文琥於九二年返台尋根時,意外發現久未聯繫的外公是早年名列四大營造廠之一的「陸根記」負責人陸根泉,過身後留下三億元台幣遺產,因此代母向舅父陸介康追討八千萬元台幣遺產,官司擾攘十年,吳文琥最終獲判勝訴。


吳光叔的第二任妻子沈萍曾在港捲入爭產官司。

C9 ??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張大千模擬唐人筆法之作

發表 由 C9 ?? 于 周日 10月 07, 2012 2:13 pm

《擬唐人秋郊攬轡圖》乃張大千於一九五○年客居印度大吉嶺時的作品,是他模擬唐人筆法之作,畫內的主體人物和馬均取自元代畫家趙孟頫之臨本,展現雍容堂皇的大唐風範,亦將張大千傳統工筆畫風發揮淋漓盡致。此畫近日正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展出,吸引大批國畫愛好者到場鑑賞,記者昨日所見,大會對這幅名家大作顯得特別緊張,此畫展示範圍一帶明顯有較多保安人員巡視。


原告人陸介鏗日前專程到會展端詳大千先生送贈她父親的畫作。

客居異鄉 寄情作畫
張大千繪畫人馬圖時,不時擬唐人之筆,他曾說:「畫馬當以唐人為最,蓋於物情、物理、物態三者有得,是以為妙。」雖然此畫屬臨摹前人之作,但獲不少畫評家盛讚,指此畫明顯經過濾提煉而演化為自我風格的效果,非生吞活剝機械化地臨摹,加上張大千遍踏名山大川所積累的體驗,畫中背景、鞍韁以至坐氈紋飾圖案都有改動,已超脫了趙孟頫技法的局限,技術亦高於同時代的畫家。

張大千作此畫於「大吉嶺時期」,正值他去國離家,棲寄異鄉之時,身邊熱鬧景象不再,因此他終日寄情作畫,該時期亦屬其傳統工筆畫風發揮淋漓盡致的高峰期。該畫作估計於一九五○年代在本港裝裱,畫上寫上「根泉仁兄方家正之。大千張爰」等的字樣,相信他在五十年代中期時以此贈友。

C9 ??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律師:須弄清託管或贈送

發表 由 C9 ?? 于 周日 10月 07, 2012 2:15 pm

對於這宗在港罕見的拍賣品物權爭議,大律師陸偉雄表示不會評論個案,但他指出,一般而言,原告人必須弄清楚當初是物件交由他人託管,還是贈送給對方,若是贈送,則無權追討,但若是託管,而物件又輾轉流落拍賣行,則可先追溯物件現時主人的合法擁有性。

合法購得較難追討
他續指,若新物主是合法及在公開市場上購得物件,則原本的物主便較難追討;相反,若物件是非法取得,或是以私底下的方式購買得來,則原本物主可透過民事訴訟討回物件。

至於拍賣行身為中間人,本身亦有責任核實物件的來源,看是否合法得來,情況就如當舖一樣,若是非法得來,等同處理賊贓。

就原告陸介鏗日前已經在港報警,警方發言人回應表示,已將案件列作求警調查處理,現交由灣仔警區刑事調查隊第六隊調查。

C9 ??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