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結果按:
 


Rechercher 進階搜尋

最新主題
» 世外桃源二澳體驗割禾樂
周六 11月 11, 2017 3:50 pm 由 p-ma

» 邊玩邊食認識魚菜共生
周六 11月 11, 2017 3:35 pm 由 p-ma

» 基因改造紫番茄 抗癌抗氧化?
周五 11月 10, 2017 11:32 am 由 p-ma

» 全身都係寶!玉桂調味食療皆宜 抑糖尿病又補腎
周四 11月 09, 2017 12:06 pm 由 p-ma

» 年宵攤位下周起競投 底價加1.4%至1.6%
周四 11月 09, 2017 10:47 am 由 p-ma

» 立冬進補要看體質 氣血不足宜溫補
周日 11月 05, 2017 12:56 pm 由 p-ma

» 湖北現金絲楠木民居 明清保存至今價值千萬
周四 11月 02, 2017 2:35 pm 由 p-ma

» 港大完成肝癌藥一期臨床試驗
周二 10月 31, 2017 1:24 pm 由 pinky

» 七成中藥材含農藥
周一 10月 30, 2017 11:18 am 由 pinky

合作伙伴
免費論壇

免费论坛

brothersoft.com

變難民天堂 尖沙咀亂龍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變難民天堂 尖沙咀亂龍

發表 由 p-ma 于 周五 9月 04, 2009 5:23 pm

本港主要旅遊區尖沙咀光芒不再,已變成難民聚集、處處露宿者的難民區,而政府卻束手無策!「尖沙咀愈來愈烏煙瘴氣!」美麗都大廈主席龍炳基指出,位於尖沙咀的美麗都大廈是人群聚集的熱點,大量非華裔人士廉價租住彌敦道一帶的大廈賓館,「租金平至廿蚊嘅床位,但佢哋多數無業,每日喺大廈上上落落。」

愈來愈烏煙瘴氣
他表示,政府多年來不阻止難民來港,造成怪現象,「政府唔理咁多人聚集喺麼地道飲酒、拉客!」美麗都大廈的法團委員莫翁誠說,「四年前起,尖沙咀街頭成為來自南美、南亞及非洲國家嘅逾期居留者據點,環境愈來愈雜,有人仲喺街大小二便,旅遊區搞成咁好可悲!」

油尖區區議員關秀玲指出,該區大廈女住客很害怕獨自出入,事實上,尖沙咀近年增加不少「企街」流鶯,居民都以五國聯軍來形容,包括非裔、南亞裔、菲律賓、泰國,還有「北姑」。

關秀玲表示,政府經常宣揚關注社區和諧,但這些逾期難民卻得不到足夠的政府支援,間接導致罪行,她會在區議會建議政府成立專責部門,並撥款為南亞裔人士提供社區及福利服務。

不過,專服務油尖區南亞裔人士的循道衞理楊震社會服務處服務策劃及發展部單位主任王秀文表示,南亞裔人長期在街頭流連,是由於住屋太逼,「佢哋八、九個人租套房,輪流瞓,但間屋太逼,寧願企出街吸新鮮空氣!」要針對性解決問題,王秀文認為政府應成立小組專門服務他們,包括解決住屋問題。


衞生情況極為惡劣的重慶大廈後巷,不難發現非華裔露宿者的蹤影。 (馮溢華攝)

p-ma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10萬非華裔伺機闖港

發表 由 p-ma 于 周五 9月 04, 2009 5:26 pm

人蛇集團發放「港府將特赦政治庇護難民」的假消息,令近日本港非華裔非法入境者激增,根據警方提供的資料,今年七月警方截獲非華裔非法入境者的數字,為今年一月的五倍,每月因違反居留條件而被捕者,高達三百人。消息稱,警方接獲線報,已有接近十萬名南亞及非裔人士進駐內地,伺機偷渡來港,準備以難民身份留港做「黑工」。


入黑後,尖沙咀街道到處見到大批不同族裔的人士聚集。 (甘偉倫攝)

根據警方數字,警方於今年一月截獲非華裔非法入境者只有三十二人,但其後每月逐步增加,至七月所截獲的人數已達一百四十五人。消息稱,非華裔非法入境者大量增加,主要是人蛇集團散布謠言,指港府將會特赦申請政治庇護的難民,故不少計劃來港打工賺錢的非華裔偷渡者,已陸續進駐內地,伺機偷渡來港。據內地傳媒報道,這些「難民」人數高達十萬人。

消息又稱,人蛇集團主要安排「難民」由水路偷渡入境,先坐船到荔枝窩及西貢上岸,步行至鹿頸、萬宜水壩及大埔,再坐車進入市區。據稱,警方為堵截「難民」湧入,已抽調水警的反走私特遣隊部分隊員協助堵截行動,並加強快速應變部隊及衝鋒隊人力,在主要路徑截查。

申請政治庇護 留港「掘金」
由於本港是禁止酷刑公約簽署地區,根據《禁止酷刑公約》,任何人如有充分理由證明返國後,會受到酷刑對待,就可提出「酷刑聲請」,申請政治庇護,港府不可以遣返他們。基於人道理由,尋求政治庇護者,在審核期間如未能應付基本生活需要,政府會與非政府機構合作,按個別情況提供實物援助,包括臨時住屋、膳食、合適的交通津貼、輔導和醫療服務等。

至於行街紙持有者,不可在港工作,但在證件上未有註明,因此不少南亞裔或非裔人士來港「掘金」。

事實上,大部分非華裔的非法入境者來港之後,都會申請政治庇護,他們由於工作機會及族裔社群的關係,多聚居在尖沙咀一帶,但不少在行街紙過期後逾期居留,非法打工。警方提供數字顯示,○七年至今年七月底,在油尖警區因逾期居留而被捕有一千六百八十人,同期間違反居留條件而被捕的則有七千九百多人,即每月被捕的人士高達三百人。

尖沙咀聚集大量逾期居留「難民」,但當局提供支援嚴重不足,終造成嚴重社區問題。

專案組記者劉韋瑋、李嘉行、李嘉怡


尖沙咀近年出現不同族裔「流鶯」,兜搭途人。

p-ma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港已曝光人蛇料約500人

發表 由 Min Chun 于 周日 10月 04, 2009 2:10 pm

【明報專訊】香港到底有多少黑巿人蛇?入境處回應謂沒有分類數字。社區組織協會幹事施麗珊表示,回歸後的居留權官司仍有120人在港,其中部分人沒有向入境處報到,淪為「黑市居民」;另02年政府數字顯示,18歲以下的230名兒童逾期居留以擔保書暫時居港,當中154人在港沒有直系親屬;成年人則有2000多人,但沒有分類,社協推算,類似黃譚永、黃先志的已曝光「人蛇」約有500人以下,但隱形的「黑市人蛇」數目無從統計。

入境處回應勞婆婆及兩名黃伯的個案時表示,不會評論個別個案,但強調有既定機制處理訪客在港逾期逗留,而任何人士在港逾期逗留即屬違法,處方會盡早安排相關人士服刑期滿後遣返原居地,但處方在遣返前會審慎考慮每宗個案的個別情况和相關因素,包括人道及恩恤理由等再作決定。

施麗珊指出,不少內地媽媽來港後,年老丈夫突然去世,或被拋棄,被迫逾期留港照顧子女。

施麗珊又說,一般會鼓勵人蛇自首,當中亦有少數在港無親無故的個案成功獲特赦居港,其中包括現年73歲的老伯溫浩萍,他自稱80年代從大陸偷渡來港為台灣政府做特務,逾期居留10年,曾經被迫瞓街,後來因為心臟病、高血壓,被迫自首。施麗珊指出,當年溫伯恐遣返會被政治迫害,出示有力證據後,求情爭取達2年才獲得特赦。

何秀蘭促人道理由准居港

社協幹事蔡耀昌則指出,隱形人蛇自首的例子不多,通常因為病,有些則窮到沒辦法而偷東西被擒,坐牢出來可能會被即時遣返,如果被社協發現,則會嘗試代為求情,讓他們暫時申請「行街紙」居港。但「人蛇」沒有身分證,暫時居港也不准工作,不能享受政府醫療福利及綜援,蔡說,部分可獲社協代為申請慈善基金,以微薄生活費過活,危病者亦可獲特殊免費醫療。

立法會議員何秀蘭認為,黃譚永、黃先志這類老病無親、自願工作的長者在港貢獻勞力多年,政府應該以人道理由考慮盡快給予居港權。

Min Chun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20萬亞非「假難民」壓境

發表 由 sidekick 于 周六 10月 10, 2009 12:20 pm

(星島日報報道)外籍人士在本港提出「酷刑聲請」激增,半年來持續每個月增加約三百宗,但亦只是冰山一角,鄰近本港的廣州、深圳及珠海,估計逾期逗留的亞非人士超過二十萬,有人伺機偷渡來港打工賺錢。對於二十萬人蛇大軍壓港境,內地有公安官員透露,基於海岸線太長、言語不通及有人貪污與人蛇集團勾結,令堵截行動阻障重重。

  在穗深珠伺機偷渡來港

  自從今年三月,港府打輸「難民留港打工」官司後,本港入境處 及警方等執法部門不能拘捕檢控黑工,連對付僱請黑工的僱主都束手無策。其實,內地公安亦面對類似的問題,打擊亞非人蛇縛手縛腳。

  內地公安消息稱,根據廣東省社會科學院去年調查顯示,合法留在廣州的外國人逾二萬人,但非官方數字則顯示,合法及逾期逗留的南亞及非洲人超過二十萬人;而逗留在沿海的深圳、蛇口及珠海的亞非人士,亦為數不少。

  消息說,該批亞非人士除在內地做小買賣外,亦穿梭港粵之間,找尋機會打工賺錢,當中大部分人沒有本港簽證,遂以偷渡方式來港,內地公安加強堵截,但效果不大。

  公安:調查困難堵截不易

  一名公安官員透露,在深港接壤地區,有幾個龐大的人蛇集團肆虐,但公安打擊不容易,歸納為三大原因,首先是兩地接壤的海岸線太長,公安和邊防人員難以全面覆蓋防守;其次是有害群之馬貪污舞弊,令人蛇集團日益猖獗;第三是言語不通,亦是最主要困難所在。

  該官員指出,公安人員已加強到亞非人士聚集黑點巡查,但雙方言語不通,甚至有亞非人士裝作聽不懂,令公安人員調查困難。不過,該官員強調,公安會排除困難,加強蒐集情報,大力打擊人蛇的非法活動。 本報記者


sidekick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阿富汗人集體偷渡

發表 由 p-ma 于 周日 11月 01, 2009 1:34 pm

一家四口 來港尋政治庇護
南亞裔非法入境者湧港之際,警方首次發現來自中亞的阿富汗人集體偷渡來港。水警昨日在屯門截查一艘木船時發現 20名人蛇,揭發當中有 9名阿富汗人,包括一家四口的父母連同兩名幼童。本港融樂會指,阿富汗發生戰亂及連串恐怖襲擊,人民生命受威脅,因此逃來本港申請政治庇護。


阿富汗非法入境者一家四口送院檢查。 江寶龍攝

在深圳蛇口上船
昨凌晨 2時許,水警小艇分區及水警西分區人員,在本港西面水域,發現一艘可疑機動木船,向屯門爛角嘴方向航行,水警小艇立即進行追截,在爛角嘴將木船截停。木船長 10米、闊 1.5米,警員發現船上載有 20名人蛇及一名蛇頭。

被截獲人蛇中, 10人來自巴基斯坦、 9人來自阿富汗及 1人來自尼泊爾,年齡由兩歲至 57歲。最令警員驚奇的是當中包括一個阿富汗家庭,由父母帶着一對 2至 3歲的兒子來港。

今次是警方近期反偷渡行動中,首次截獲大批阿富汗人,並且包括家庭組合。水警小艇隊第一隊指揮官黃自強指出,該船只可坐四至五人,當時嚴重超載,加上設備簡陋,沒有救生用具,「隻船開始入水,行多半個鐘就會沉,情況好危急。」

黃自強稱,該批非法入境者,每人付 4,000至 5,000元人民幣偷渡費,於前日傍晚 6時在深圳蛇口上船,至被截獲時已航行八個多小時。該名貴州籍姓陳 24歲蛇頭負責駕船,只收取偷渡集團 1,500元報酬,「今次偷渡有龐大集團操控,賺取超過 10萬元利潤。」案件已交由水警重案組跟進。

據稱,該批阿富汗非法入境者,於 3、 4日前持合法證件進入中國,旋即到深圳與偷渡集團接觸,安排屈蛇來港,被捕人蛇扣留於天水圍警署,他們均要求政治庇護。至下午 4時,兩名阿富汗男童及其父母,由警員押解及繙譯陪同下往屯門醫院檢查。

阿富汗局勢不穩
警方 8月開始陸續拘獲零星來自阿富汗的非法入境者,相信他們來港申請政治庇護,以行街紙留港工作。

關注少數族裔權益的香港融樂會總幹事王惠芬稱,現時阿富汗局勢不穩,下月將進行第二輪總統選舉,其間或出現炸彈襲擊及流血衝突,平民生命受威脅,「以往佢哋多數去歐洲國家或巴基斯坦,可能有人知道香港有聯合國難民公署,可以甄選難民身份,於是走嚟香港。」


水警講述發現人蛇經過,兩人身旁為截獲的木船。 周志鴻攝

p-ma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南亞裔偷渡望搵錢

發表 由 Passer 于 周日 11月 01, 2009 5:31 pm

(星島日報報道)本港不斷截獲南亞裔人士偷渡來港,他們大部分被捕後,卻以申請政治庇護或酷刑聲請為由逗留本港,卻在等候甄別時留港工作賺錢,有立法會議員要求當局加快甄別,及不許他們工作。

  南亞裔人士在偷渡來港主要目的,均為希望盡量工作賺錢後,再返回鄉間生活,而他們被執法人員發現非法來港拘捕後,卻以要求政治庇護及酷刑聲請為由作「護身符」,以留港繼續等候甄別。

  自今年三月高等法院判決,領「行街紙」南亞裔偷渡客在港工作並無違法後,有更多南亞裔人士偷渡來港,當局已決定在下月向立法會提交修訂法例,不允許任何申請難民人士在港工作。本報記者

Passer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禁人蛇求庇工作今生效

發表 由 George H 于 周六 11月 14, 2009 1:32 pm

防止非法入境者獲發行街紙後在港工作的法例今日正式生效。根據該法例,非法入境者若獲發「行街紙」留港,縱使已提出酷刑聲請,即聲稱在本土遭酷刑對待尋求庇護,亦嚴禁在港工作,否則即觸犯刑事罪行,一經定罪最高判罰五萬元及監禁三年。當局此舉目的,主要是打遏近月飆升的南亞裔人士偷渡潮。

港府發言人強調,執法機關會聯同內地有關單位加強堵截非法入境者,亦會在條例生效後加強掃蕩黑工。入境處則指修例可令入境處更有效處理偷渡客打黑工問題,會嚴厲執法以收阻嚇。資料顯示,本港的偷渡者問題惡化,以南亞裔人士為主的外籍非法入境者數字,由今年首兩個月的每月平均卅七人,急升兩倍六到今年三至九月每月平均有一百卅五人,十月單月更升至一百五十九人,是年初的四點三倍。

George H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亞非人蛇受騙 湧港潮未絕

發表 由 mmvk1 于 周日 11月 15, 2009 2:45 pm

(星島日報報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打擊持「行街紙」黑工的新法例昨正式實施,惟深圳有熟悉偷渡活動的南亞人大爆內幕,指偷渡集團已深入內地南亞人圈子,不斷炮製新謠言,近日又宣稱提出「酷刑聲請」和要求政治庇護者,必獲確認為難民前往歐美定居,部分南亞人聽信謠言,紛紛籌錢準備偷渡赴港,亞非裔「人蛇」偷渡狂潮未必可因修例而迅即遏止。

  記者:陶法德

  一名與南亞人蛇千絲萬縷關係的孟加拉人向本報透露,本港《2009年入境(修訂)條例草案》昨實施,但蛇頭擅長造謠,不斷誘騙南亞人偷渡,從中賺取可觀「屈蛇費」,正如有蛇頭誇口「你有你禁,我有我說謊」,未必有效阻遏亞非裔「人蛇」偷渡潮。港府發言人回應,會嚴厲執法打擊黑工,務求向有意非法來港人士發出清楚訊息,以闢各種各樣的謠言。

  訛稱提「酷刑聲請」可居歐美

  在深圳經營貿易公司多年的三十六歲孟加拉男子Mohammad,因精通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和普通話等多國語言,應深圳公安邀請出任兼職翻譯員,每當非法出入境、居住和工作的「三非」南亞人被捕,公安均依賴他做翻譯,令他對南亞「人蛇」偷渡問題有深刻了解。

  Mohammad稱,內地「蛇頭」洞悉香港對南亞「人蛇」政策漏洞,勾結南亞裔不法之徒,滲入南亞人圈子,不斷炮製謠言,例如今本三月香港法庭判決入境處 以「非法逗留」罪名,拘捕持「行街紙」南亞裔人士打黑工屬錯誤後,即散播持「行街紙」可在港「合法工作」的謠言,以及訛稱港府實施「抵壘政策」,只要在修例前偷渡抵港可獲特赦。

  他續說:「蛇頭」近日又散播提出「酷刑聲請」者必獲確認為難民,數年內可轉往歐美定居等謠言,不少南亞人聞悉後蠢蠢欲動,不排除近期偷渡來港。

  雖然巴基斯坦等國家經常發生戰亂,Mohammad說,絕大部分南亞人並非政治難民,他們到中港兩地只為打工賺錢,部分自稱難民者則企圖魚目混珠,希望獲聯合國難民署確認為難民,獲安排到西方國家定居。「雖然多數人是穆斯林,表面反英反美,但給他們美國 綠卡,亦會非常高興!」

  專家:南亞人在深穗難搵食

  Mohammad又說,早前一名居住深圳的南亞裔朋友突致電給他,聲稱在同鄉介紹下付錢給「蛇頭」,成功偷渡到香港,更找到工作,月入雖然只有數千元,但因獲發食物券和有租金津貼,每月仍可儲二千元。他表示,在深圳以至廣州等地的南亞人,九成人沒有居住證和就業證,而且中國人要求的工資不比南亞人高,南亞籍僱主多聘請中國人,因此他們在內地找工作不太容易,反而香港工資較高,又可「博懵」到西方國家定居,香港仍具吸引力,加上「蛇頭」謠言層出不窮,相信港府修例也難在短時間內阻遏偷渡潮。


mmvk1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厭倦等待 自願遣返

發表 由 momocha 于 周日 11月 22, 2009 12:29 pm

【明報專訊】保安局數字顯示,去年有1617名外籍人士非法入境本港,其中大部分為南亞人;非法打工者有640人,南亞人佔一半;尋求庇護者735人,超過六成為南亞人。今年南亞各國傳出「偷渡香港可合法打工」謠言,南亞人蛇暴增,令港府急急修例將持「行街紙」等候難民甄別的人打工列作刑事罪行,以堵塞法例漏洞。

3年1200酷刑聲請者離港

據政府統計,過去3年有1200人在提出「酷刑聲請」期間離港,當中包括甄別失敗被強制離開,以及厭倦流浪異鄉的自願回家者。據了解,若心知難以通過身分甄別的人在等候期間自願歸國,當局會執行遞解出境令,一般而言,這些人會被遣返原居地,當中無經濟能力者會由港府支付旅費。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涂謹申說,如果滯港人蛇被遣返老家,政府會支付交通費,「如果成功被甄別為難民,則可前往一些願意收留難民的國家,比如瑞典,難民需自行籌集旅費,但這些國家一般會有人道援助資金,資助難民前往生活」。

momocha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南亞浪人等候發落夢更遠 「好想去外國,好想回家,好想要女人」

發表 由 momocho 于 周日 11月 22, 2009 12:36 pm

【明報專訊】在《辭海》裏沒有記載「人蛇」,但過去一年本港媒體有多達600篇文章提及這個詞彙,全港則有逾6000名非華裔人蛇等候甄別難民身分,大部分是南亞裔,數量相當於巴基斯坦一個小鎮的人口。

在元朗朗屏村附近寮屋區一個南亞裔「蛇窟」,蜷伏著一名「蛇齡」近3年的南亞人Ali。他16歲結婚,22歲生仔,自言28歲被政客逼害偷渡到香港。攝氏12度寒冬下,Ali不斷喃喃自語﹕「好凍」、「好想要女人」、「好想去外國打工」。

6000人等候甄別難民身分

家鄉的兒子9歲了,每次電話裏叫爸爸,我都覺得呆在這裏沒意思,好想回家。誰不想回家?」Ali已經31歲,每天在街頭蹓躂虛度壯年,無了期地等待「酷刑聲請」的身分甄別。

「你知道巴基斯坦是什麼樣的國家?」「有沒有試過一出街就被人打?一出街就被人打!」「你有沒有哥哥被打死,當弟弟不能追究,還要逃跑出國?」他性格樂觀多說話,每次一開口都是夾雜著半鹹半淡的英語和廣東話,幾乎不用換氣地搶白自述。

社區發展網絡少數族裔青年聯盟主席亞士林從朗屏西鐵站往北走,沿途小路、球場、公園,到處是膚色黝黑的南亞人。他說,人蛇都可以說出一個在故鄉被逼害的故事,但在酷刑聲請甄別有結果之前,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哪些是杜撰,哪些是真實的血淚。「元朗、尖沙嘴、深水埗都是他們聚集的地方,單是元朗估計就有過千人。你看,這些是尼泊爾人,那些是巴基斯坦,他們皮膚比較黑。」

兄阻收地被打死

Ali和兩名同胞帶記者徒步15分鐘,跨過一條水渠,進入他居住的寮屋區。其實他老家生活小康,比香港舒服得多,「我爸爸經營五金店,還有些農地,足夠養活我們四兄弟姊妹,但有政治勢力的人前幾年要強行收地,哥哥不肯,就被人打死了。我讀書讀到12年級(約相當於本港中六),有個同學後來當記者,他知道我家的事,但那裏的媒體受壓力很大,沒有人敢報道。」2007年,他自稱父親為了不想失去第二名兒子,籌了3000美元 叫他走。不過,他在香港的生活不見得安寧。

蛇窟4人同睡一床

未到達Ali的蛇窟之前,先要經過一大排鐵絲網和雜草,一名阿嬸遠遠看見Ali走來,雙眼緊盯不放,當她發現Ali一行共5人,突然發難﹕「喂!你又帶什麼人回來?我說過不要亂帶你那些人(南亞裔)回來,你再搞口野,信不信我即刻報警?」Ali暗自嘰咕了一句粗口,說﹕「她是包租婆。我這裏本來是住兩個人,但有人新偷渡來,沒地方住,就住我這裏,經常4個人睡一張床。」幾個男人大被同眠的蛇窟其實沒有床,撥開布簾,一張床褥攤在地上,還有拾來的小電視機和影碟機,房間播放著故鄉的流行音樂。

Ali說,當年坐船經大陸偷渡來港,立刻到上水警署自首,後來提出酷刑聲請及領取「行街紙」。他聲稱﹕「其他人會打工,但我來尋求庇護要尊重香港法律,非必要不想犯法。」他在08年因涉嫌持有他人身分證被警方拘捕,坐牢14個月,獄中知道今年3月有同胞打贏官司,持行街紙打工政府也告不得,但他9月出獄時,政府已經著手修例堵塞法律漏洞。

好想有個女朋友

整天無所事事的Ali到處蹓躂,「父親有時寄錢來,有時等有身分證的同胞請吃飯,一星期去九龍一次跟同鄉聊天。」但他在港3年,只有同胞,沒有朋友,「以前在家鄉受過太多教訓,對別人總有戒心,我會跟人握手擁抱,但不會交心。」生活枯燥透頂,Ali說,男人都會想女人,「我家鄉流行早婚,一夫多妻。我16歲就結婚,老婆現在26歲,女兒4歲,兒子9歲。香港好悶,好想有個女朋友。」他自稱曾在香港有過一名本地女友,他從錢包取出一張愛人的相片,但不准記者拍攝,「她後來知道我沒有身分證,我們一起時間很短,現在她已嫁人了」。Ali說,偷渡來港的同胞都是男人,每天會讀經祈禱,但「其實好想要女人,每晚睡覺都會想」。

不想留港 冀到外國淘金

Ali也想念故鄉的妻子,但更想兒女。「有時會打電話回去,兒子一開口就是爸爸、爸爸,我其實真的很想很想他們,但我回去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不知會不會像哥哥那樣。」他聲言不會在香港打工,但希望到外國淘金,「我沒錢,在這裏不能工作,希望香港政府盡快批准我去其他能夠工作的國家,儲些錢回去給家人。」

救濟不足過人道生活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粗略估計,六分之一滯港南亞人可以達到酷刑聲請標準。亞士林說,香港許多回收和搬運公司都會請南亞人蛇打黑工,「我見過最低月薪是1500元,也有人肯做,巴基斯坦幣值是港幣十分之一,寄1000元回老家,已經好多錢。現在政府修例,打黑工要坐牢3年,早前被抓的僱主就是回收廢紙的,現在沒有老闆敢請他們,他們也不敢打工了。」亞士林說,等候酷刑聲請的人蛇不能領綜援,每月靠團體發的1000多元救濟金過活,包括房租水電煤,「藍地那邊有個中心提供食物,但這些救濟不足以讓他們過人道的生活,若未有有效辦法盡快甄別他們,就應酌情給他們幹最低層的工作,解決基本需要」。

矛盾的Ali多次談到嚮往西方國家和故鄉,答案轉了又轉,「想去那些國家打工」、「好想回家跟兒女在一起」,足足4個小時,都不知道自己的標準答案是什麼。這6000多名異國浪人,糾結著複雜的淘金夢、團聚夢,或許部分人還真的有政治噩夢。

明報記者 覃純健


3名等候甄別的南亞人,其窩居沒有床,只睡在一張洋溢濃烈氣味的床褥。躺在中間的Ali說,有時新偷渡來的同胞會投靠他大被同眠。在同一張床上,大家掛念家人,「不知道是不是來錯了地方,其實很想回家」。(覃純健攝)


幾個南亞人同住在簡陋的寮屋,向志願機構領取食物度日。寒冬下,他們只能待在不斷漏風的鐵皮屋中。(覃純健攝)


Ali雖然在港不想犯法,沒有做黑工,但上周亦有參與遊行到立法會,抗議政府不准他們打工,又批評政府拖延甄別工作。數日後,政府消息便透露,甄別工作最快可於年底重新展開。(覃純健攝)


社區發展網絡少數族裔青年聯盟主席亞士林說,政府不准持「行街紙」的人打工,但「酷刑聲請」甄別程序漫長。他說,有很多南亞人蛇確實是來「博懵」,但亦要關注真正需要庇護的人。(覃純健攝)

momocho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律師料甄別門檻高 防偷渡潮

發表 由 momocho 于 周日 11月 22, 2009 12:39 pm

【明報專訊】超過6000名非華裔人蛇滯港要求庇護,聲稱在祖國遭逼害而申請「酷刑聲請」。有律師會人士透露,為免重演越南 船民湧港歷史,政府即將重新展開的身分甄別程序審批門檻會很高,人蛇必須有確鑿證據,比如祖國的新聞紀錄及司法紀錄等才會獲批,故被甄別為「難民」者將佔少數。

人權監察:大部分人為打工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說,現階段「難準確計算6000非華裔人蛇當中有多少人是真正有需要尋求庇護,若估計6000人當中只有六分之一可能是真正『難民』,其他大部分人只是為求打工,政府也不應拖延甄別」。

有律師會人士指出,甄別身分程序將由多名資深律師組成的小組「專責協助南亞人蛇舉證,代為伸張」。該律師小組經外國專家訓練後,將在翻譯員協助下先評估有關國家如巴基斯坦等的政治形勢,是否真的有某類強權逼害迹象或歷史。

律師:申請須實質證據

該律師指出,人蛇是否獲甄別為難民,將取決於其祖國「有否執法、司法或其他紀錄顯示他確曾被捕受審」,又會參考當地或外國傳媒曾否報道有關申請者的消息,「他們必須有比較實質的證據」,故該律師預料審核門檻將會很高。

律師同時指出,「酷刑聲請」另一重要甄別考量是人蛇回家後會否受到嚴刑威脅,還有該國的刑法制度等,就如賴昌星案,「加拿大政府反對死刑,便拒絕中國政府引渡」。

羅沃啟亦預料政府的審批門檻會不低,但他擔心如果太嚴苛,可能超過九成人蛇被遣返,他說﹕「根據國際準則,就算無實證,只要評估『有機會』被逼害也應該獲批。比如有些南亞政黨有13個人,其中10個已經被打過或被抓過,但他臨走時匆匆沒帶舉證材料,你也會趕他回國嗎?如果這種人有一個被槍斃,港府會很尷尬」。

momocho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南亞人蛇湧港律師接應

發表 由 Gigi 于 周二 1月 12, 2010 2:01 pm

港府全力打擊「持行街紙」人蛇在港打黑工之際,有南亞裔人卻利用澳門航班不檢查來港旅客護照的漏洞直闖香港,同時一早獲律師接應,由律師通知入境處南亞人乘哪一班澳門船抵港,表明會提出酷刑聲請「提醒」入境處不要將他們遣返,令不少南亞人在沒有入港簽證亦能進港。入境處自去年九月至十一月間,最少有卅四人乘澳門船來港提出酷刑聲請


記者目擊南亞人乘澳門船湧港情況,右邊南亞男子一早在碼頭等候接應。 (黃仲民攝)

航空業慣例要求航空公司在登機前檢查護照,確定乘客持有有效簽證免因無簽證而遭遣返,但來往港澳航班向來不檢查乘客簽證,加上《禁止酷刑公約》規定締約國成員不得隨便遣返酷刑聲請者,故在澳門的南亞人只要乘船來港,抵港即提出酷刑聲請,港府只能准他們留港等候酷刑審核。


南亞酷刑聲請者未抵埗,已有其他南亞人在碼頭等候接應。


在港接應的兩名南亞人(右及中),在入境處職員帶領下進入碼頭禁區內的入境處辦公室。

34宗個案 港府急跟進
有前線入境人員稱,去年九月起開始有零星南亞人乘澳門船抵達中環碼頭,初則無香港簽證遭拒入境及原船遣返,豈料未幾即有本港律師聯絡入境處,指代表這些南亞人提出酷刑聲請,表明該批南亞人乘下一班船來,叮囑該處不要再將他們遣返。此後同類情況增加,以印度及孟加拉人較多,各人均有律師代表。

本報曾致電一名曾協助乘澳門船來港的南亞裔酷刑聲請者的律師,查詢澳門亦為公約締約地區,為何不建議其客戶在澳門提出申請,以及有否提醒客戶無香港簽證赴港屬非法行為,但該律師未有回覆。

入境處則證實,去年九月至十一月廿三日為止,由澳門經中國客運碼頭、港澳客輪碼頭抵港後,隨即提出酷刑聲請的個案共有卅四宗,當中廿六人未持有來港有效證件。港府已注意到有關情況,已與澳門當局及船公司商討及跟進。該處又指,港府一直致力打擊黑工,在黑點加強巡查,並向僱主大力宣傳有關聘用非法勞工的罪行及刑罰。

據了解,鑑於湧港的南亞人不斷增加,港府正與內地政府商討中港澳三地能否採取類似有關做法,但港府消息稱,涉及問題複雜敏感,需要較長時間商討。

■記者鄺淑儀

Gigi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同鄉碼頭守候 勢已成風

發表 由 Gigi 于 周二 1月 12, 2010 2:03 pm

南亞酷刑聲請者搭澳門船湧港個案增加,記者在尖沙咀中港碼頭了解最新情況時,目擊酷刑聲請的南亞人未抵港前,經已有其他南亞人一早到碼頭等候接應,反映從澳門乘船來港的門徑,正廣泛被利用。

記者到中港碼頭探究南亞裔酷刑聲請人湧港的問題,年初一個晚上七時,在中港碼頭二樓入境大堂,發覺有三名南亞裔人在徘徊等候,至八時許,他們跟隨一名入境處人員經職員通道進入碼頭禁區內的入境處辦事處,相信是辦理手續,據悉其中一人是法律界人士。未幾,一人步出,繼續留在大堂等候。直至晚上九時許,其中一人從入境處辦事處步出,並離開碼頭。

接近凌晨時分,剩餘一名南亞男子終由辦事處步出閘口,同行再有另外三名南亞裔男子,他們均手拖行李篋及一些入境處單張,據知該三名南亞男子,已提出酷刑聲請。

Gigi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不滿港府政策軟弱 南亞同鄉蒙羞促鐵腕懲奸

發表 由 p-ma 于 周六 2月 06, 2016 4:03 pm

「南亞兵團」禍亂油尖旺 巴裔悍匪利剪插警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60206/bkn-20160206001423204-0206_00822_001.html

東方報業集團早前揭露,不少南亞「假難民」在當地或偷渡到中國廣東等地時已是「積犯」,之後借深圳作「跳板」來港「換水」繼續犯案,究竟他們為何特別鍾情香港?有南亞裔港人組織負責人分析,除了因為有較多親友同鄉照顧、收入較家鄉及內地高之外,另一重要原因是香港警方「唔會打人」,法庭又不時將涉嫌犯案的「假難民」放生,令他們「做乜都唔驚」。他又證實有犯罪集團派人到南亞地區,專門挑選一些「壯男」來港,並加以培訓犯案。他狠批這些不法分子及「假難民」,不僅濫用香港的免遣返聲請制度,且誤用了整個法律制度,令其他合法居港、奉公守法的同鄉蒙羞及受盡歧視,必須予以強烈譴責,支持港府及警方爭取強硬手段,對付這些不法同鄉及其幕後黑手!

會員多達二萬五千人的巴基斯坦社區支援小組(Pakistan Islamic Welfare Union Inc.(HK)Ltd),其主席Mohammad Liaqat接受東方報業集團專訪時指,香港本身已有不少合法居留的南亞人,加上南亞「假難民」打黑工及從事其他犯罪活動,即使是較低賤的工作,收入亦比留在家鄉至少多五倍,形容他們有「strong mind to get money(對賺錢有強烈的欲望)」。

Liaqat續說,巴基斯坦的執法人員經常會私下嚴懲犯事者,「分分鐘打鑊甘」,但香港較着重人權和法治,警察不會對疑犯動粗,法庭不時會因證據不足而放走犯罪分子,令他們「do not scare for anything(甚麼也不怕)」。他認為被濫用的不僅是免遣返聲請機制,整個香港法律制度都被誤用(misuse the Hong Kong law)。

對於東方接連報道有本地不法分子及蛇頭,搭路派人到印度及巴基斯坦等南亞國家「揀蟀」,然後以一條龍方式安排他們來港提出免遣返聲請,再加入有關犯罪集團作奸犯科。Liaqat稱他亦有聽聞,並指犯罪集團專門挑選一些「strong boys(壯男)」培訓,然後再來港犯事,當中以販毒最為普遍。

本身來港定居已有廿五年的Liaqat慨嘆,香港有很多合法居留的南亞人士,絕大部分一直奉公守法,近年卻受「假難民」的惡行連累,令他們與港人長久以來建立的信任毀於一旦,令人誤會所有少數族裔來港都有不良企圖,長此下去會破壞社會共融。他讚揚港府一直善待新來港少數族裔,向他們提供了不少福利和設施,希望大家來港後要互相尊重、作出貢獻,且遠離罪案,並支持港府對濫用機制來港犯案的同鄉採取強硬手段,以杜絕此股不良風氣繼續蔓延。

陪同Liaqat接受訪問的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表示,揭發「假難民」問題並非宣揚仇恨,而是希望當局徹底解決問題,尤其年近歲晚,擔心「假難民」會四出「搵食」犯案,成為香港治安毒瘤。來自「假難民重災區」的深水埗區議員鄭泳舜亦說,區內不時有「假難民」流連,三五成群聚賭飲酒、大聲喧嘩,令附近居民無日安寧,並對夜歸女性構成威脅,他已向警區指揮官反映情況,希望警方加強巡查,保障居民安全。

avatar
p-ma

文章數 : 824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