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結果按:
 


Rechercher 進階搜尋

最新主題
» 電離快測藥材10分鐘知真偽
周三 1月 10, 2018 3:01 pm 由 Dino

» 止痛消炎藥可醫老人癡呆
周四 1月 04, 2018 5:17 pm 由 Dino

» 【衰老元凶】自由基
周二 1月 02, 2018 1:52 pm 由 Dino

» 「同股不同權」+ 生物科技公司
周日 12月 31, 2017 2:27 pm 由 pinky

» 貨幣發行(ICO)
周六 12月 30, 2017 3:02 pm 由 pinky

» 電子煙規管港府研放寬
周日 12月 17, 2017 6:47 pm 由 p-ma

» 【新股大改革】港交所公布「上市新玩法」
周六 12月 16, 2017 4:09 pm 由 p-ma

» 世外桃源二澳體驗割禾樂
周六 11月 11, 2017 3:50 pm 由 p-ma

» 邊玩邊食認識魚菜共生
周六 11月 11, 2017 3:35 pm 由 p-ma

合作伙伴
免費論壇

免费论坛

brothersoft.com

殼股風雲

1頁(共2頁) 1, 2  下一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殼股風雲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12 pm

殼股風雲——彭陽之死

資深投資者林一鳴新作《殼股風雲》

財技風雲一︰故事重溫
元軍本是浩瀚集團的主席。在「股壇金手指」彭陽的精心報局之下,元軍將公司股票抵押給金輝煌證券,換取孖展融資貸款,以投資一塊位於福建的地皮。當元軍上當之後,彭陽通過壓低浩瀚集團股價的手段,令到元軍的孖展貸款被逼斬倉;而彭陽卻在另一邊廂,以低價吸納斬倉股票,騙得整間上市公司的控制權,還害元軍欠下三億多元的債務。

正當元軍準備跳樓自殺之際,撒旦會通過來電,說可以幫他報仇,並把所有失去的東西,全部都拿回來。元軍得到撒旦會的協助,取得春光集團70%的股權,再藉着財技的安排,買入一個撒旦會的南非銅礦,然後騙取公眾,說銅礦下是藏有鑽石,發放好消息推高股價;再行使可換股債券得到大量股份,在市場上供股和分批配售,成功將400億元騙到撒旦會的口袋裏。

元軍在春光集團取得成功之後,就開始計劃對彭陽的復仇行動。他公開向彭陽宣戰,要奪回浩瀚集團的控制權︰首先買入浩瀚集團的股票,引得彭陽在市場上與他爭奪,將股價推上高位,然後通過白素素工作的《環球財經周刊》,發放彭陽與經紀陳操控股價的證據。結果股價即日急插八成,被通緝的彭陽逼着將股票賣出,元軍順利在市場低位吸納,把公司的控制權拿了回來。

可憐白素素利用孖展貸款,大量買入浩瀚集團的股票,除了把所有積蓄輸掉,還欠下二千萬元的欠款;再加上彭陽誤以為她公開罪證,將她臉孔畫花破相。在雙重打擊之下,白素素從醫院跳樓自殺,彭陽被警方拘捕,控告虛假交易、意圖謀殺、嚴重傷害他人身體等多項罪名,被判監二十年。

引子 彭陽之死
在高等法院。
站在被告欄內的人,名字叫做彭陽。
陪審團的代表站立起來︰「法官大人,我們一致裁定,被告彭陽罪名成立!」
法官作出判詞︰「現在本席宣判,被告彭陽虛假交易、意圖謀殺、嚴重傷害他人身體等三項罪名成立,一共判監二十年,即時執行。」
彭陽聽到結果,木無表情。二十年的判刑,本是彭陽預料之中,可是當事實來到眼前,要接受原來又是不太容易。他離開了法院,被押上囚車,直接送到赤柱監獄。

今天老天爺也跟彭陽開個玩笑,天氣特別的好。這與彭陽目前的心情,剛好是一百八十度的對比。囚車在駛往赤柱監獄的途中,一路暢通無阻,非常暢順。但進入赤柱迂迴路的時候,突然之間,馬路中心爆開水管,數道水柱從地底直射出來!

囚車和在前面開路的警車,在看見地面的水柱後,急煞掣地停了下來。司機望着巨型的水柱,不禁喃喃自語︰「搞甚麼鬼?爆水管嗎?」
正當迷惑之際,一輛重型的巨大貨車,突然從後面高速地駛過來,向着警車和囚車猛力地撞過去,把兩輛車撞向水柱中心!
砰!一聲巨響,警車變得一百八十度反轉,囚車也被打翻了九十度。裏面的彭陽和警察,全部跌得東歪西倒。車內的警察,都知道發生甚麼事了……

「有人要劫犯!」
雖然警察們被撞得頭破血流,但都馬上拔出佩槍,指向遠處的大貨車。
大貨車沒有任何動靜。
警員所聽到的,就只有自己急速的呼吸聲。
在這個時候,囚車內的警長,試圖把頭微微伸出窗外,看個究竟。梆!一響槍聲,不知從哪裏來了一顆子彈,打中了警長的眉心!彭陽和囚車內的警察,都看得發呆了。

貨櫃車的尾門打開了。數個穿了避彈衣和拿住機關槍的大漢,從貨櫃裏跑了出來,用機關槍高速連環掃射一番,掃中了其中三個警員的身體,鮮血噴射到滿地都是。其他沒被射中的警員,害怕得躲避在車內,不敢一動。其中一個大漢,一腳踢開囚車的門,對着裏面的警察掃了幾槍,然後將彭陽拉了出來,登上貨櫃車離去。

半個小時之後,彭陽被帶到新界郊區一個偏遠的碼頭。兩個大漢,一左一右,押着彭陽到海邊的碼頭去。那裏站着幾個男子,和中間的一個女子。她當時正在看海,背向彭陽。

彭陽帶着感激的眼神:「感謝妳把我從囚車救了出來,讓我不用一輩子都要坐牢獄之苦。請問妳是誰?我應該怎樣感謝妳?」

女子轉過了身,雙眼凌厲地望向彭陽。

這女子異常美麗,擁有驚艶迷人的漂亮面蛋,魔鬼身材形成美麗弧線;但雙眼卻散發出一道可怕神光,是一種令人難以忍受的殺氣,憤怒地直接射向彭陽。
彭陽看見這個女子,一股寒氣湧上心頭︰「白……白……白蘭,怎麼會是妳?」
兩個站在彭陽左右的大漢,立即緊緊地捉住他的雙臂,讓他動彈不得。
「白……白蘭……妳到底想怎樣……」
這個叫白蘭的女子,拿起了一把極鋒利的刀,刀尖指向彭陽的心臟。
「你……怕死嗎?」女子貼近彭陽的耳邊,輕聲的問。

從彭陽的眼中看到,他充滿着前所未有的恐懼。「不要殺我……不要殺我……白素素的死,我也不想的……」
女子對彭陽陰笑一下,然後將手上拿住的刀,慢慢地插入彭陽的心臟。大漢立即用手按住彭陽的嘴巴,使他不能發出聲音;白蘭細心推磨着刀,仔細進行將刀插入心臟的動作。她做得非常緩慢,像是在做藝術品的工作一樣。

彭陽痛得雙眼都快要跌出來。他越痛苦的表情,女子覺得越是滿意。差不多過了一分鐘的時間,女子終於將整把利刀,插進彭陽的心臟。彭陽雙眼睜得像鷄蛋般大,不過就停止了叫喊。因為一個死了的人,是不會叫喊的。

女子拿出了一條小手帕,抹乾自己手上的血迹,然後步向不遠的一輛房車,開了後座的車門,坐了進去。在後座旁邊位置上,坐了一位男子。他戴着一個金屬製的面罩,在面罩的後面,是一片燒焦了的皮膚。這個男子的名字,叫做撒旦。

撒旦首先開口︰「終於親手替白素素報仇了。應該滿意吧?」
「感謝你的安排。相信素素泉下有知,都應該死得瞑目。」白蘭感概。

「白素素是妳最愛的堂妹。她死得這樣慘,當姊姊的要為她報仇,是理所當然的。大仇已報,你答應過的事,應該還記得吧?」
「當然記得。從今天起,我就是撒旦會的人。」

「這樣就好了。妳在華爾街的財技,是我見過的華人中,最為出色的一位。如果妳能夠加入撒旦會,配合我們的強大勢力,必定可以在香港的資本市場,賺個痛快!」
「撒旦會幫我報了這個大仇,以後撒旦會叫我做的事情,我都會樂意去做。況且美國的證監會,已經將我列入黑名單之內,無論做甚麼事情都被查得很緊;現在我也正好利用這個機會,轉一轉新的戰場,避開那班麻煩的老外。」

「說得好!撒旦會的宗旨,就是要把魔鬼帶進資本市場,然後把資本市場的錢,帶進自己的口袋。現在妳的大仇已報,可以專心為撒旦會工作。」
白蘭點了一下頭。「我也想試一下我的財技,幫撒旦會做點事情。」

「妳辦事,我放心。妳有甚麼好的計劃?」
「我打算從殼股賺錢。給我1億元的本金,我會變100億元出來!」

撒旦笑了:「好,夠豪氣!撒旦會就是需要像妳這樣的人!妳需要的1億元,明天就會轉到妳的戶口。祝妳成功。」
「我一定會成功的。」白蘭滿有信心地說。

她望向碼頭,看着大漢處理彭陽的屍體,感覺很美好,很愉快。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一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17 pm

在華蘭投資公司的辦公室。會議室內坐了四個人。他們三男一女,分別叫做Peter、宏銘、毒B和Audrey,都是華蘭投資公司的員工,等待總經理的進來。
而他們的總經理,就是白蘭。

幾分鐘後,嚴肅的白蘭進來。
她面無表情地走過來,坐在會議室的正中。

Peter首先站起來,講解今次投資殼股的計劃。他是一個讀書天才,雖然只有三十歲,但已經擁有兩個博士學位,有專業律師和註冊會計師的資格,和一大堆CXX的銜頭,例如會計的CPA、特許財務分析師CFA、認可財務策劃師CFP等;他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在所有的測驗和考試之中,基本上全部都是A級,從來沒有試過得到B級。

但懂得讀書的人,卻不一定懂得炒股。

他拿起一份超過百頁的報告,放在白蘭的桌上,然後走到投影機的前面,對着投影板上的PPT講解。這份詳細的報告,他用了數天的時間,不眠不休地完成。他開始分析︰「對於今次殼股的投資,花了很多時間進行選殼工作,做了大量的基本分析,仔細看過幾十間上市公司,在過去五年的年報,選定了多隻潛在的好殼。以下是這些公司,在過去數年業務的詳細情況……」

對着投影板上的PPT,是一大堆複雜的財務數據。Peter努力地解釋,但白蘭好像聽得不太耐煩。

大約聽了數分鐘後,白蘭感到頭頂開始冒煙,雙眼搖晃。她終於忍不住,拿起桌上那份一百多頁的報告,對着Peter的臉飛擲過去。啪的一聲,清脆響亮!報告打中他左邊的臉頰,差點將他的眼鏡飛掉。

Peter一臉愕然。雙眼看着白蘭,帶着疑惑,也帶着驚訝。白蘭目露兇光,狠狠地望着他。

他們對視了五秒鐘,Peter才懂得元神歸位,顫抖地問︰「我說錯甚麽啊……」

今次是隨手拿起桌上一份年報,再次對着Peter的頭顱,狠狠地飛過去。

會議室內的其他人,包括宏銘、毒B和Audrey,對於這種情景,好像見怪不怪,習以為常。

「第一次用東西擲你,是因為你做了一個很蠢的分析;至於第二次用東西擲你,就是你做了蠢事後,還夠膽去問蠢問題……蠢到連自己蠢甚麽都不知道!」白蘭把聲線提高了八度,對着Peter大罵︰「我們今次的角色,是炒殼的莊家……你竟然去做基本分析,還要看公司年報……儍的嗎?」

看着臉色驟變的白蘭,Peter也感到不好意思。「對不起,可能我的方向錯了……但應該怎樣分析?」

在旁邊的宏銘,看着Peter的可憐樣子,帶着一點鄙視說︰「讀書你一定會比我好;但說到炒股方面,有時讀得書越多,反而越容易讀壞腦。」毒B也嗤笑︰「炒股通常都是讀書越多,破產越快!」

宏銘和毒B跟Peter的年齡差不多,都是三十歲左右。宏銘沒有大學證書,沒有任何專業資格,在中學還未畢業的時候,十多歲就加入了黑社會;開始時在麻雀館做睇場工作,後來江湖大哥開了一間用來洗黑錢的證券行,他就負責替社團成員做股票買賣。數個月前被白蘭看中,加入了她的團隊。旁邊的毒B,是一名超級電腦毒男,專長在網上製造謠言,在虛擬世界化身作多個身份,擅長製造網上熱話。

白蘭問了一個基本問題︰「莊家炒殼股,目的是為了甚麽?」

Peter戰戰兢兢地答︰「殼股的定義,就是指一些擁有上市地位的公司,但其業務卻沒有甚麽發展,於是被一些希望上市的公司收購,利用其上市公司的殼,得到上市地位的價值和好處,例如通過資本市場得到融資,也可以得到銀行較大的貸款等……」

白蘭對Peter望了一下,她的眼神就像在說:「白癡!」漂亮的Audrey也忍不住說︰「好啦,說夠了……你好像背書機器一樣,好難頂!」

「Peter剛才所說的是『好殼』,但不是『好炒的殼』。」宏銘認真地說:「莊家的英文名稱是甚麽?是market maker,即是市場製造者,即是要懂得『製造』市場,才算是真正的莊家。所以炒殼股的莊家,除了是market maker,還是storyteller,製造出炒殼的傳言,將本來不值錢的細價股,包裝出好的故事,讓投資者產生幻想,就算是成功。」

在他們幾個人在討論之後,認為挑選一隻「好炒的殼」,主要看以下數個重點︰第一︰殼股市值不可太高,大約在數億元的範圍內,因為對於數十億元市值的股票,如果要得到一定的控股權,最少要花十億元以上,並不化算;第二︰公司業務要簡單,看上去的背景要乾淨,給人的感覺要正氣;第三︰殼股的主營業務,最好沒有甚大的發展空間,如果是夕陽行業就更好,例如是業務不斷下滑的工廠;因為業務正在向上發展的公司,就算大股東肯把公司賣給你,都會要求更高的價格;第四︰殼股本身的業務,能夠輕易地從上市公司剝離,例如是容易賣出的物業,或是原有大股東願意回購的業務;第五︰股票長期交投淡靜,股價長期低迷,大股東對股票市場無心戀戰;第六︰公司負債不要太高,屬於乾淨股,千萬不要有負資產;第七︰得到股權之後,必須有能力控制整個董事局。

宏銘接着說︰「選擇大股東的時候,也要避開老千莊家,因為跟他們合作的話,隨時被他們反客為主,自己變成他們的魚腩。至於選股方面,也不要選擇已經給人定型的莊家股,股民一看見這些名字就會遠離,不會容易受騙。」

Audrey補充︰「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我們想找的『主角』,即是殼股的大股東,是否願意玩這個遊戲,用合理價格將控股權賣給我們,不會開天索價。這個過程稱為『拜票』,是炒殼股最重要的因素。」

「你們都說得好。投資場是一個猛獸混雜的地方,單憑書本上的知識,反而容易讀壞腦袋。」白蘭對眾人說︰「你們要盡快再找出一隻好炒的殼股,一個星期後再開會!」

林一鳴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二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20 pm

一個星期過去了,回到華蘭投資公司的會議室。

上次被大罵的Peter,加上宏銘、毒B和Audrey四人,經過詳細的準備,再次向白蘭提出殼股的建議。

等了數分鐘,白蘭進入了會議室。她今天的心情,看來比上星期較好。

白蘭首先開口︰「對於殼股的選票,你們研究了一個星期,有沒有新的進展?」

先說話的人,是Audrey︰「經過一番研究之後,我們選定一間叫『龍礦集團』的公司,作為殼股的目標。」

Peter準備了龍礦集團的充足資料,即時分派給眾人。

龍礦集團是一隻傳統工業股,在國內有一個數千員工的廠房,近年業績只算普普通通,每年有幾千萬的盈利。

龍礦集團的大股東,是一個叫龍天緣的人,今年約六十多歲,過去四十年白手興家,將工廠從零做到上市,對工業有一份深厚的感情,但對資本市場就不甚了解。結果股票長期交投淡靜,他對股市也無心戀戰,主力放在看管工廠的運作。

至於上市公司的工作,就交了給兒子龍查理,三十多歲,傳統的二世祖,擁有死肥豬的面孔,死肥豬的身材,再加上死肥豬的腦袋,真是世上絕品死肥豬……他就是那種在街上遊蕩,都會無辜被途人一頓毒打的那種人。

由於Peter上星期的「慘痛經歷」,講解龍礦集團的工作,還是交了給宏銘︰
「我們在眾多的股票中,選定了龍礦集團的原因,是因為它基本上符合好殼的主要條件︰
第一︰殼股市值不算太高,總發行股數為5億股,目前每股股價約為1元,市值只有5億元;
第二︰公司業務簡單,過去數十年都是工業生產,從來沒有做過批股、分拆、供股等抽水行為,股東不是財技出身,感覺正氣;
第三︰由於國內勞動成本日漸上升,技術沒有新突破,競爭大,生意難做,邊際利潤率每年持續下滑,又不能發掘新業務,再沒甚麽發展空間;
第四︰核心業務就只有國內的生產綫,如果原有大股東願意回購,就可以輕易剝離上市公司;
第五︰股票長期交投淡靜,每天平均成交只有數十萬股,有時更是零成交;
第六︰公司財務運作保守,負債率偏低,屬於乾淨股;
第七︰除了龍天緣的股權外,其他持股的多是散戶,暫時沒有人超過5%。他們很多都是持股十多二十年,大部份都不是專業投資著,所以我們得到龍天緣的30%股權後,已經是最大的單一股東,可以控制整個董事局。」

白蘭問︰「龍天緣只有30%股權,其他的70%在哪裡?」

「其他的股權分佈得很散,有些分佈在小型基金,更多在散戶的手中。」宏銘解釋。

Peter帶著疑問︰「很多專家都說過,通常選擇靚殼的重點,一定是股權集中,最好是一個大股東持股50-75%,就是很好的靚殼了。為甚麽龍礦集團是靚殼,但卻沒有這個因素?」

「這些所謂的專家,有多少人擁有炒殼的實戰經驗,或是認識真正的莊家?相信十個寫文章的人,可能一個都沒有﹗他們就像一些從未拍拖的人,去寫解答愛情專欄一樣﹗」宏銘哈哈大笑:「真正借殼上市的人,可能會希望從大股東得到超過50%股權;但對於炒殼的莊家來說,是否可以買入超過50%股權,反而不是最重要的條件。因為莊家最想得到的,是董事局的控制權,將殼股變成天鵝騙局,然後在高位散貨。所以開始時買入的股權不需要很多,如果拿到二三十巴仙,成功地控制董事局,較一開始就得到75%股權更好。」

Peter︰「為甚麽股權不是越多越好?」

宏銘:「因為如果第一步就拿了75%,外面的魚只有25%,哪裏有足夠的魚給莊家去劏呢?況且得到董事局控制權之後,莊家可以發大量新股給自己人,用更便宜的方法得到股權,不用第一天高價買入。」

毒B插口說:「真正借殼上市的公司,是認真找老婆的人,要找的是『好殼』;至於炒殼的莊家,就是老蘭的溝女高手,要找的是『好炒的殼』,只要控制董事局就可以,不一定要超過50%股權。他們眼睛看到的目標和重點,是有所不同的。」

白蘭對他們瞄了一眼。「這個比喻很抵死,但算是講出重點,挺好。繼續吧。」

毒B興奮地插咀︰「我們認為龍礦集團是一隻好炒的殼股,除了以上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在我們的拜票行動中,非常成功﹗」

白蘭感興趣地問︰「你們如何拜票?」

宏銘︰「在上個星期五,我們拜訪了龍礦集團,跟龍查理和數個公司的管理層開會,Audrey一招就KO龍查理,真厲害﹗」

白蘭︰「如何搞定了龍查理?」

「當天開會的時候,Audrey姐甚麼都沒有做,只是穿了一條膝上六吋的超短迷你裙,再加上露出四吋事業線,就此如已……但這已經完全足夠殺死肥豬﹗」毒B興奮得傻笑起來︰「肥豬龍查理在開會的過程,根本甚麼都沒有聽入耳,全程都是望著Audrey的胸前,開會中還包括三次扮跌原子筆,四次扮跌擦字膠﹗最誇張的一次,竟將物件跌在Audrey的高跟鞋旁邊,在地上趴了半分種還不捨得站起來。我真怕他會忍不住,將頭鑽進迷你裙內……」

白蘭回應︰「Audrey,做得真好,Well done。有甚麼收獲?」

Audrey嬌媚地說︰「當天會議完結後,我約了肥豬到蘭桂坊。當兩杯紅酒到肚之後,他把公司所有的秘密都告訴了我,包括他爸爸賄賂市委書紀,得到廠房工程的審批等。」

Audrey播出手機的一段錄音,當中有龍查理與她在酒吧的對話,將龍天緣賄賂的資料,都錄得一清二楚。

「得到這些資料後,我馬上找當地的政府官員朋友查證,確定了龍天緣貪污的證據。」她將一疊文件交給白蘭,內裡有當年龍天緣貪污的罪證,還有市委書紀的照片。

白蘭認真地看過文件,大聲地喊:「好﹗非常好﹗我們手上這數頁紙,較做一千頁的研究報告,要有用得多﹗」

毒B︰「這全靠Audrey犧牲她的漂亮美腿和事業線,才可以換來的成功﹗」

白蘭︰「在拜票的過程中,錢和女人都是重要工具。在今次的行動中,你們得到龍天緣貪污的罪證,簡直是無懈可擊,必勝無疑﹗」

Audrey︰「政府已經對當地市委書紀作出貪污檢控。龍天緣現正擔憂不已,只是他的笨蛋兒子,還在胡裡胡塗,每日花天酒地。」

「當地數個高官,都是我很好的朋友,可以搞定龍天緣行賄的問題。」白蘭一邊看著Audrey的文件,一邊跟他們說︰「好吧,就聽你們的建議,目標是龍礦集團。這間公司,我要定了﹗」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三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23 pm

白蘭與Audrey,今天到了龍博集團的總部,單獨與龍礦集團主席龍天緣會面。

白蘭首先打開話題︰「今次我們談的題目,是龍礦集團『賣殼』的計劃。我們對龍礦集團有很大的興趣,希望成為龍礦集團的主要股東,打算向你買入30%股權。希望你能夠割愛。」

龍天緣︰「感謝你對我們公司的興趣。我的兒子龍查理,和其他公司的董事,也跟我談過此事。雖然兒子同意賣盤,董事們都覺得可以考慮;但這公司是我四十年來的心血,要我轉手賣給外人,真不容易接受……」

「我明白工廠是你的心血,但上市公司和股票,卻不是你的心血,而是一種負擔。」白蘭加強語氣︰「你看龍礦集團的股價,過去數年都是長期低迷,交投也是非常淡靜,在差不多四份之三的交易日,成交額都是低於一百萬元,你說有多難看呢?為了保持這個沒甚麼用途的上市地位,公司每年額外要花接近一千萬元,根本就是浪費。」

「這點我也明白;但如果我將公司賣了,怎對得起一班跟了我數十年的伙計?還有數千位員工呢?」

「龍主席,你誤會了,我不是要你的工廠,只是要你上市公司的殼。當股權轉讓成功以後,我會用上市公司董事會的身份,將工廠以優惠價賣回給你,讓你擁有整間工廠的100%,而不是現在的30%。」

「如果我可以取回工廠……價格將會怎樣計算?」

「我們查過公開的紀錄,目前你是龍礦集團的第一大股東,股權約佔30%,以發行總股數5億股計算,即約為1.5億股;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可給你1億元,買入你手上所有的股權,每股平均0.667元。當股權轉讓成功以後,我會將工廠以1億元的代價賣回給你,那麼你就從只有工廠的30%股權,不用花上一毛錢,變成擁有整間工廠的100%。」

聽到這個價格後,龍天緣眉頭一皺︰「我應該是聽錯吧……現在市場一般的殼價,最少都要億元計算;以目前公司1元的股價計算,單是30%的股權已經值1.5億元。現在只給我1億元,就想連殼帶股全部取去,沒有搞錯吧!」

「除了買股票之外,我還會多送你一個人情。」

「人情?甚麼人情?」

Audrey從手袋裏,拿出一張照片,放到龍天緣的面前。

龍天緣看見照片之後,表現得有點緊張。「你拿着市委書紀的照片……算是甚麼意思?」

白蘭露出狡猾的眼神︰「相信你應該很清楚,市委書紀已經被中央軟禁扣查,將會被控告受賄、貪污、濫用職權等罪名。」

龍天緣詐作全不知情。「他被扣查,跟我有甚麼關係?」

Audrey再從手袋裏,拿出數份文件。
「請問你認得這些文件嗎?」

「這是美國大學的學費單。幹麼要給我看?」

「喔,這是市委書紀的兒子,在美國大學的學費單。相信你應該認得吧。」

「我不知道你想說甚麼……」龍天緣的神情,變得更加慌張。

「看來你跟市委書紀一家人的關係都很好啊……除了幫他的兒子在美國找學校,還幫他交學費,更存入500萬元到他兒子的戶口……」

龍天緣憤怒地站了起來。「白蘭……你到底想怎樣?﹗」

「龍主席,如果我們的交易成功,你就是我的朋友;朋友有難,我當然很樂意幫朋友解決問題。」白蘭一邊說,一邊奸笑。

「不要轉彎磨角,你有甚麼想說,就直接講出來!」

「好,夠爽快,我喜歡!現在中央政府,對市委書紀貪污的事件非常重視,他本人已經被軟禁扣查,相信很快便會查到你當年的貪污證據。如果你變成我的好朋友,我肯定這些證據,將會永遠在地球上消息,永遠不會查到你的頭上。」

龍天緣坐回椅子上,額角滴汗。「你真的有辦法嗎?」

「我在國內有很好的關係網。如果我們在交易成功後,變成了好朋友,我可以肯定你安全無事。」

「對於賣殼的交易,我是可以考慮的;不過你想用1億元,就拿走我30%的股權,真的接受不了!」

「在股權轉讓之後,我會私底下再給你1億元的額外報酬,加起來就是2億元。」

「既然你願意額外給我1億元,為甚麼要放在桌下,而不是在桌上,直接用2億元買我的30%股權?」

「這是我的安排,你不用管,只要答應就可以了。」

Audrey在這個時候插咀︰「這個交易對於你來說,實在是百利而無一害。在交易完成之後,你對於工廠的股權,將會由30%變成100%,手中多了1億元的現金,我們更會替你解決你賄賂市委書紀的調查……而你所付出的,就只是沒有多大用途的上市地位。請你認真地考慮吧。」

「好吧,我會考慮的。」龍天緣的額角,還在不停滴汗。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四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26 pm

白蘭與Audrey離開龍博集團,坐車返回辦公室。

在開車的途中,Audrey收到龍查理的手機短訊。她看了一眼,顯示給白蘭看這段訊息︰原來是說他的爸爸,已經答應了賣殼的事。

在短訊的尾端,還有數個心心的圖案,是送給Audrey的。

「真好﹗拜票成功了﹗」Audrey興奮地說。

「看來太子爺頗喜歡妳啊,馬上就給你發短訊,報告軍情。」白蘭笑着說。

「唉,一看見那隻肥豬,我就想作嘔了﹗」

「世事難料……其實嫁給肥豬,做其少奶奶,也可能不錯呢……」

「如果要嫁給他的話,我寧可死掉算了﹗」Audrey皺眉一下︰「這隻死肥豬,色情狂,人蠢無藥醫,唯一可取之處就是靠父蔭,算是甚麼﹗將來我的配偶,一定要充滿男人的智慧,不可以是蠢過隻豬的人。」

白蘭拍了一下Audrey的肩膀︰「祝妳早日成功,找到白馬王子。」

「對着死肥豬,我都只是為了工作,做做戲,套點料罷了。現在我們先要把殼股搞好,至於做少奶奶的計劃,還是拖後一點才想吧。」

「除了死肥豬,我想妳也知道……公司的傻子Peter,都暗戀妳一段日子了。」

「我當然知道,全公司得人也知道。但這個人傻頭傻腦,聽說還在看精神科醫生,要定期吃藥,真恐怖。」

「那個傻子,其實財務的基本功夫不錯;只是有時讀死書,不懂得靈活變通。如果誰人嫁着他,就一世悶蛋死了。」

「放心,那個人肯定不是我。」

「哈,知道了,妳要嫁給聰明的白馬王子。」

「不要說男人了……對於剛才跟龍天緣的討論,有一點我不太明白︰對於股權的轉讓,為甚麼妳不直接用2億元買股權,而是1億元放在桌面,1億元在桌底交易?」

「妳認為呢?」

「應該是要把帳面的成交價弄低;如果用2億元買1.5億股,每股的成交價就是1.333元,但如果用1億元買入,每股帳面的成交價就變成0.667元。」

「為甚麼要把帳面的成交價弄低呢?」

Audrey猜着說:「有些人在買殼的時候,將帳面的成交價弄低,就是希望當觸發『強制性全面收購建議』之後,大部份散戶因為低價,變得不願意賣出股票,那麼買殼者就不用將整間公司買入,收購成本便可以大幅降低。」

根據香港的《公司收購及合併守則》,強制性全面收購建議的意思,就是當某人或某群一致行動的人士,在買入一間上市公司30%或以上的投票權,或已經持有一間上市公司30%以上,但不多於50%的投票權,並在隨後任何12個月的期間內,再增持2%以上的投票權,則有關人士便必須提出全面收購建議,買入該上市公司餘下的股份。

所以有些人買殼的做法,用低於市場的價格買入,然後用其他桌底的方法補回差價。例如當股票市價是10元,買賣雙方會用7元的帳面價交易;當散戶看見強制收購的價格只有7元,大部份都不願意賣出股票,就可減低收購小股東股票的成本,又不用搞複雜的清洗豁免Whitewash Waiver。

「妳認為我是因為這個原因?」

「我覺得不是……因為你買入的股權只有30%,況且就算真的超過30%,只要找數個人頭戶口就搞定了。我不明白,所有才要問妳。」

「分析得很好﹗我當然不是為了解決強制收購的問題。真正的原因有三︰第一,將1億元放在桌底交易,可以推後這1億元的付錢時間,讓我們等待股票到手之後,才慢慢利用股票變多另外1億元出來,那麼開始時付出的資金就會較少;第二,我不希望在開始建殼的時段,有太多跟車買入的人,故此要把帳面的成交價做低一點,傳出去賣殼的每股價格只是0.667元,就沒有人跟風炒入;第三,當首輪股價炒上去之後,第二步計劃是要向下炒,現在將賣殼價弄低,對將來的操作較為有利,更容易把股價壓下去。」

「這真是高深的學問,我還要慢慢學習。」

「餘下來還有很多要做的工作。妳要幫我安排1億元的資金,用來購買龍天緣的1.5億股,5000萬股用我自己的名義,1億股用我的人頭戶口接貨,每個人頭不超過2500萬股。」

「明白。每個人頭不超過2500萬股,股權就不超過5%,不用發公告,將來買賣股票都更為方便;在妳名義下不超過30%的股權,也不用擔心強制性的全面收購建議。」

說到這個時候,車剛好停到公司的樓下。

白蘭對Audrey說︰「現在已經成功了第一步。妳現在先回公司,向其他人交代詳情,然後要爭取時間,讓宏銘盡快安排人頭戶口。我要去另一個地方,不跟妳回公司了。」

Audrey步下了車,獨自回到公司。

白蘭就繼續乘車,去了墳場。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五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30 pm

白蘭沒有返回公司,而是一個人獨自去了墳場。

她到了一個墳墓的面前。

墳墓的主人,是白素素。

白素素是白蘭的堂妹,她們從小就一起在美國生活,多年來的感情非常要好。她們一剛一柔,白蘭是剛,白素素是柔,是絕頂的匹配。

白素素的離去,一直讓白蘭傷心不已。

她看着墓前白素素的照片,回想起以前開心的日子,一起在學校生活,一起對付頑皮的男孩子,一起互訴戀愛的心事……現在每次想起這些事情,她都會悲從中來,忍不住落下幾點眼淚。

她正低下頭的時候,後面有一個男人,靜靜地遙望着。

這個男人,是元軍。他親眼看着白素素的死,看着最心愛的人,從醫院病房的窗口跳了出來,自殺死在自己面前。這個心碎的畫面,雖然已經過了一段日子,但在元軍的心裏,至今仍留着不能磨滅的傷痛。

白蘭轉了頭,看見元軍。

是第一次的見面。

元軍對白蘭微笑了一下。

元軍容貌俊朗,身形挺拔,盡顯男人的紳士魅力。白蘭第一眼看到他,有點觸電的感覺,很是奇妙。

元軍面對白蘭,嗅到一陣很獨特的女性香味,很迷人,很誘惑。

「妳是素素的朋友或親人?」這是元軍對白蘭的第一句說話。

「我是素素的堂姐。我們在美國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很是要好。我很懷念她。」白蘭對元軍微笑了一下,抹去眼角一點餘留的淚光。

「我也很懷念她。」元軍嘆了一口氣。

「元軍先生,我是白蘭。很高興今天可以跟你見面。」白蘭伸出右手,表示要和元軍握手。

「白蘭小姐,你好……你怎知道我是元軍?」元軍與白蘭握手。

「相信香港的財經界,沒人會不認識元軍這個大名鼎鼎的傳奇人物吧﹗一個人在失去了一間上市公司之後,竟然可以在數星期後捲土重來,得到另一間上市公司,最後賣出賺上數百億元之鉅;然後再將『股壇金手指』彭陽打敗,從他手上奪回浩瀚集團的控制權,得到了『新一代股壇狙擊手』的稱號。這實在太神奇,太有話題了。」

「這都是過去的事,不重要了。如果可以選擇,我寧可甚麼都不要,只要素素。」

「可惜時光不能倒流。」

「我也知道,時光不可倒流。但我真的很想着她,只要一閉上眼,腦海裏就會出現素素的樣子。」元軍再嘆多一口氣。「人總是在付出代價之後,才知道珍惜。」
「素素在生前的時候,也經常跟我談起你。她是深愛着你的。」

「我也深愛着她。直到永遠,永遠。」

「你經常都來這裏看她吧?」

「是的。妳是剛從美國回來的嗎?打算逗留多久?」

「雖然我主要時間都在美國,但我在香港有投資公司,所以偶然也會回來。今次要進行上市公司的收購,在港會逗留一段較長的日子;你是這方面的專家,將來有不明白的地方,還要向你請教。」

「當然可以。妳是素素的姐姐,如果有甚麼可以幫忙的話,請隨便找我。」

「那就先對你說聲謝謝了。」

正當白蘭準備向元軍伸手表示謝意之時,他的面色突然一轉,輕聲地靠近白蘭的耳邊說︰「小心,好像有人正在監視我們。」

元軍從袋中小心地拿出了一個太陽鏡,微微地反映背後的影像,隱約看見後面躲藏了一個男子。白蘭也看到了。

「快走﹗」元軍立刻捉住白蘭的手,拉住她往前急步走;後面躲藏了的男子,也好像追了出來,往着他們的方向去。

到了一個轉角位之處,元軍在地上拾起了一條粗大的木棍,轉頭猛力向男人打過去﹗男人看來相當強壯,他用手臂擋格木棍,然後飛腳踢向元軍的腹部,將他踢到數米距離之外。

「你是誰?」元軍怒吼。

「我是來替彭陽大哥報仇的﹗你害他坐牢就算了,為甚麼還要把他殺死?」

「我想你誤會了﹗我沒有將彭陽殺死﹗」

「不是你做,會是誰做的啊?你和彭陽大哥深仇大恨,你肯定把他殺死了,還將屍體扔進大海,真是太狠毒﹗」

「我說過沒有做,就是沒有做﹗」

男人沒有繼續跟倒在地上的元軍理論。他從後袋拿出一把利刀,大力地向元軍斬下去﹗

元軍用木棍擋住利刀,男子就用整個身體,拿着刀壓向在地上的元軍﹗

正當元軍企圖極力掙扎之時,白蘭屏住呼吸,拿起旁邊的一個垃圾桶,狠狠地打在男人的身體上。

男人叫了一聲,感到生氣極了,搶去白蘭的垃圾桶,然後把她打撞倒地上。元軍把握這個機會站了起來,連環用木棍向男人狂打,然後拖起被打傷的白蘭,立刻拔足狂奔。男人沒有放過他們,緊拿着手上的刀,拚命從後追趕。

「救命﹗救命﹗」他們一邊奔跑,一邊大聲呼叫,後面的男人就不停追上來﹗正當最危急之際,看見在前面的遠處,站了兩個警察。

「警察,救命﹗有人要殺我們﹗」白蘭向着警察大叫。兩個警察跑了過來,其中一人停下,另一人就向着男人方向追趕。男人看見警察,馬上就掉頭回走,警察也追不到他。

白蘭看到警察,再也支持不住,倒了下來。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六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33 pm

在醫院內。

白蘭被男人打傷,幸好傷勢不大,但需要留院觀察,要一兩天後才可以出院。

元軍有一些皮外傷,包紮後已經沒有大礙。在完成警察的問話後,他到了白蘭的病房。

「對不起,第一次的見面,就害妳受傷了。」元軍看見躺在病床上的白蘭,心裡感到十分難過,認為自己連累了她。

「我的傷沒有甚麼,不用擔心。不過剛才哪個男人,估計還會找你麻煩,不會就此罷休的,你要額外小心。」

「我根本就沒有殺害彭陽,為甚麼他要找我報仇?」元軍氣憤地說。

「這也難怪他這樣的想。外面的傳言,都說是你殺死彭陽,為素素報仇。」

「但我真的沒有做過。」

「你和彭陽當年的恩恩怨怨,外面每個人都很清楚;他被殺死之後,還被人將屍體扔進大海。那個男人懷疑是你做,是正常的想法。」

「對於彭陽的死,我也感到十分奇怪︰到底誰會有這樣的本事,能夠安排馬路中心爆開水管,從囚車劫走彭陽,然後再將他殺死,一刀直插心臟?誰跟彭陽有如此深仇大恨,覺得他判刑二十年還不夠,還要將他置之死地?」

聽到元軍的話後,白蘭的心在想︰對彭陽有如此深仇大恨的人,就是我了﹗白素素死得慘痛,當姊姊的要為她報仇,是必須要幹的好事。她回想起當時的過程,慢慢地將刀插入彭陽心臟的,彭陽痛得不能發聲……她當時真是多麽的開心,多麽的愉快。

當然,她並沒有將這個真相,告訴元軍。

白蘭扮作不知情地說︰「警方對此事查了很久,但到目前仍沒有任何頭緒。」

「對於彭陽的死,警方也跟我錄了口供。他們當然相信,彭陽不是我殺害的,而我也不像有這麼厲害的本事。」

「但你不痛恨彭陽嗎?」

「彭陽害死素素,我當然非常痛恨他;但他已經得到二十年的判刑,算是罪有應得,我也沒必要殺害他。」

在閒談的過程中,元軍跟白蘭訴說過去的一切,包括彭陽佈局騙去他在浩瀚集團的控股權,然後在數星期之後,得到了春光集團,後來再從彭陽手上取回浩瀚集團……還有他與白素素認識的故事,他們兩人如何相愛,最後是醫院的情景,白素素從病房的窗口跳了出來,跌到元軍面前跳樓自盡……

當說到素素,元軍的眼眶立刻泛出淚光。

「就算彭陽被碎屍萬段,也不能補償素素的死。」白蘭仍是氣憤地說。

「但都已經過去了,人死不能復生。」元軍擦了一下眼睛,轉移話題說︰「雖然跟妳只是剛剛認識,但我竟然對妳說出長篇大論的故事,希望不要將妳悶死吧。」
「對於你和素素的故事,我很想聽,也很喜歡聽。」

元軍尷尬地說︰「自從素素死去之後,今天是我的第一次,說出如此多的心底話。謝謝妳,白蘭。」

「我也很謝謝你,將心底的話告訴我,信任我。」

「不知甚麽原因……雖然今天是我們第一天的認識,但我有一種感覺,覺得我們好像已經認識了很久,有一種很熟悉的信任……」

「其實我也這樣覺得。可能是因為素素,也可能是我們曾經歷過出生入死吧。」

「但無論如何,這次害妳受傷,我真是過意不去。這個人情,是我欠妳的。我會給妳一個承諾,將來答應為妳做一件事情,只要我能力範圍以內的事,我都會做。」

聽到這句話後,白蘭立刻露出笑容︰「這是你的承諾,不可以反口啊﹗」

「對,是我的承諾,不會反口。」

「真是不會反口嗎?無論要你做甚麽事情,都可以嗎?」白蘭露出狡猾的目光。

「當然要合情合理,還要是合法的事,不能夠傷天害理……相信妳也不會要我殺人放火吧?」

「放心,絕對不會。對於你的承諾,現在還未想到要甚麼。等我想到之後,才告訴你。」

「好吧。」元軍點了一下頭。

他對面前的白蘭,可以說是頗有好感,也有點喜歡的感覺。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七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35 pm

龍博集團在市場賣殼的消息,開始傳了出去。

當然這些消息,都是白蘭的團隊,在背後的安排。

她按照原定計劃,安排了1億元的資金,向龍天緣購買1.5億股龍礦集團的股票,每股價格為0.667元;5,000萬股用白蘭自己的名義,1億股用了數個人頭戶口接貨,每個人頭不超過2,500萬股。由於每個人頭戶口的股權不超過5%,就不用公開人頭的名字,將來把股票賣出也更為方便。至於市委書紀貪污的事件,白蘭也替龍天緣搞定了。

由於市場對白蘭的名字全無認識,不知道她到底是甚麼人,所以在股權轉讓之後,股價並沒有被炒高上去,與轉殼前的價格差不多。

在完成轉殼的晚上,白蘭約了元軍,在一間高級的餐廳晚宴。她訂了一個房間,與元軍單獨約會,並準備了數瓶1990年的DRC Romanee Conti。

今天的白蘭,穿得特別性感︰一身露背低胸大開領口的短裙,雪白乳肌清晰可見,再加上一雙纖細修長美腿,完全是為了吸引男人而設計的武器;當然最重要的,就是衣服裏面的魔鬼身材,前凸後翹的迷人S曲綫,令人噴血的完美雙峰,盈盈一握的小細腰,嫩白豐挺的粉臀,可以引起任何男人的强烈性慾……再配上天使般的臉蛋、勾人電眼、性感雙唇、亮麗飄逸的長髮,完全充滿着完美女神的嫵媚。元軍看見她,立刻被牽動了心弦。

「妳今天穿得很漂亮,很Sexy。」元軍讚美說。

「既然如此……那麼你有沒有興趣,伸手進裏面摸一摸?」白蘭的眼神,透着一絲狡猾,也有一點俏皮。

「啊……」元軍被這個問題嚇呆,來不及反應。

「哈,只是跟你說笑啊﹗」

「哈哈,說笑﹗說笑﹗」元軍尷尬地笑。

「不過……如果你真的有興趣的話……我還是可以考慮的……」白蘭給了一個挑逗的小吐舌。

元軍苦笑一下,面部表情像個小男孩,不知如何應對。

他們坐了下來。在搖曳的暗淡燭光下,在元軍的心底裏,突然感到有點心酸的感覺。

他想起白素素。

他曾經在這個地方,向白素素求婚。

元軍︰「感謝妳今晚訂下這個漂亮的地方,跟妳共晉晚餐。」

「素素曾經告訴我,你在這裏向她求婚。只可惜她沒有這個福氣,可以做你的妻子。」

「我真的很愛素素。我很懷念她。」

「素素也跟我說過,在她一生之中,最愛的人就是你。真是天意弄人。」

「對,真是天意弄人。」元軍深深地呼了一口氣。

「當時你已經知道,她是彭陽派來的人嗎?」

「知道。但無論她是甚麼人,我都會是一樣愛她。就是在這個地方,我親口對她說,不管她怎樣騙過我,無論世事如何變遷,她永遠是我的最愛。」

「這就太好了。素素也可以安息了。她一直為這事帶着遺憾,難得你是一早知道,還是這麼愛她。」

「我對她說過,就算是一個陷阱,我願永遠淪陷其中,做一個決不逃走的俘虜。過去是,現在是,未來都是。」元軍堅定地說。

聽到這裏,白蘭心裏突然有一剎的感動,感動到眼睛都濕了。她覺得面前這個男人,很好,很好。

白蘭擦了一下眼睛。「我們談談別的話題吧。上次弄傷我們的那個男人,還未捉到他嗎?」

「警察目前還未有找到他,仍在努力。」

「希望可以快點找到他吧。你還記得你的承諾嗎?」

「當然記得。上次是我連累妳受傷的。我會給妳一個承諾,答應為妳做一件事情,無論是甚麼都好,只要我能力範圍以內的事,我都會做。」

白蘭笑了一下。她很滿意這個答案。

元軍︰「今天在公開的資料中,看見妳買入龍礦集團5,000萬股的股票,應該就是妳早前說過的收購計劃吧。」

「對。我在香港有投資公司,今次要進行上市公司的收購,看中了龍礦集團。」

「這個殼,算是一等的好殼。妳的眼光真好,也真有本事;有不少同行,對這個殼都虎視眈眈,能夠被妳成功拿到手,還要是絕好的價格。看來妳是有點辦法的。」

「不要取笑我吧﹗全香港的人,都稱你為新一代的股壇狙擊手,成功地打敗股壇金手指彭陽,聲威震天﹗我這些彫蟲小技,只算是班門弄斧。」

「這都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只想變回一個簡單的人,做簡單的事。」元軍內心知道,他能夠打敗彭陽,搶回浩瀚集團的控制權,全都是撒旦會背後的安排。他已不想再參與撒旦會的事,甚至不想再提撒旦會這個名字。

「簡單的人也好;複雜的人也好;現在我們都不要去想,不要去理,專心盡情把前面的美酒,大口喝過乾乾淨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啊﹗」

白蘭將載了DRC的布根地水晶杯,與元軍的杯子敲了一下,再放在鼻子前慢慢晃動,享受魂縈夢牽的迷醉香氣,然後一口乾盡,豪氣非常。

元軍看見白蘭的豪氣,不禁驚訝地說︰「妳的酒量看來不錯啊﹗」

「其實我的酒量並不算好,只是今晚特別高興吧。來,我們再喝一杯﹗」白蘭拿起酒瓶,為元軍加了點酒,再為自己的酒杯斟滿。

他們不停的喝,不停的喝。今晚白蘭興奮異常,說話和動作都變得隨便。轉眼之間,已經把三瓶紅酒喝光了。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八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38 pm

晚宴完畢,元軍與白蘭準備離開餐廳。

他們一步出餐廳門口,白蘭輕聲在元軍的耳朵旁邊說︰「我想到要甚麼承諾了。」

元軍︰「你想要甚麼呢?」

白蘭情深款款地望向元軍︰「從這一秒鐘開始,永遠愛我。」

當元軍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白蘭雙手緊抱元軍的身體,雙乳壓在他的胸前,用力地把粉唇貼上,將飢渴又豪放的舌頭,在元軍的嘴巴裏不停劇烈掃蕩。

對於白蘭來勢洶洶的熱情,在零距離的接觸下,元軍心臟怦怦劇烈跳動,兩耳赤紅發燙;他們雙方的身體貼在一起,白蘭撬開了元軍的牙關,勾起那條滑膩的舌頭重重的吮吸着,在難捨難分的交纏中,元軍感覺到白蘭身體散發出的氣味,很香,很甜,很享受,沒有絲毫抗拒……

正當他們在餐廳門口,享受着熱吻的時候,突然不知從甚麼地方,跑出數個記者,拿着相機對他們不停攝影,閃光燈閃過不停。

元軍看見突然而來的記者,來不及反應,只好尷尬地傻笑起來。

「元軍先生,她是你的新女友嗎?」「你們拍拖多久?」「你們是甚麼認識的?」……記者連珠砲發的問題,元軍都不知道怎樣回應。反而是白蘭答得輕鬆︰「你們這麼晚還在工作,辛苦了。」

記者將注意力轉向她,不停地拍照。喝了酒的白蘭,粉臉紅成一團,在鏡頭下顯得更加漂亮,笑容更加甜美。

記者問她︰「請問你是元軍的新女友嗎?妳叫甚麼名字?」

白蘭笑着回應︰「我是白蘭,你們好。」

有記者突然記起來︰「啊,她就是入股龍礦集團的人啊﹗」

記者馬上打開手機,輸入龍礦集團股票的代號,查到她買入了5,000萬股龍礦集團的資料,佔10%的股權比重。

「這些都是小投資而已……是我自己的個人投資,交易剛在今天完成。」

記者追問:「根據資料顯示,龍礦集團的主席和第一大股東龍天緣,已經將30%的股權賣光,10%的股權賣了給妳,但其他20%就沒有資料顯示。請問妳知道另外的20%股權,到底是賣了給誰人?妳現在持有的10%股權,已經變成第一大股東,會取代龍天緣做主席嗎?」

白蘭不慌不忙地答︰「其實對於今次的投資,以及你們的問題,我都不是太懂……幸好有專家在我身邊,才可以搞清楚這些深奧的事情。」

「你說的專家是誰?」

白蘭微笑地答︰「在旁邊站着的『股壇狙擊手』,難道你們看不見嗎?」

記者馬上將他們的目光,轉到元軍身上︰「白蘭今次入股龍礦集團,是你背後的安排嗎?」「你是股壇狙擊手,今次是要狙擊龍礦集團嗎?」「你對龍礦集團有甚麽計劃?」

對於記者一連串的追問,就在這個時候,元軍的司機剛把車駛到他們面前。

「各位記者朋友,時間晚了,我要送白蘭小姐回家,再見﹗」元軍正好利用這個機會,急步拉了白蘭上車,離開了記者。

載着元軍和白蘭的車,立刻急速地開走,離開了記者的視綫範圍。

白蘭在車上,回頭看了那班記者一眼,露出了犀利的目光。

對於今晚安排在門口的記者,她感到很滿意。

在餐廳對面不遠的地方,有一個人站着,監控着整個過程。她是Audrey,白蘭的助手。對於今晚安排在門口的記者,她也感到很滿意。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九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42 pm

第二天早上九時。在白蘭的辦公室。

桌上放了多份財經報章,主要的頭條都是寫︰「股壇狙擊手元軍,安排紅顏知己,入股龍博集團」

Audrey拿着其中一份報章︰「白蘭姐,這份報章的記者,拍攝得妳特別漂亮﹗」

「Well done, Girl﹗」白蘭接過報章,看來非常滿意。

在這個時候,Audrey開了電視機,財經台正播出知名股評家「朱仙人」開市前直擊的節目。朱仙人是全港最受歡迎的股評家之一,擁有大量師奶粉絲。他在節目從第一句話開始,就不斷推介龍博集團,還笑說「元軍安排女友買殼,將來必有一番搞作」,說股價在短期內將會大升,建議股民立刻買入,一秒都不能等。

宏銘看着電視,有點看不起地說︰「這個朱仙人,無論橫看直看,都像一個大騙子。不明白為甚麼全港的師奶們,都會如此的喜歡他﹗」

Audrey︰「呸,你妒忌他嗎?難得他有不少的粉絲﹗他目前是全港排名第一位的財演,公關公司做了很多工夫,才弄得他在電視前幫忙推介。」

白蘭︰「還有其他財演嗎?」

Audrey將一份清單交給白蘭︰「除了朱仙人之外,公關公司還安排了蟹Sir和梅花姐,今天下午在電視台推介龍博集團;至於股評人的文章,安排了五篇在報章,七篇在網上。」

毒B補充︰「在香港和國內的網上討論區,已經聯同幾個網路特工,分別用了三十個戶口,在各大論壇唱好我們的股票。」

宏銘︰「說甚麼網路特工……他們就是打手嘛﹗還是每發一帖要五毛錢嗎?」

毒B︰「最近加價了,每發一帖要八毛;做樓主的獎金,要視乎開帖後的反應,有1,000個View就10元,2,000個View就20元,10,000個View以上還有特別獎金。」

白蘭看過毒B給她的網上討論後,補充說︰「加強一些對元軍的吹捧,多說他是股壇狙擊手,以前成功的事跡等……然後再發多數個題目,標題要寫龍博集團股價目標見5元,要有30,000個View以上,放在熱門話題的置頂位置。」

毒B︰「好,馬上安排﹗」

「放多些重點在國內的討論區,效果較好。」

「對於國內的網站和討論區,我早已經安排好了。在今次的網上打手中,我還安排了幾個唱反調的人,他們會跟其他網路特工對駡,令到討論區變成駡戰場所,那麽看見的人就會更多,亦更快變成熱們話題。」

「那麼對罵的人,豈不是要唱衰我們的股票?」

「他們會用一些極膠的唱衰理由,全都是沒有邏輯和不合情理;只要當這些膠論放在網上,就會得到眾網民的攻擊,做到更佳的唱好效果。」

「這真是一個專業的安排﹗」白蘭對眾人說︰「對於網上的戰場,我就放心交給毒B。集合大家的力量,我要龍博集團的第一口AO價,目標要看見1.8元!」

宏銘聽到白蘭的指令後,立刻聯絡國內的接頭人,用暗號指示股票買賣,例如在1.8元買500萬股,他就會說成「54分鐘吃35個橙」,接頭人會懂得將54分鐘除以30變成1.8元,和35個橙除以7變成500萬股。他們在一個星期的七天,每天都有一個暗號表,買賣都分別有不同的暗號,就算給外人偷聽到電話訊號,都不能找出任何證據。

除此之外,利用人頭戶開立的證券戶口,都是國內偏遠地區的農民。他們在開戶之後,把登入網上戶口的密碼交給接頭人,接頭人再委派不同的人,利用流動數據的儲值卡上網,以手提電腦登入證券戶口,再輸入買賣盤的指令。接頭人在國內買賣股票,證監會很難用IP Address作為證據,追蹤這些戶口的操控來源;就算找到開戶的人,對於這些連電腦也沒見過的農民,根本沒可能查到甚麽綫索。

開市前時段。

他們買了數百萬股,令到龍博集團第一口的AO價,成功地定在1.8元。

到了九時三十分,股市正式開盤。從股票報價機看到,龍博集團買盤的掛單很多,但賣盤就比較疏落。當然這假像是做出來的,讓散戶以為買盤十分踴躍,不會馬上沽出股票。

白蘭對宏銘說︰「慢慢用十分鐘的時間,將股價升上2.5元。不要急,圖表要畫得漂亮,要一條慢慢向上的直線。」

宏銘點了一下頭。龍博集團的股價,雖然在開盤後已升了不少,但外面很多消息傳來傳去,有一定的買盤支持。

大約過了十分鐘後,他們多買4,000萬股,將股價推到差不多在2.5元的高位。

毒B在這時對白蘭說︰「白蘭小姐,按照妳早前的意思,剛在網上討論區發了一個帖,標題是『買龍博集團,一早大賺700萬﹗』,說在1.8元買了1,000萬股,在2.5元沽出,還貼了網上交易的圖片,有圖有真相。當然這幅圖,是我自己用繪圖軟件畫的。」

宏銘︰「現在股價企穩在2.5元,外面還有很多追入的買盤。下一步該甚麼辦?」

白蘭︰「先賺點外快,套點現金。宏銘把今天早上買入的股票,在目前的價位沽出;Audrey就通知預先安排的基金經理,開始用他們客戶的錢,通過在市場的交易,替宏銘的人頭戶口接貨。」

Audrey︰「是否按照原定計劃,每人桌底下給他們二十萬元?」

白蘭點了一下頭。

宏銘將人頭戶口的股票沽出,而Audrey就通知基金經理,在市場買入。

過了半小時之後,宏銘差不多把大部份股票賣光,戶口內賺了超過2,000萬元。白蘭對他說︰「將股價推低到2元。」

宏銘奇怪地問︰「為甚麼要把股價推低?」

白蘭︰「如果股價是一條直線地上升,當股價推得越高,外面的沽壓就越大。所以要一級一級地上,一邊拉升一邊賣股,升了一定幅度就要回跌一些,要畫出明顯的的支持位。例如我們將股價壓回2元,然後再推上3元,那麼在2元沽貨的人會變得後悔,這就為圖表派做出支持位,給他們慢慢玩了。」

宏銘︰「完全明白。這是玩心理戰的遊戲,先在技術分析的圖表造勢,透過形態上的畫圖,讓這班自認為是技術分析專家的傻子,以為股價還有上升空間。」

Audrey︰「哈﹗那些所謂的圖表專家,他們喜歡看甚麽圖表,我們就畫甚麽圖表,多好玩﹗」

依照白蘭的意思,他們先把股價壓回2元。果然真的像白蘭所料,股價跌到2元再回升後,反而在市場上吸引更多買盤,自動將股價推上去。到了收盤的時候,龍博集團的股價,已經成功地升到3元。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十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45 pm

取得初步的成功後,Audrey安排發佈更多的消息,大量報導元軍與白蘭的關係,每天都有他們的照片。他們的事轟動整個股壇,股民們議論紛紛,變成大家茶餘飯後的好話題。

在眾多熱話之中,當中最爆的就是朱仙人「元軍安排女友買殼,將來必有一番搞作」的一句溜口順。在毒B的發功下,這句話在網上大量瘋傳,朱仙人的人氣也急速上升;他彷彿變成龍博集團的代言人,每當媒體報道關於龍博集團的消息,第一時間就會訪問朱仙人,他也樂意借此大出風頭,不斷吹捧龍博集團,建議股民瞓身博盡買入。他藉此登上了財經雜誌的封面,成為當紅一時的殼股股神。

除了朱仙人之外,其他股評人就繼續在電視、電台、報章等不同的媒體渠道,不斷推介龍博集團。雖然當中沒有甚麽特別的論點,可以支持龍博集團的股價上升,但散戶看股評人的文章,從來就不是看實質的論點,而是單看股票編號和目標價,然後盲目地跟風買入股票。所以股評人這些推介的文章,永遠有一定的市場需求。

至於桌底收了錢的證券行經紀,繼續鼓勵客戶買入,甚至在得到客戶授權之下,主動地替客戶下單。

Audrey安排了的數個基金經理,除每人桌底收了二十萬元以外,由於龍博集團的股價持續上升,他們的基金在賬面上也賺錢,一舉兩得。

在網上討論區、微博等互動交流平台,除了發放利好消息,還不斷散播網民買入龍博集團賺大錢的個案,當中很多都有圖片證明;當然,這些交易和圖片,都是毒B編製出來的,根本沒有真正的樓主。

散戶看見這一大堆的消息,全都信以為真,瘋狂地買入股票。

過了一個星期之後,龍博集團的股價,已經升到5元。

到了這個時候,白蘭覺得股價已經升到差不多,應該要做「割禾收米」的動作︰
「好消息出貨﹗」

即是在最多好消息的時候,加上股價停留在最高的位置,賣出手上的股票。

首先要製造最後一擊的好消息︰Audrey在媒體放出排山倒海的傳言,吹說元軍會將龍博集團,變成重要的旗艦上市公司,並將注入大量資產。

當這個消息播出之後,同時發放了數篇文章,提到當年元軍大戰彭陽的戰役,指出當年元軍是如何厲害,成功地從彭陽的手中,奪回浩瀚集團的控制權。

眾多知名的股評家也相繼配合,將龍博集團的短期目標價,寫到從8元到15元。

散戶每天都看見有龍博集團的新聞,每天不斷有好消息推出來。很多早前曾經買入股票,在2元到3元沽出的散戶,看見這麽多的好消息,在現價位再次買入。
而白蘭就將人頭戶持有的1億股,在市場上全部賣出,平均價約5元,得到5億元的現金。

第一回合,到此完結。

她們贏得非常漂亮。

白蘭原先用1億元,向龍天緣購買1.5億股龍礦集團的股票,5,000萬股用自己名義,1億股用了人頭戶口。

轉了一個大圈之後,賣出人頭戶口的股票,得到了5億元的現金,依照承諾送了1億元給龍天緣,還剩下4億元,還有過程中炒賣賺的數千萬元。

在扣除當初買股票付出的1億元成本,白蘭大賺了3億元以上,還免費得到龍博集團10%股權。

財技厲害之處,就是這樣。

不過,這只是開始。賺大錢的時間,還在後面。

目前的成功,對於白蘭來說,只是第一步罷了。

因為她答應過撒旦︰「給我1億元的本金,我會變100億元出來﹗」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十一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51 pm

在富豪會。

白蘭約了元軍,在貴賓室會面。

元軍踏入貴賓室,看見正在等候的白蘭。今天她穿了一套黑色的套裝,相對上次晚宴的時候,看起來較為冷艷,但仍是非常美麗,再加上那一陣很獨特的女性香味。

白蘭首先開口︰「一段日子沒有見面。你有掛念我嗎?」

「我不僅要掛念妳,還要找妳算賬。」元軍的語氣,忿忿不平︰「全香港報章,都寫了我們的關係,精彩絕頂,圖文並茂。」

「你是聰明人,我也不瞞你了︰當晚的佈局,是我預先安排的……」

元軍呼了一口氣。「當晚是妳安排了記者,早就站在門口等待,然後拍到我們親暱的照片,再變成財經版的頭條新聞,對嗎?」

「是。」

「你不可以,也不應該,在未得到我的同意下,就借用了我的名字,用來推高股價﹗為甚麼要這樣做?」

元軍質疑白蘭,借他作為宣傳股票的工具。

白蘭沒有正面回應,而是反問了一條問題︰「既然你也猜到,我是借你的名字推高股價……為何不馬上跟記者澄清,還自己一個清白?」

元軍一時語塞,不知怎樣回答。

白蘭將身體俏俏地靠近了元軍,紅唇輕貼上他的臉旁。「我知道答案……因為你喜歡我,對嗎?」

元軍退後一步,與白蘭的距離拉開。「……妳說得沒錯,我是有點喜歡妳,但同時亦有點害怕妳﹗妳實在太複雜,太深不可測。」

元軍覺得面前的白蘭,不是想像般的簡單。

反而白蘭再將自己的身體,往前更靠近了一點,貼到元軍的胸口前,讓元軍幾乎可以感覺到她的心跳︰「你就當是『大人不記小人過』,也可以是『好男不與女鬥』,原諒我這個小女人吧,可以嗎?」

元軍︰「妳在記者面前,亂說我們兩人的關係,不是問題;但欺騙股民,說我安排妳買殼,將龍博集團變成旗艦上市公司,並注入大量資產,就是問題了。你這樣欺騙小股東,不是太應該。」

「就算不應該,都已經做了。要不要我作出賠償,向你獻身賠罪?」

「唉,真拿妳沒辦法。」元軍苦笑。

「相信你還記得,你給我的承諾吧?」

「當然記得;但現在要看情況了……真不知道妳會有甚麽鬼主意……」

「我並沒有鬼主意,要求也很簡單,就是保持當晚你答應了的承諾……從那天晚上的一秒鐘,開始愛我。」

「我沒有答應。」元軍對望白蘭一眼。

「你沒有否認,就即是答應了。」

「這是甚麼鬼邏輯?沒有否認,就是答應?」

「女人通常都是不講邏輯的。你今天才知道嗎?」

「其他女人是否會講邏輯,我並沒有研究;但妳不講邏輯,我就真是今天才知道。」

白蘭奸笑着說︰「如果你答應愛我,對於早前的新聞誤導,我會馬上對外作出澄清,好嗎?」

「這不應該是交換的條件啊!」

「當然不是因為交換條件……而是你根本就已經喜歡我。對嗎?」

「唉,真是好男不與女鬥,妳喜歡怎樣說就怎樣吧。我們馬上作出澄清,不要欺騙股民。」

「在投資市場裏面,每天都會有傻散被人欺騙。水魚永遠都是水魚,這是大自然的定律,改變不了。」

「但妳參與騙人的行為,就是不對。」

「元軍先生,請不要扮清高了。這樣的事情,你以前沒有做過嗎?」

元軍嘆一口氣:「沒錯,這樣的壞事,我以前也做得不少。但我不想再做。」

「好吧,你不想做,我也不會為難你。」白蘭再次貼近元軍︰「過兩天讓我的助手Audrey,來跟你安排澄清工作,然後你就可以專心愛我。不可以反口。」

元軍再次苦笑。明顯地,他面對白蘭,拿她沒辦法。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十二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54 pm

白蘭與元軍見面之後,回到了辦公室。

Audrey︰「元軍答應了嗎?」

白蘭︰「他當然答應了。雖然我們自己也可以澄清,但如果由元軍親自開口,龍博集團的股價,一定可以跌得更加恐怖。」

「白蘭姐,我真是不禁由心的佩服你。好像元軍這個優質盤,只要兩三下手勢,就完全被你操控,逃不過你的五指山。」

「要將世間的男人控制於掌內,對於我白蘭來說,一點都沒有難度。」

「但為甚麼要龍博集團的股價下跌呢?你手上還有10%的股權,如果股價下跌的話,你也會承受損失。」

「因為我的目標,是要吃掉整間公司;現在只有10%的股權,不夠好玩。」

「要吃掉整間公司,可以怎樣做呢?」

「最好的做法,就是『封網劏魚』的殘忍遊戲……向下炒!」

當說到「向下炒」這三個字的時候,白蘭一臉凶狠,從瞳孔中閃出一道利光。

「如何向下炒呢?」

「讓我反問你一個問題︰通常向上炒的招數,是怎樣做的呢?」

Audrey想了一想後說︰「向上炒的招數,多數都是『說故事』的遊戲︰本來股票的價值只是1元,但莊家在市場編造好消息,讓大家誤以為這股票將會價值5元,於是散戶就用2元、3元、4元的代價,買入本來只值1元的股票。」

「說得沒錯。我們將龍博集團的股價,從1元炒到5元,然後在高位離場,就是用這個方法。」

「這是財技初級班的做法。輸了錢的散戶,主要是因為自己不夠聰明,誤信了莊家編造的故事。」

白蘭冷笑了一下︰「不一定全是誤信。當中有部份的人,本來就知道是一個騙局,但仍參與這個遊戲,是因為相信世上有更笨的笨蛋,可以做下一個的接火棒,以更高價買入自己的股票。只可惜作出錯誤判斷,估錯了爆煲的時間,自己變成了最笨的笨蛋。」

「這些自以為聰明的人,輸錢就是因為貪心。絕對抵死,死有餘辜。」

「這就是股壇的現實:老千何其多,但水魚更多。」

「向上炒是接火棒的遊戲,受害者自願跳進火海;如果不是死蠢,或是衰於貪心,就不會跌進陷阱。」

「同意。向上炒是莊家製造的陷阱,遊戲是公平和公道,沒有人拿槍逼你去買;至於向下炒的遊戲,散戶卻是死得無辜,本來買了有價值的股票,但被莊家不斷的劏殺,皮肉被一塊一塊切割出來,在網內沒辦法逃跑,可憐非常。」

Audrey感概道:「他們可以怨的,就只怪自己不幸游進網內吧!」

「哈,你這樣說也是對的。魚兒們游進網內,莊家不去吃這些魚,算是對不起自己。」

「絕對同意。但我們應該怎樣做,才可以吃到這些魚呢?」

「向下炒有數個重點︰第一,莊家只持有小量股權;第二,股權數量雖然不多,但以足夠控制董事局;第三,將股價壓到合理值之下;第四,利用財技的方法,運用最少的資源,將小股東的肉割下來,增加自己的利益和股權。」

「第一點和第二點,我們已經做到了。如果完成第三點和第四點呢?」

「要做到後面的兩點,就要為上市公司製造壞消息,將股價壓下去。在投資心理學之中,有一個重要的『展望理論』,說出散戶的一種特性,就是當投資者受到損失的時候,會喜愛接受風險,但在得益的時候,卻會變得更為保守,盡量去避免風險。例如當一隻股票由10元升至11元時,投資者很快會沽出股票獲利;但當一隻股票由原本買入的10元,跌至9元時,反而越不肯放手,甚至越買越多。結果股票從10元跌至9元沒有沽出,到8元、7元、6元、5元、4元都一直不賣,但跌到1元到2元的時候,就無奈地沽出股票了。」白蘭詳細地解釋。

「那麼我們就可以用1元到2元的價格,買入價值10元的股票了。」

「除此之外,莊家運用控制董事局的權力,把封在網內的小股東割肉,例如十合一,然後再一供十,問你死未?本來小股東用十元買入股票,已經在賬面上虧了一大截,現在還要再多拿出數十元供股,你說有多慘?這些不幸游進網內的散戶,供又死,不供也死,只是看哪重死亡的方法,沒有死得那麼慘烈吧。」

「如果散戶選擇供股,要立刻拿出大量的現金,但股權比例根本沒有增加;這些錢跑到上市公司以後,便可以有效率地從散戶身上集資的金額,搬到自己控制的地方,最後變成可以控制董事局的莊家,一頓甜美的黃金大餐。」

Audrey終於聽明白了「封網劏魚」的殘忍方法︰如果散戶選擇供股,就是等於將錢送給莊家;但放棄供股,他們的股權就會被攤薄,而莊家股權比例就可大增。在貨源歸邊的情況下,莊家用低價得到大量股票,趕走了小股東,又可以開車再炒,反手從向下炒的操作,轉變為向上炒的模式,再賺一筆。

所以這種往下炒的方法,無論散戶選擇為何,莊家始終立於不敗之地,無得輸;但對於散戶來說,確實是不公平的遊戲。

白蘭喝了一口咖啡再補充說︰「除此之外,當股價被向下炒之後,董事局可以運用權力,向莊家大量發行超低價的新股、可換股債券CB、認股證等,那麼莊家就可以用最少的資金,增加上市公司的股券,把公司吃掉。有時更會同場加映一些『模糊市場』的行為,例如宣佈1送N紅股,又拆細又合股等,總之就要製造混亂,令到散戶不清楚莊家買股的成本,原本是何等的低廉,那麼再往上炒就更加容易。」

Audrey說︰「如果公司是有價值的話,莊家在低位收夠籌碼後,就會逐步拉升股價,高位離場,大賺一筆!」

「所以向下炒賺一筆,再往上炒又賺多一筆。」白蘭︰「你第一步要做的,就是盡快聯絡記者,跟元軍做數個採訪,將龍博集團的股價壓下去。」

Audrey滿有信心地回應︰「沒問題,這任務就交給我吧。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十三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59 pm

Audrey到了元軍的辦公室。

這是她第一次跟元軍的會面。

看着這個挺拔英俊的男人,發出無懈可擊的吸引力,讓Audrey感到有些莫名的心動。

「元主席,你好,我是Audrey,是白蘭的助手。對於早前市場的誤會,說龍博集團會變成你的旗艦上市公司,我們也覺得不好意思,希望可以一起對外作出澄清,好嗎?」

元軍看着這個年輕漂亮的女生,有一種說不出的美,給他很好的第一個印象。「不用稱呼我元主席,叫我元軍就可以了。」

「好吧,我就叫你元軍,這樣會親切得多。」

元軍問得直接︰「當天在餐廳門外的記者,拍到白蘭和我的親暱照片,再變成財經版的頭條新聞,是由你安排的嗎?」

「……是的。」

「為甚麽要這樣做?」

「這都是白蘭姐的建議,我只是跟隨她的指令工作。」

「但這是誤導公眾的訊息,你們是不應該這樣做的。」

「但白蘭姐姐也付出了代價啊!她在記者面前跟你的熱吻,相信你也頗為享受……」

元軍感到有點尷尬︰「她只是想表現給記者看,讓他們拍照……我是非常清楚的!但我不想在眾人面前,當這麽樣的男主角。」

Audrey看見元軍尷尬的樣子,感到這個男人十分可愛。

「反正報道已經刊出,那些照片沒可能收回來。不如我們談一談,應該如何作出澄清?」

「對於澄清的安排,你有何建議?」

「首先由上市公司發出公告,指出今次龍博集團股權的買賣,與元軍主席你是完全沒有關係;然後我會安排媒體專訪,讓你親口對記者說出,與白蘭只是普通朋友,暫時沒有入股龍博集團的計劃。」Audrey認真地說。

「這個沒有問題。但我們在餐廳門口熱吻的照片,又可以如何解釋?」

「請放心,記者絕對不可以問這個問題。」

「記者都被你們收買了嗎?」

「哈!你也絕對不可以問這個問題。」Audrey做出一個調皮的表情。「我不可能收買記者,但會找一些關係較好的記者朋友,他們會給點面子,避重就輕。」

Audrey認真地說出整個計劃的安排,包括時間和地點安排。元軍覺得這個女子做事很有條理,很細心,性格有點像白素素。

在討論完澄清的安排後,他們開始閒談起來,談到Audrey如何在美國認識白蘭,白蘭回到香港開公司,她跟着白蘭一起回來等。元軍也希望通過Audrey,對白蘭有進一步的了解。

「你跟隨白蘭很久了嗎?」

「她在美國的時候,我就開始跟隨她工作,都已經數年了。最近白蘭姐要回到香港發展,我也希望到這個城市看看,所以就跟她來到這裏了。」

「你跟隨她數年了,覺得她是一個怎樣的人?」

「不如等我先問你吧……你覺得她是一個怎樣的人?你應該知道,她是喜歡你的。」

「她很漂亮,很聰明,但也很恐怖。我不知道可以怎樣形容……她是一個高深莫測、難以觸摸的人。」

「在我們這個行業裏,如果不是這樣的人,特別是一個女子,根本就不可以生存。」

元軍點了一下頭,覺得十分感慨。他回想起當年彭陽和金輝煌證券,將他整間浩瀚集團的股權騙走,就知道確要像白蘭這樣的人,才可以在這環境下取得成功。
* * *

在這次會面之後,Audrey安排了上市公司的公告,再分別與元軍和白蘭約了記者專訪。

白蘭對記者說,自己與元軍只是普通朋友,今次買入龍博集團10%股權的事情,與元軍完全無關。

而元軍也同樣地說,與白蘭只是普通朋友,暫時沒有入股龍博集團的計劃。

至於為甚麼普通朋友會在街上擁吻,記者全部都好像忘記了,沒有人想到這個問題。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十四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3:01 pm

早上九時。

財經台知名股評家「朱仙人」,又在開市前直擊的節目,討論龍博集團這隻股票。

「我一早就建議過大家,買入這些殼股的時候,要特別小心謹慎!龍博集團的消息滿天飛,我們在不知道甚麼是真、甚麼是假的情況下,就胡亂地炒賣殼股,是非常危險的事情。話晒元軍都是股壇狙擊手,我一早就覺得,他應該是大雞不食細米的人,沒可能買入像龍博集團這些細價殼股,有失自己身份;希望各位電視機前的觀眾,有聽我朱仙人早前的建議,否則就『不聽仙人言,吃虧在眼前』啦!哈哈哈……」

白蘭與投資公司的人,都在辦公室看着朱仙人的「表演」。

宏銘忍不住笑起來︰「這個朱仙人,不知是當觀眾失憶,還是全部都是白癡……他之前哪裏有說過這些話?睜眼講大話,還要這麼流暢!真是頂級Professional的演員,最佳男主角!」

「你管他吹牛也好,做戲也要,無論說甚麼都好……儍散都會當他是至高無上的仙人,當是神一般的供奉。你吹得他脹嗎?」Audrey冷笑。

白蘭︰「除了朱仙人外,還有其他的安排嗎?」

Audrey︰「全都準備好了;公告在昨天收市後已經發出,你和元軍的訪問,在今天數份財經報章,都佔了最主要位置。」

毒B︰「還有網上討論區的各大論壇等,都已經安排了打手,大力唱衰龍博集團這隻股票。」

白蘭看過財經報章,覺得很滿意。她大聲地對眾人說︰「我要龍博集團的股價,今天直插無水花!」

* * *
開市前時段,在早上交易時段前的三十分鐘。

從股票報價機可以看到,在開市前時段掛了一些龍博集團的AO沽盤,但AO買盤就較少。

白蘭看到報價機,大聲地叫喊:「放多些AO沽盤,嚇走要買貨的人!」

宏銘聽到白蘭的指令,馬上用暗號通知國內的接頭人,放出排山倒海的AO沽盤。正如白蘭所料,當大量AO沽盤湧出來之後,原來掛上去的AO買盤,慢慢地一個一個消失,餘下只有寥寥數單。

「好!做得好!將AO價壓低一些!」

人頭戶的AO盤越來越多,價格也越來越低。在自動對盤之後,開盤的交易價為3元,較昨天的5元收市價,大跌了四成。

白蘭看到開盤價的大跌,感到興奮非常︰「我要將股價再質低一些,這樣散戶才會跟隨拋售。到了尾段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在市場上,分段用低價吸納散戶的股票,以鞏固及增加我們的控股權!」

宏銘繼續指示人頭戶口,將龍博集團的股價繼續壓低。超過一百條的沽盤單,好像海嘯的巨浪,從3元的位置向低位湧過來,2.9元、2.8元、2.7元、2.6元……沽盤調低價位的速度越來越快,但買盤卻是寥寥可數,一出來就被沽盤吃掉,像黑洞一樣。

白蘭︰「再加多一些負面的消息!要寫得越衰越好,讓散戶看見之後,馬上把股票沽出!」

毒B︰「在網上討論區的論壇,差不多有三分一的話題,都在唱衰龍博集團了!」

就在這個時候,網上出現一條新聞,指出一間知名的證券行,剛發表一份關於龍博集團的研究報告。這報告寫得龍博集團非常負面,目標價只是0.5元;報告指出公司只是一個空殼,當證實了元軍不會入股之後,其實就沒有甚麽投資價值。再加上工廠已經以1.2億元的代價,賣了給龍天緣,故此公司根本沒有甚麼重要的資產。

由於白蘭只是用0.667元買入,所以證券行的研究報告指出,若以白蘭的買入價作為參考,理論上龍博集團的合理股價,跟本連0.667元也不值。

白蘭問眾人︰「這是你們安排的嗎?」

眾人均搖頭否認。Audrey說︰「估計應該是大行分析員,自己寫出來的報告,並不是我們公關公司的安排。你們可要知道,由於證監會查得較緊,加上大行的內部監控,要經過一連串程序才可發出研究報告,故此要收買大行的分析員,寫一些可以控制內容的報告,要較財經演員困難一百倍。」

白蘭︰「就算不是我們的安排,也要用此報告借勢大做文章!Audrey馬上安排財演,在電視和電台大談這份報告,毒B就安排網上打手,Peter就通過相熟的證券行經紀,在客人面前大力唱淡龍博集團。總之要多管齊下,將股價盡量壓低!」

* * *
在研究報告發出之後,他們通過不同的途經,大量發放龍博集團的負面消息,從不同渠道排山倒海地湧出來,股價也是一浪低於一浪。

從股票報價機看到,本來買盤已是零星可數,在負面消息發出以後,很多買盤不是取消就是改低價位。宏銘繼續指示人頭戶口,不停地在市場拋出股票,龍博集團股價像跳樓般下跌,當天收市股價推低到1.5元,較昨天大跌七成。

在連續數天的交易日,他們繼續發放負面消息,將龍博集團的股價弄低。在一個星期之後,股價慘烈地被壓到0.4元,大部份在高位買入的散戶,損失慘重,欲哭無淚。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十五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3:04 pm

在經過一連串壞消息的轟炸下,龍博集團的股價一直低迷,算是達了白蘭心中的「目標價」後,在0.35元到0.45元徘徊,較高位大跌九成以上,也較她們未入股龍博集團之前,暴跌了一大半。

白蘭覺得現在的股價,已是分段吸納股票的好時機,以增加自己的控股權。

「現在股價質低到0.4元,已經算是差不多,要開始吸納貨源。」白蘭對眾人說︰「你們繼續在各個主要渠道,發放龍博集團的負面消息,等散戶覺得無希望後拋售股票;而我們就在同一時間,分段低吸散戶沽出的股票。我們必須記住,整個過程要慢慢地分段進行,不可以推高龍博集團的股價,盡量以最低價格買入。」

她利用第一回合賺來的3億元,當中用了其中8,000萬元,安排人頭在市場上不停買貨,整整用了兩個星期的時間,一共在市場買了2億股,平均價只需要0.4元。
但白蘭仍然覺得,只有2.5億股還是不夠,要進一步增加控股權,但市場上持有股票而又肯沽出的散戶,已經越來越少。於是她們用了發行可換股債券(Convertible Bond,簡稱CB)的方法,將手上的2億元現金,利用上市公司董事局,向自己發行CB,換股價也是0.4元,將來如果全部變成股票,將會是5億股。

白蘭持股統計
(1)用自己名字向龍天緣買入:5,000萬股@買入價0.667元
(2)用人頭戶口在市場買入:2億股@買入價0.4元
(3)用自己名字買入可換股債券:可換5億股@換股價0.4元
如果全部CB換成股票,那麼龍博集團的總發行股數就是10億股,白蘭所佔股權75%。

為甚麽要用可換股債券(Convertible Bond,簡稱CB)這個工具?因為這是取得股權的最快途徑,也是莊家將股價向下炒之後,在轉頭再向上炒前的常見動作。

向下炒有一個重要的程序,就是要不斷印發新股票,以低廉的價格賣給莊家。但無論是配售新股,或是大折讓供股的方法,這對莊家是有一定的風險:因為將股價炒下去之後,股價可能根本還未跌定,莊家如果買入股票候繼續下跌,就要承受賬面上的損失;如果莊家得到配售股份之後,持有股權比例超過30%,可能被要求向全體股東提出全面收購要約,或是獲得證監會的清洗豁免,當中審批有非常嚴格的要求,過程也非常麻煩。

如果利用可換股債券這種武器,就可以達到「進可供,退可守」的靈活性。CB是一種公司債券,再加上一個認購期權,給予認購人在特定時間內,以換股價轉換成公司股票;莊家在低價購買了可換股債券,可以等到成功地將股價炒上之後,才將債券換成股票,但如果股價炒上的過程失敗,也可從上市公司穩定收息和取回本金,不用承擔任何股價上的損失。

利用CB的方法,莊家可容易得到公司股權,甚至轉換股票數量加上目前的持股量,超過75%也是可以的;只要換股後能夠低於75%,那就沒有問題。

可換股債券有一定的審批程序。如果金額不是太高,發行及兌換股份規模不超出「一般性授權」限額,發行過程就比較容易;當超出限額或是關連交易,交易就需要得到獨立股東之批准,但由於玩得向下炒遊戲的上市公司,很多「獨立股東」根本就不是「獨立」身份,故此要通過獨立股東之審批,是沒有甚麽難度的事情。

在發行可換股債券之後,白蘭向下炒的策略,已經完全成功。她本來有龍博集團5,000萬股的股票,現在通過人頭戶增持2億股,再加上將來行使CB後得到的5億股,全部加起來就有7.5億股,以總股數10億股計算(5億股原有舊股+5億股CB發行的新股),她佔的股權就是75%;而她花了的總成本,卻是零!

* * *
以下是經過兩個階段之後,整體的財技總結︰
(1)開始時用1億元,買入龍天緣手上30%的股權,1.5億股,每股0.667元
(2)龍天緣用回這1億元,買回上市公司內的工廠,繼續經營
(3)傳出虛構消息,推高股價,並在過程中低買高賣,賺了數千萬元
(4)將股價最高推到5元,賣出人頭戶持有的1億股,得到5億元現金
(5)依照承諾,將1億元送給龍天緣
(6)剩下4億多元的現金,扣除本金1億元,剩賺3億多元
(7)利用向下炒的方法,將股價壓低到0.4元,自己利用8,000萬元,在市場買入2億股,然後用2億元買CB,得到5億股
(8)轉了一個大圈後,白蘭得到龍博集團75%股權,手上還有1億多元的現金;龍天緣亦得到整間工廠,再加上1億元現金。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十六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3:07 pm

在華蘭投資公司的辦公室。

白蘭和Peter、宏銘、毒B和Audrey等人,都在會議室內。

得到第二階段的成功,白蘭想對眾人及有份「幫莊」的人,發放獎金。

白蘭先對大家說︰「到目前為此,我們的計劃非常成功!目前手上我自己和人頭戶的股票,再加上CB將來可以換到的5億股,已經得到龍博集團75%的股權。」
宏銘︰「但我們只是拿到股權,跟本沒有賺到大錢……」

「只要龍博集團的股價上升,我們就可以賺到大錢。我要龍博集團的股價,將來要升到……」白蘭充滿信心地跟大家說︰「十!元!以!上!」

當大家聽到白蘭「字字鏗鏘」地說出,龍博集團的股價將會升到十元以上,立刻有一種興奮的熱流,順着經脈走遍身體每一個角落。毒B更是興奮得大叫起來︰「今年我們年終的花紅,一定有數十個月的工資了!」

「你只要數十個月工資的花紅,就可以感到滿足,實在太沒有大志了!」白蘭告訴毒B和眾人︰「我要你們得到的獎金,是數以億計的金額!」

Peter猶疑地問︰「但我們全公司只有1億多元的現金,怎可能給我們這麼多的獎金?」

白蘭︰「我們是搞財技的人,向你們和幫莊發放獎金,當然也是通過財技!」

宏銘︰「通過財技發放獎金……到底是怎樣的方法?」

「我打算利用股份期權計劃Share Option Scheme,向你們分錢!」

Peter︰「這個我明白!股份期權計劃是根據《上市規則條例》第十七章,讓上市公司可向董事、管理層、公司顧問或員工等授予期權……」

「唉,你又來開始背書了!」Audrey自然反應戚起嘴角,藐爆Peter。

毒B︰「Audrey,你放過Peter吧!我也有興趣聽他解釋,到底股份期權計劃是怎樣的一回事。」

於是Peter開始解釋「股份期權計劃」的運作。通常在每週年的股東大會,都會在會上通過普通決議案,批准及採納「股份期權計劃」,讓上市公司可向董事、管理層、公司顧問或員工等授予期權。在計劃下發出的股份期權,行使價不可低於授予日之收市價或授予日前五天的平均收市價,發行額不多於已發行股本10%,每人每年所獲授的上限為已發行股本1%,主要股東每年上限更只有0.1%及總值不逾500萬元,行使期限最長不得逾10年,否則須另行徵求股東批准。

由於期權計劃的行使價,不可低於當時的收市價,故此在股價低迷的時候,往往就是發行期權的最好時機。

毒B︰「現在我們可以發行多少期權?」

「由於龍博集團發行股數為5億股,上市公司在不需要小股東舉手的情況下,最多可發出5,000萬股的股份期權。」

「如果要發行更多的期權呢?」

「那就要安排小股東舉手,過程通常要搞幾個月,手續繁複。」

白蘭︰「其實5,000萬股都差不多了,如果將來股價超過10元,這筆獎金已經高達5億元!」

宏銘︰「但在今次的行動中,有很多幫莊及參與人士,都不是龍博集團的董事或員工,怎樣可以得到這些期權?」

毒B緊張地說︰「其實我們幾個人,也不是龍博集團的員工……」

白蘭︰「這個安排很簡單︰你們可以跟公司簽訂合同,立刻變成龍博集團的員工,或是與公司簽訂顧問協議,成為公司的顧問;至於宏銘背後的『參與人士』,我已經收買了數個龍博集團的舊員工,先會把期權交給他們,套現後就會變成現金,再讓你送給那些參與人士。」

當大家聽到5億元的獎金,除了Audrey之外,都感到開心不已,因為Audrey覺得,白蘭在今次的計劃中,可以賺上百億元的利潤,只分給她一億元的獎金,實在不夠。

她認為自己,應該得到更多。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十七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三 9月 30, 2015 12:43 pm

今天晚上,白蘭到元軍山頂的家中找他。

她拿了兩瓶頂級的紅酒,準備跟元軍喝過痛快。

元軍開門迎接了白蘭。今晚的白蘭,跟當晚在餐廳一樣,穿得特別性感。

「你今天穿得這麽性感,難道又是安排了記者,要做明天財經版的頭條新聞嗎?」元軍搖一搖手上的紅酒,打趣地說。

「同樣一個方法,第一次用是天才,第二次用就是白癡。」白蘭笑了一下,把杯中的酒大口地喝。

元軍打笑地說︰「看你穿成這樣Sexy,就算不是安排記者做頭條新聞,都應該有其他目的?」

「穿得Sexy的女人,就不可以跟朋友相聚嗎?」白蘭瞇眼一下,很是性感。

「每次跟你見面,都擔心你是帶着目的而來。你太厲害了,真想不清你的腦袋內,到底盤算着甚麽。」

白蘭拍了一下手︰「哈,那就開門見山吧。今次跟你見面,確實有一宗生意,想跟你談一談。」

「甚麽生意?跟你的龍博集團,有關係嗎?」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想請你空降龍博集團,出任公司的主席,紆尊降貴到龍博集團轉一圈,點石成金。」

對於這個建議,元軍感到有點興趣︰「點石成金?怎樣點啊?」

白蘭︰「當然你這個專貴的主席,並不是真正搞活業務,而是借助你的名聲,將龍博集團的股價推高,然後將我手上持有的7.5億股,以最好的價格賣出去。」

「你這個計劃,真有趣……但請可否給我一個理由,為甚麽要幫你?」元軍哈哈大笑。

白蘭把身體貼近了元軍,嘴巴貼在他的臉旁,輕聲地在他的耳邊說︰「只要你肯幫我,我就是你的人了……以後我們兩人在一起,我的靈魂,加上我的身體,也是你的,好嗎?」

身體貼近了的白蘭,發出出一種迷人的香氣。對於元軍來說,很熟悉,很甜,但又感到害怕。

「這算是交易嗎?大股東竟然用自己的身體,作為交易的條件……哈,聽起來真是吸引。」元軍打趣道。

「那麼……對於這宗交易,你有興趣嗎?」

「興趣確是有一點……但沒有這個膽量,怕做不來。」

「你是股壇狙擊手,對於這麼簡單的事情,怎麽會做不來?」

「推高股價後再將股票賣出去,這個工作我應該可以應付,完全沒有問題。但對於你這個厲害的女人,我就怕應付不來……」

白蘭把身體再靠近一點︰「要決定是否接受這個交易,重點是……你,喜歡我嗎?」

元軍猶疑了兩秒,然後說︰「……喜歡。」

「既然你喜歡我,還有甚麽要害怕呢?」

「真沒你的辦法。給我一點時間考慮吧。」

「可以。讓我們一邊喝酒,一邊漫談計劃的詳情。」

正當白蘭準備向元軍解釋之時,突然全屋的燈都關了,好像被切斷了電源。

元軍大叫他家中的兩個傭人:「Maria……Lucy……What's happen?」可是叫了數聲,都沒有反應。

他步入厨房看過究竟,發現兩個傭人倒在地上,應該是被迷暈了。

元軍緊張地跑出客廳,拉着白蘭的手說:「可能有麻煩。兩個傭人被迷暈了,倒在地上。」

元軍隨手拿起一支長木棒,在廳中看了一圈,未有發現任何人影;於是他拖着白蘭,慢慢地步上二樓,把每間房看過究竟,也是沒有任何發現。

他們再走上天台。正當準備細看之時,突然間有一個拿着手槍的人,跳了出來!

元軍認得他,就是當天在墳場埋伏他的人!

「元軍,上次你的運氣好,可以逃過一死。但今次就沒有這麽好運了!」這個男人用槍,直指向元軍的頭。

元軍大吼:「我上次都跟你說過,彭陽不是我殺的!你要怎樣才會相信?」

「你不要再狡辯了!上次用刀殺你不死,今次我拿了一把槍,看你還可飛到哪裏!」

男人目露凶光,準備向元軍開槍了!在這最危急的關頭,元軍將木棒飛向男人,令到他的子彈射偏了方位,跟元軍一擦而過。元軍利用這個機會,拼死地衝向男人,跟他在地上糾纏,旁邊的白蘭就拾起地上的東西,向男人狂打。

在混亂的環境下,男人的槍走了火,射中了白蘭,滿地鮮血,臥在地上。

「白蘭﹗」元軍衝向白蘭身旁,瘋狂地緊抱着她。

男人站了起來,緊握着手槍,指着元軍的頭,大聲地喊︰「元軍﹗準備受死吧﹗」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十八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三 9月 30, 2015 11:58 pm

當男人大喊︰「元軍!準備受死吧!」之後,呯的一聲,一枚子彈從手槍射了出來。

但元軍沒有死去!

子彈也不是從男人的手槍射出來,而是屬於一個剛跑進天台的大漢。他的手槍發射出來的子彈,準確地穿過男人的腦袋,將他的腦漿濺得滿地都是。

元軍緊抱着白蘭,男人在他身旁倒下來。他定了神之後,看見這個大漢,後面還站着一個人。這是一個熟悉的面孔,帶着一個金屬製的面罩,在面罩的後面,是一片燒焦了的皮膚。

這個人,是撒旦。

旁邊開槍的大漢叫大舊,前海軍陸戰隊成員,後來做了頂級的專業殺手,是多個國家的頭號通緝犯。

元軍看見撒旦,實在感到太奇怪:「為甚麽是你?為甚麽你會在這裏?」

撒旦回應說:「白蘭是撒旦會的人,目前正在替我辦事。」

對於這個答案,元軍感到十分迷惘。「怎麽?白蘭是撒旦會的人?原來龍博集團的整個安排,都是撒旦會的計劃?」

撒旦:「有時間才跟你慢慢談。現在白蘭受了重傷,要馬上將她送到醫院。」

「如果警察問到,為何男人的腦袋,被一枚子彈打穿……我應該怎樣說?」

「如果你被打暈了,就可以說是男人把你打暈,然後說甚麽都不知道。」

「What?﹗」元軍驚訝地喊:「你說是甚麽意思……?!」

當他的話還未說完,立刻感到腦後一股淩厲的風勁;原來是被大舊用槍背一拳打過去,令到元軍馬上暈倒。

元軍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床上。

醫生替他做了初步的檢查,做過簡單的腦部掃描後,並沒有嚴重的問題,檢查過後就可馬上出院。警方替他錄口供,元軍照實說出大部份的真相,從男人上次在墳場的埋伏、將兩個傭人弄暈、混亂中白蘭中槍等,他都如實對警方說得清楚。

至於在最後的一部份,他說男人將他打暈後,他就甚麽都不知道了;何解男人的腦袋被子彈打了一槍,他更是全不知情。

警方替元軍完成錄口供的程序後,他走到醫院手術室的門外。

白蘭在手術室內,已經超過八個小時,但仍然未能出來。手術室外此時急診室的紅燈依舊閃着,刺痛着元軍的心。

元軍坐在手術室的門外。

他回想起白蘭中槍的過程。他瘋狂地緊抱着她的身軀,心裏面是何等的傷痛。他在那一刻發現,自己原來是喜歡白蘭,心裏原來是愛着她。

元軍默默為白蘭祈禱。他的心裏十分難過,眼角不其然流出淚來。

經過漫長的時間,手術室的紅燈,終於熄了。

醫生從手術室出來,對在門口的元軍說 : 「傷者的右邊脊椎中槍。我們已經將子彈取了出來,病人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但恐怕會做成下半身殘廢,雙腿不能走路,大小二便不能控制,也不能進行正常性交和生孩子……我們要再進一步觀察,才能肯定白小姐的神經系統,受傷害的嚴重程度。」

當元軍聽到醫生的話後,整個人差不多要倒下來。白蘭這麽年輕,這麽漂亮,如果一輩子都站不起來,永遠都要坐在輪椅上,是多麽殘忍的一件事?

護士們將剛做完手術的白蘭,從手術室推了出來,送到病房休息。約在兩個多小時之後,她漸漸地酥醒過來。

白蘭朦朧張開眼睛,第一眼看見元軍。「我現在怎麽啦……我在醫院嗎?」

「對,你在醫院。醫生們剛為妳做完手術,將子彈取了出來,暫時安全了。」

白蘭摸摸自己大腿,發現沒有任何感覺。

「怎麽啊?為甚麽我下半身沒有知覺?為甚麽不能動?我是否殘廢了?啊……」

「因為……因為……子彈傷了妳的脊椎,傷了下半身的神經……」

「那麼,我是不是會變成殘廢……」

「醫生說還要進一步觀察,才能肯定……」

白蘭的情緒,馬上變得激動起來。「怎麽可能!怎麽可能!我怎麽可能會變成殘廢!」

「那個男人,本來是要找我報仇,但結果卻令妳受傷……對不起……」元軍感到非常難過。

「報應啊……報應啊……報應啊……」白蘭不段重複這三個子。

「是我連累妳的,是我害你受傷……」

「這是我的報應……該死……」

白蘭的聲音撕心裂肺,臉色慘白一片,楚楚可憐。

元軍看見,心裏覺得很痛,很痛。

白蘭用手掩着臉兒,對元軍說︰「你走吧。我現在不想見任何人。」

「我想留下來陪妳,好嗎?」

「不要。」

「妳的受傷,我要負上很大責任。我真想留下來。」

「我說不要,就是不要。你給我一個人,安靜一下吧。」

元軍猶豫一下,說︰「好吧。我先回去,明天再來。」

到了最後,雖然他很想留下來,但還是離開了病房。

他希望過了幾天,等到白蘭情緒較為穩定的時候,再來看她。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十九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10月 03, 2015 3:06 am

元軍拖着疲乏的身軀,回到山頂的大屋。

他步上二樓的時候,發覺書房內有點聲音,於是開門看過究竟。

一打開書房的門,元軍驚訝地看見兩個人:一個是站着的人,是昨天開槍救了他的大舊;另一個人則坐在椅子上,只能看到他的背面。

椅子轉了半個圈。

元軍看到正面了。是那個熟悉的金屬面罩。

撒旦,來了。

「你回來了。」撒旦首先開口,聲音冷酷而低沉,是他的獨特嗓音。

「你怎麽可以進來的?」

「這就怪你家裏的保安,實在做得太差了。否則昨天的男人,也不會如此容易進來。」

「整件事到底是怎樣的?昨天要殺我的男人,到底是甚麽人?」

「昨天要殺你的男人,是彭陽一個忠心的手下,跟隨彭陽已經超過二十年了。他認為彭陽是你殺害的,所以要找你報仇。」

「但我沒有殺害彭陽!」

「我也知道彭陽不是你殺害的。但很多外面的人,都一口咬定是你幹的好事。」

「我真的沒做,但他們誤會我……我可以怎辦?」

「這個問題,我也沒有答案。你自己好好保護自己吧。」

「那麼……你知道是誰幹的嗎?」

「我知道。但我不會告訴你。可能在將來某一天,你就會知道。」

「昨天你們怎會趕來,知道那個男人會來殺我?」

「我們收到消息,那個男人在黑市買了一支手槍,當晚準備找你報仇。你是撒旦會的人,白蘭也是撒旦會的人,我當然不希望你們兩人有事;只可惜當天我們來遲一步。」

「如果你們能夠早來一分鐘,就不會有昨天的意外。」

「對,這是意外。」

「這件事令我最痛苦,就是害了無辜的白蘭。」

「她確實很不幸。那個男人要殺的是你,但最後卻是傷了白蘭。」

說到這裏,元軍感到很難過。他想到白蘭,也想到白素素,兩個好姊妹,一個死了,一個可能終生殘廢,都跟他有莫大的關係。

「有一點我想搞清楚……為甚麽白蘭是撒旦會的人?她替撒旦會做甚麽事?」

「白蘭過去一直在華爾街工作,在財技的運用方面,做得非常出色。她成為撒旦會的魔鬼後,今次派她來到香港,專心為撒旦會賺錢。」

「所以龍博集團的安排,是撒旦會的計劃?」

「計劃共分為三個步驟︰第一,首先買入殼股控制董事局;第二,向下炒取得75%控股權;第三,包裝成為逾百億市值的明星企業,套現離場。在首兩個步驟之中,白蘭一直安排得非常順利;現在只差最後一步,就可以取得成功,為撒旦會賺上100億元。可惜到了這個時候,卻得到這個意外。」

「現在白蘭出了意外,你打算怎樣繼續下去?」

「元軍,請你來完成第三個步驟。反正你也算是撒旦會的人,再加上你和白蘭的關係,在情在理,這個重要的工作,都應該由你來執行。」

「但我不想再幹這些事了……」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元軍!你有選擇的權利嗎?」

元軍嘆了一口氣︰「可以是最後一次嗎?」

「為撒旦會做事,應該是值得光榮,很多人羨慕也來不及。」

「也許你說得對,我應該完成這個任務。」元軍猶豫了一會後,答應了撒旦的要求︰「就算是最後一次吧……當是我還給撒旦會,亦算是還給白蘭。無論怎樣都好,白蘭今次的受傷,我一定要負上多少責任。」

「由你完成餘下的工作,我就可放心了。明天你就去接管華蘭投資公司,即是白蘭用來炒殼股的公司。」

「希望這是我最後的一次任務。做完這件事之後,我和撒旦會互不相欠,我也不再玩財技的遊戲了。」

「完成後才算吧。」

說完這句話之後,撒旦與大舊離開了。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二十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二 10月 06, 2015 1:33 am

元軍今天到了醫院,探望白蘭。

到了病房的門口,元軍聽到白蘭叫罵,接着是碗碟被拋到地面打碎的聲音。

白蘭今天的情緒,看來非常激動。她掀翻了盛載飯菜的桌子,連同附近一切可以打碎的東西,乒呤乓啷地四處亂飛。

「你們走﹗全部都走﹗」白蘭大聲地喊罵護士,面色像山洪暴發一樣。

「白蘭……你怎麽啦?」元軍擔心地問。

旁邊的護士,輕聲地跟元軍說:「白小姐心情惡劣,已經整天沒有吃飯。」

元軍看見了,感到非常難過。

「白蘭……你這樣不是辦法的……吃點東西吧……」

「騙人﹗全是騙人﹗這幾天我痛得死去活來,她們給我打甚麽鬼針,吃一大堆五顏六色的藥,根本沒有甚麽幫助,吃完後還要劇烈胃痛,好辛苦……反正我這輩子都已經殘廢了,永遠不可以站起來;為甚麽上天認為這懲罰還不夠,要再給我這些折磨,要受這些痛苦?」

「你這樣……我會很心痛……」在元軍的眼角,忍不住留下了淚光。

「我不吃!像我現在這個樣子,不如餓死就算了!」白蘭的淚水奪眶而出。「為甚麽當天晚上,我要到你的家?為甚麽我會變成這樣?我真的很辛苦啊……」
「對不起……這是意外……」

「原本在數天之前,我還是可以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整間龍博集團的上市公司,已經成功地得到手裏,大量財富將會接踵而來。為甚麽突然會完全改變?我突然變成一個廢人?點解?點解?」
「是我連累你……」看見痛哭的白蘭,元軍更加心痛。

「如果我甚麽都不要,可以還兩條腿給我嗎?」白蘭的淚如泉水般湧出來,手不停地顫抖着。

旁邊的護士,輕聲地對元軍補充說:「白小姐傷口受到感染,出現含膿和嚴重潰爛。我們每次替她換藥,都令她痛楚非常,連止痛藥和止痛針,都沒有甚麽效用。」

元軍看着白蘭受罪,心痛極了。他拭去白蘭盈在眼中的淚水,緊緊地將她抱入懷中︰「白蘭,我愛你。你要堅強,要捱過這一關。等你出院以後,讓我照顧你,一生一世。」

白蘭的淚水,仍是流個不停。她對元軍說︰「你真的會愛我一世嗎?」

「肯定,一生一世。」

元軍這句話,讓她產生了一道甜蜜的暖流經過全身,情緒變得穩定下來。

「你這句話,我會記住的。如果將來做不到,我會恨你一世。」

「我答應,就一定會做到。」元軍在白蘭的額頭上,輕輕地吻了一下。

經過這一吻後,白蘭的情緒立刻穩定了很多。元軍馬上利用這個機會,餵她吃了一點東西。

當白蘭在進食的時候,元軍對她說︰「我昨天見過撒旦。」

白蘭聽到這句話後,低聲問道:「他跟你說過甚麽?」

「他告訴我很多……包括你在撒旦會的工作,以及龍博集團的計劃……」

白蘭垂下頭來。「沒錯……我跟你一樣,都是撒旦會的成員。我本來在華爾街工作,已經被美國證監會列入黑名單。後來就加入了撒旦會。」

「龍博集團是撒旦會的計劃?」

「沒錯。所以撒旦一直希望,你可以參與這個計劃,空降出任龍博集團的主席,完成最後階段的工作。」

「撒旦為甚麽如此堅持,要我加入這個行動?」

「因為他覺得,在香港這個地方,你是可以最讓他相信的人。」

「那麽……你跟我一起,就是受到撒旦的指令?」

「不是。我自願跟你一起……從墳場第一次見面開始,我就喜歡了你,真心愛上了你。」白蘭的淚水,不由自主地再次湧了出來。

元軍看見白蘭在哭,心裏承受着被刀插進一樣的傷痛。他緊緊地將白蘭抱入懷中,用強有力的手臂環擁着她,通過自己的身體,直接溫暖白蘭冰冷的身軀。

「你愛我嗎?」白蘭問。

「愛。」元軍一個簡單的回答,立刻令白蘭原本不安的心,得到一份祥和的感動,淚水也加添了愛情的成份。

「不要離開我,好嗎?」

「不會。我永遠不會離開你。」

「但我是一個殘廢的人,你不介意嗎?」

「不會,我是不會介意的。」

「我可能永遠殘廢,你也會愛我?」

「會,甚至會比以前更愛你。」

「如果我這輩子都好不起來,都要坐在輪椅?」

「還記得我曾經給你一個承諾嗎?現在我就要實踐這個承諾,從這一秒鐘開始,永遠愛你,無論你是站着,或是坐在輪椅。」

元軍說完這句話後,把白蘭抱得更緊。

白蘭哭得更厲害。但這是感動的哭,雖然傷口仍是很大的痛楚,但心裏卻是溫暖。

「對於龍博集團的工作,你就交給我吧。我會成為龍博集團的主席,然後將新概念裝到龍博集團,股價就可以大幅炒上,完成你的計劃。」元軍對白蘭許下承諾︰「當做完龍博集團的事情後,我會和你去一個寧靜的地方,讓你可以好好休息,將身體養好。」

白蘭開始重新露出笑容︰「我相信你。我等你。」

「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我會先到你的公司,跟你的同事做好一切安排,然後到北京開會,將新概念裝到龍博集團。估計餘下的工作,很快就可以完成。」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二十一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三 10月 07, 2015 12:30 am

元軍正式來到華蘭投資公司。

Audrey看見元軍,就像蜜蜂見到蜜糖一樣,馬上圍着他轉來轉去,不時發出誘惑的嬌媚。

元軍與眾人開會,商討下一步的計劃︰經過了第一和第二的階段,目前已成功控制了龍博集團的董事局,得到了公司75%的控股權。在第三階段的工作,也是莊家炒殼的最後一步,就是將公司包裝成新概念的明星企業,順利將股價炒上去,然後在最高位出貨。

大家心中的目標,都希望可以將龍博集團的股價,從目前的0.4元,大幅升到10元以上。

宏銘擦鞋說︰「單是元軍主席成為龍博集團主席的消息,已經可以將股價炒高數倍﹗」

毒B︰「這是一個利好消息,但效果通常只能維持一到兩天,力量不大。」

「所以我們要延長這個消息,在市場流傳的時間。」元軍說︰「這就像明星的緋聞一樣,站出來說清楚明白之後,就沒有甚麽新聞價值;反而曖昧一段日子,炒作的時間才可以拖長。」

Audrey︰「我們可以怎樣做,來增加市場流傳的時間?」

元軍︰「首先通過媒體和社交網,製造一些市場傳聞,再次翻炒『元軍要將龍博集團,變成最重要的旗艦上市公司,並將注入大量資產』的傳言;而我就會保持沉默,不否認,也不發表任何意見。」

「如果你不發表任何意見,怎樣可以加强這個傳言?」宏銘問。

Audrey︰「這點我有好的方法︰可以找一些相熟傳媒扮狗仔隊,拍到元主席在龍博集團辦公室出入的照片;然後給元主席做些突擊訪問,再交上曖昧的答覆,例如說『考慮中』、『未能奉告』等回應,不回答有,但也不回答沒有,看上去就很曖昧了。」

元軍︰「這都是有用的方法,可以進行。但其實最令人信服的做法,就是當消息發放的時候,我們同時把股價打上去。股民是很奇怪的動物,他們對一個消息是否信以為真,通常不會是分析這個消息,而是看股價的變動;如果看見股價升了,就算消息是如何的低智,都會信以為真。」

毒B︰「散戶永遠是越升越買,越跌越沽。當他們看見股價上升,就甚麽消息都會覺得是好消息。」

「控制股價的工作,可以交給我處理。」宏銘:「我手上有十多個人頭戶的證券戶口,當傳言發放出去之後,要順勢將股價炒上去,完全沒有難度。」

元軍︰「當股價炒到一定的水平,我們才發出正式的公告,我成為龍博集團的主席。」

宏銘︰「但是單憑這個消息,不足以令股價升到10元以上啊!」

「若只有我空降龍博集團,出任公司主席的消息,當然不可以將股價炒到10元。」元軍補充說︰「所以我們要在炒殼股的最後一步,將新概念裝到龍博集團,為上市公司製造『大搞作』,將整間公司大變身後,就可以將股價炒高十倍以上。」
「如何製造這些大搞作?」宏銘疑惑地問。

元軍反問︰「現在有那些概念,最受市場熱炒呢?」

Audrey︰「應該是『互聯網+』的概念……還有電影明星概念股,最近有數家上市公司,因為有電影明星成為股東,股價馬上就翻了數倍。」

元軍︰「全對,現在最熱就是這兩個概念。對於『互聯網+』的定義,現在很多人普遍的共識,就是在傳統行業加一雙互聯網的翅膀,例如傳統金融加上互聯網,就變成互聯網金融,可以大炒特炒。」

Audrey︰「可以如何進行?」

「我希望製造互聯網加上電影的概念,雙劍合璧。」元軍微笑一下。「炒殼股的莊家,其實和拍電影的導演一樣,都是看市場喜歡甚麽,我們就做甚麽;只不過導演的對象是觀眾,而我們的對象就是股民。我希望將『互聯網+』和電影明星的概念,可以一齊放到上市公司,令它變身成一家最有前景和炒味的股票。」

元軍胸有成竹地向大家解釋︰他將會利用龍博集團的平台,收購「華美電影製作公司」和「We-Film」兩間公司。華美電影是近年冒起最快的電影公司,這幾年製作很多賣座的電影,旗下有不少頂級大明星,在香港和全中國的知名度都非常高;而We-Film是中國一個最受歡迎的電影播放平台,在國內已經擁有2億登記客戶。

他希望把兩個概念放在一起,以「家中電影院」的概念推銷。雖然目前在網上的電影播放平台,都已經有「家中電影院」的概念,但平台播放的電影,多數都不是自己的製作,而是從其他電影公司購入,如果電影播放平台可以自己拍攝電影,就好像變成電視台一樣,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元軍當然知道這個概念,根本是不賺錢的。但他的目標並不是要賺錢,而是要令到投資者,甚至是專業的基金經理,相信這個概念是可以成功。

Peter︰「根據我的了解,華美的電影雖然賣座,但由於用了很多頂尖明星,所以這數年都是虧損;至於We-Film平台,就更加沒有顯著收入,一直都是在燒銀紙。如果將他們放到龍博集團,公司的損益表就會很難看,P/E也會變得很高……」

「對於這個問題,我都懂得如何回答,不用元主席解釋……」Audrey搶着說話︰「炒殼股的人,看P/E的嗎?看基本分析嗎?他們主要是看概念,看將來的憧憬。只要故事說得好聽,感覺到很有前景,就算是100倍P/E,都可以炒到200倍、300倍、甚至是1,000倍都可以。Who cares?」

毒B對Peter冷笑一聲︰「如果白蘭姐在這裏的話,一定會大力打你一巴掌,哈 ﹗」

當元軍聽到白蘭的名字,心裏彷彿被刺了一下,感覺有點痛。

Audrey看見元軍的面色,立刻轉個話題︰「不要談白蘭姐了,她目前還在醫院,但我相信她一定對元主席的功力,完全充滿信心。對於華美電影和We-Film這兩間公司,我認識他們一些高層管理人員,可以替你安排見面。」

元軍望着Audrey說︰「其實我和他們的主席,數天前已經談過這計劃,他們都感到興趣。下星期我會飛到北京跟他們會面,如果你認識他們的人,可以跟我一起去。」

「我當然樂意跟你一起去北京啦……」Audrey聽到這個建議,聲音變得嬌艷起來。

宏銘突然皺起眉來︰「但現在的龍博集團,就只是一個空殼,裏面根本沒有現金,如何買入這兩間大公司呢?」

「如果甚麽都要付錢的話,就不用搞上市了。」元軍說:「我們可以用發新股的方法,作為收購這兩間公司的代價,就不用付出真金白銀。」

Audrey補充︰「還可以派這兩間公司的人,進入龍博集團的董事局,看起來就非常漂亮。」

元軍點了一下頭︰「當完成這些工作之後,我們就賣出龍博集團的股票,在高位袋袋平安;而我也會離開董事局,留給其他人去繼續業務的工作。」

毒B和宏銘異口同聲地說︰「如果龍博集團的股價可以超上10元,那麼我們行使期權,就可以發一大筆財。」

說到期權的時候,Audrey即時有點藐嘴面黑,像是不太滿意。她認為期權給她的報酬,相對於整個計劃可以賺上數十億到一百億元,實在太少。

她認為自己應該得到更多。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二十二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三 10月 07, 2015 11:58 pm

元軍與龍博集團的傳言,這幾天在財經界的新聞中,彷彿好像連載小說一樣,每天都有新的劇情推出︰狗仔隊偷拍元軍在龍博集團辦公室的照片,元軍對突擊訪問交出曖昧答覆,對記者們沒有否認,但亦沒有承認。

當這些消息傳開之後,宏銘通過手上的人頭證券戶口,先將股價略為炒高。由於龍博集團的股票,已經沉寂了一段日子,每天成交量不算很高,所以在開始的首兩天,宏銘只是用了兩千多萬,就把龍博集團的股價,從0.4元炒上0.8元。

當龍博集團的股票,連續兩天成為十大升幅榜的頭三名位置,股民立刻關注這隻股票,翻看以前元軍與白蘭的故事,每天報章都大量的相關新聞。毒B也製造很多網上的討論,說元軍本來的計劃,原是安排白蘭買殼,現在發生了槍擊意外,所以元軍只好自己落場接力,成為龍博集團的主席。

正如他們所料,當消息是疑真疑假的傳言,反而令股民更加關注,更容易成為熱門的話題;而股民也蜂擁買入龍博集團的股票,希望搭到這班具有「股壇狙擊手概念殼股」的順風車。結果在往後的幾天,龍博集團的成交量,大幅度上升超過十倍,股價也從原來的0.8元,一直炒上到2元以上。

到了最後的階段,上市公司發出了正式的公告,宣佈元軍成為龍博集團的主席。這消息幫助股價再升多最後一浪,一口氣升穿了3元的關口。

元軍成為了龍博集團的主席後,就可以用主席的身份,與華美電影和We-Film確定入股的安排。如果一切順利,他有信心可以令到龍博集團的股價,每股升到10元以上。

他今天將會飛到北京,跟華美電影和We-Film的主席會面。在出發到機場之前,他再次到醫院探望白蘭,希望多見她一眼。

元軍到了病房門外,看見一大堆醫生護士,圍住了白蘭的病床。她當時正在昏迷,樣子昏昏沉沉,面容非常憔悴。

「醫生們,到底發生了甚麽事?」元軍緊張地問。

「白小姐傷口受到感染,細菌產生毒素進入體內。」醫生向元軍講解:「病人今早發燒高達華氏106度,加上嚴重嘔吐及腹瀉,出現了脫水的現象。」

「她的情況怎樣?」

「我們剛替她打了針,但發燒仍然未退,要繼續觀察。」

「有生命危險嗎?」

「現在很難判斷。」醫生擔心地說:「看目前的情況,由於細菌令到體內毒素不斷抗散,情況頗為嚴重;如果繼續惡化的話,將會有生命危險。」

元軍望着躺在床上的白蘭,面色蒼白,昏迷不醒,感到非常心痛。

「需要替她動手術嗎?」

「要看今晚的情況……如果變壞的話,就要馬上動手術。」

「醫生,請你們要盡力救她……如果有甚麽進展,請第一時間打電話通知我,拜託。」

「元先生,我們一定會盡力,請放心。」

他將頭靠近白蘭的旁邊,輕聲地在她的耳邊說︰「你放心休息,養好身體;目前龍博集團的工作非常順利,今天下午我就會飛到北京,晚上與華美電影和We-Film的主席會面,把兩間公司裝到龍博集團。憑着新概念將公司大變身後,我們的任務就會完成,然後我將會離開市場,跟你去一個寧靜的小島,讓你可以好好休息,將身體養好。」

元軍說完這番話後,白蘭仍是昏迷不醒,但面部表情好像有點反應,聽到元軍的說話。

「白蘭,我知道你是聽到的。」元軍再次靠近白蘭的耳邊︰「還記得我曾經給你一個承諾嗎?當我完成華美電影和We-Film的收購,很快就可以將股票在高價賣出。完成任務之後,我就會實踐承諾,愛你一生一世。」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二十三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五 10月 09, 2015 4:01 pm

當天晚上,Audrey陪同元軍到了北京,跟華美電影和We-Film的黃主席和陳主席,討論將公司注入龍博集團的安排。

他們步入宴會廳,看見桌上放了十多瓶五顏六色的烈酒,最低酒精都已經是53度的飛天茅台,還有70度的捷克苦艾酒、80度的俄羅斯伏特加、最厲害是90度的蘇格蘭四次蒸餾威士忌。元軍看見酒精濃度的數字,心裏馬上叫苦。

「黃主席和陳主席,你們好!」元軍雖然只見過他們數次,卻扮得像幾十年的老朋友一樣。「今晚在北京跟你們會面,實在太高興了!」

「元主席,你好!」黃主席看見元軍,連忙站了起來,老遠便伸出雙手。「今晚你帶來的女助手,很漂亮哩!」

陳主席看見漂亮的Audrey,立刻開心地說:「有美女在旁,酒也喝得特別開心!」

Audrey給出一個嬌媚:「今晚有兩位大人物在這裏,你們要小女子喝多少,小女子就喝多少啦!」

「妳真是太可愛了,今晚一定要請妳喝多幾杯!」黃主席的手,自然地放在Audrey的肩膀上,色迷迷地看着她。

Audrey回應說:「那就先要多謝黃主席!你們今晚準備的酒,看來十分厲害啊!」

陳主席:「在中國的文化背景,沒有酒的晚宴,根本不能成事!」

元軍:「絕對同意!今晚我們不醉無歸!」

飯局開始了。

元軍先說出收購的安排︰龍博集團將利用15億元,收購華美電影製作公司,同時再用15億元收購We-Film平台。收購的代價,以發行新股支付;在計劃完成後,華美電影和We-Film將會各派兩人,進入上市公司的董事局。

「聽來很不錯,真是很好的計劃!」兩位主席被元軍的話吸引住。

元軍對他們講解收購的詳情,他們聽完整個計劃之後,都感到非常滿意。陳主席把90度的蘇格蘭四次蒸餾威士忌,倒進元軍和Audrey的酒杯,然後高聲說︰「為我們的合作,乾杯!」

兩位主席端起酒杯,張大嘴巴,將90度的酒像像灌水一樣,面不改容地整杯喝掉。元軍喝了一口,感覺就像肚子上挨了一拳似的。

「好酒!好酒!我們要盡情地喝,不醉無歸!」

就在這個高興的時候,元軍的手機響了,原來是白蘭的主診醫生。

「元先生,白蘭小姐的情況突然惡化……她在傷口感染的細菌毒素,進一步在全身抗散,現在已經進入內臟器官,出現心臟衰竭和休克狀態,血壓急速升高……我們現在要馬上替她做緊急手術……」

「她從早上到現在,一直都是昏迷不醒嗎?」

「是的,自從你離開之後,她一直都沒有蘇醒過來。我們已替她進行了數次藥物治療,但情況卻是持續惡化,越來越差。」

「這個手術有危險嗎?」

「手術有一定的風險,請你做好心理準備。」

「……最壞的情況,將會怎樣?」

「白蘭小姐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在最壞的情況,有機會過不了今晚。」

元軍聽到這個壞消息,猶如晴天霹靂,整個人都愣住了。他可能過了今天晚上,不能再見到白蘭。

電話掛線後,黃主席看見他面色有變,關心地問︰「元主席,你沒事吧?」

元軍當然不會把白蘭的事情告訴他們。「沒事!沒事!我們繼續開心喝酒。祝我們合作愉快!」

元軍大喝一聲,壯大聲勢,把整杯90度的酒乾了。

「好酒量!如果今晚不能喝到爛醉如泥,將來就不是好拍檔!」兩個主席看見他的豪氣,馬上拿起80度俄羅斯伏特加的酒瓶,將他的酒杯倒滿。

「再來!再喝!」元軍舉高酒杯,再次一口就把酒乾了。在頭昏腦脹之際,他彷彿看見白蘭,在手術室裏痛苦地輾轉呻吟,然後慢慢地死亡。她在死去之前,不停地呼喊元軍。

「白蘭……白蘭……」元軍在迷糊的狀態下,口中喝着各種五顏六色的烈酒,心裏不停地呼喚白蘭的名字。

「再來一杯!」「盡情地喝,乾杯!」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二十四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10月 10, 2015 1:36 am

晚宴之後,全部人都喝到酩酊大醉,頭暈迷糊。

元軍醉得最為厲害,走路都成了問題。Audrey只得攙扶着他,東倒西歪地返回酒店房間。

回到房間之後,元軍還是興奮狀態,不斷的大喊大叫:「我要喝酒!我要喝酒!」他拿起酒店房間內的白蘭地,打開了蓋瓶,大口大口地喝。

喝完之後,感覺整個人都軟趴趴的無力,腿軟地滑倒在地上。

Audrey靜靜地坐在他的旁邊,靜靜地看着他,雙眼裏充滿了綿綿的情意。

忽然一聲淒呼,元軍突然地傷感起來。「為甚麽跟着我的女人,上天都要懲罰她們?已經死掉一個了白素素,難道還不夠麽,要再死多一個白蘭?為甚麽?為甚麽?」

坐在旁邊的Audrey,看得自己都眼紅了,用手替元軍抹去眼淚。

「不要靠近我……所有靠近我的女子,都沒有好下場……」

「不是!你很好……你很好……」Audrey咬着嘴唇地說,帶出極誘惑的性感。

爛醉的元軍擦着眼淚說:「靠近我的話,你會死的!」

「我不怕死!」

「不要靠近我!哪一個女人靠近我,哪一個女人就要死!」

「我都說過,我不怕死!」

「你會死的!」

「我不怕死!」Audrey將櫻唇貼上元軍的嘴,用力地吻下去。

這一吻讓他遭到輕微電流竄過一樣。元軍雖然喝醉,但仍然有兩三分醒。對着面前吸引的美女,元軍覺得全身皮膚被火灼燒一般,感到喘不過氣來。

元軍沒有選擇理智,而是誠實面對自己的慾望。

他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特別是白蘭還在醫院的手術室,可能過不了今天晚上,他在這個危急的時候,實在不該對Audrey有這種感覺;但男人的身體,卻是最誠實的,特別是下半身。

他屏住呼吸,將手放在Audrey前面,順着她的頸部緩緩滑落至胸前。他用手解開了她的衣服,兩人身體貼着身體,把身上的衣服脫得乾淨。

就是這樣,他們兩個人,當晚一起睡了。

第二天早上,日上三竿。元軍一覺醒來,腦袋和腦殼仿似分離,頭痛欲裂。

元軍頭痛得像爆裂一樣,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昨天晚上喝多了;第二個原因,是瞥見睡在枕畔的Audrey。

Audrey全身赤裸,躺得渾身酥軟的身體,在旁抱着他的胳膊,睡得香甜。

元軍回憶起昨晚發生的事。他或許可以用喝醉酒的理由,作為堂皇的下台階;但實情卻是……昨晚雖然喝得爛醉,但事情發生的時候,元軍仍有幾分清醒。

他感到後悔,知道自己把持不住,被下半身直接控制了腦袋;白蘭目前生死未卜,他卻在這個時候,竟然跟她的漂亮女助手,在床上風流快活。他覺得自己做出這樣的事,該死。

Audrey睜開矇矓的睡眼,朝身旁看見一張俊朗的男性面龐。她朝元軍綻出一朵甜笑,捧起他的臉,輕輕地吻了一下。

「我愛你。」

Audrey睡醒後的第一句話,即時令元軍愣住,不知給上甚麽反應……要過了數秒鐘之後,才懂得開口說話:「……對於昨天晚上的事,對不起。」

「為甚麽說對不起?你好奇怪啊……你可以說很愛我,說我很漂亮,或是一起吃早餐之類的話……但是說對不起,就不能接受了。」Audrey將臉貼靠在元軍的胸前,溫柔地伏在他懷裏撒嬌。

「但我們做這件事,對不起在醫院的白蘭。」

Audrey聽到白蘭的名字,扁起了嘴巴:「難道白蘭可以愛你,我就不可以愛你嗎?況且她下半身已經殘廢……我們在昨天晚上做的開心事情,她可以跟你做嗎……」

「但她今次的受傷,永遠都要坐在輪椅上。我一定要負上多少責任。」

「負責任……就代表要愛她一生一世嗎?」Audrey將赤裸酥軟的身體,用力地抱緊元軍。「她愛你,我也愛你;她可以給你的,我也可以給你;她不能夠給你的,我也可以給你。你們連最基本的夫妻行為都不可以做,怎樣可以長遠下去?」

「如果不是因為我,她根本就不會殘廢。」

「這根本是意外。與你沒關係的。」

「當晚那個男人,本來要殺的是我,不是她。她確實真的很不幸。」

「元軍,你必須搞清楚︰你到底是真心的喜歡她,還是因為贖罪而喜歡她?」Audrey開始有點不悅︰「要跟一個殘廢的人共度餘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但現在要扔棄白蘭,不是很殘忍嗎?」

「現在離開她,是一個人的短暫痛苦;但要繼續下去,就是兩個人的長遠痛苦。這個數學問題,你應該懂得計算。」

「我很亂。你給我一點時間吧。」元軍的頭越來越痛。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起,是白蘭的主診醫生。

「元先生,經過昨天一整晚的手術後,白蘭小姐的情況已經受到控制,脫離了危險時期,你可以放心了。」

元軍聽到這個消息,心裏如釋重擔,舒了一口氣。「醫生,謝謝你。我明天回來香港,再向你親身道謝。」

在旁邊的Audrey,聽到白蘭度過了危險時期,心裏不太高興。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1頁(共2頁) 1, 2  下一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