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結果按:
 


Rechercher 進階搜尋

最新主題
» 電離快測藥材10分鐘知真偽
周三 1月 10, 2018 3:01 pm 由 Dino

» 止痛消炎藥可醫老人癡呆
周四 1月 04, 2018 5:17 pm 由 Dino

» 【衰老元凶】自由基
周二 1月 02, 2018 1:52 pm 由 Dino

» 「同股不同權」+ 生物科技公司
周日 12月 31, 2017 2:27 pm 由 pinky

» 貨幣發行(ICO)
周六 12月 30, 2017 3:02 pm 由 pinky

» 電子煙規管港府研放寬
周日 12月 17, 2017 6:47 pm 由 p-ma

» 【新股大改革】港交所公布「上市新玩法」
周六 12月 16, 2017 4:09 pm 由 p-ma

» 世外桃源二澳體驗割禾樂
周六 11月 11, 2017 3:50 pm 由 p-ma

» 邊玩邊食認識魚菜共生
周六 11月 11, 2017 3:35 pm 由 p-ma

合作伙伴
免費論壇

免费论坛

brothersoft.com

殼股風雲

2頁(共2頁) 上一頁  1, 2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殼股風雲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9月 26, 2015 2:12 pm

主題回顧 :

殼股風雲——彭陽之死

資深投資者林一鳴新作《殼股風雲》

財技風雲一︰故事重溫
元軍本是浩瀚集團的主席。在「股壇金手指」彭陽的精心報局之下,元軍將公司股票抵押給金輝煌證券,換取孖展融資貸款,以投資一塊位於福建的地皮。當元軍上當之後,彭陽通過壓低浩瀚集團股價的手段,令到元軍的孖展貸款被逼斬倉;而彭陽卻在另一邊廂,以低價吸納斬倉股票,騙得整間上市公司的控制權,還害元軍欠下三億多元的債務。

正當元軍準備跳樓自殺之際,撒旦會通過來電,說可以幫他報仇,並把所有失去的東西,全部都拿回來。元軍得到撒旦會的協助,取得春光集團70%的股權,再藉着財技的安排,買入一個撒旦會的南非銅礦,然後騙取公眾,說銅礦下是藏有鑽石,發放好消息推高股價;再行使可換股債券得到大量股份,在市場上供股和分批配售,成功將400億元騙到撒旦會的口袋裏。

元軍在春光集團取得成功之後,就開始計劃對彭陽的復仇行動。他公開向彭陽宣戰,要奪回浩瀚集團的控制權︰首先買入浩瀚集團的股票,引得彭陽在市場上與他爭奪,將股價推上高位,然後通過白素素工作的《環球財經周刊》,發放彭陽與經紀陳操控股價的證據。結果股價即日急插八成,被通緝的彭陽逼着將股票賣出,元軍順利在市場低位吸納,把公司的控制權拿了回來。

可憐白素素利用孖展貸款,大量買入浩瀚集團的股票,除了把所有積蓄輸掉,還欠下二千萬元的欠款;再加上彭陽誤以為她公開罪證,將她臉孔畫花破相。在雙重打擊之下,白素素從醫院跳樓自殺,彭陽被警方拘捕,控告虛假交易、意圖謀殺、嚴重傷害他人身體等多項罪名,被判監二十年。

引子 彭陽之死
在高等法院。
站在被告欄內的人,名字叫做彭陽。
陪審團的代表站立起來︰「法官大人,我們一致裁定,被告彭陽罪名成立!」
法官作出判詞︰「現在本席宣判,被告彭陽虛假交易、意圖謀殺、嚴重傷害他人身體等三項罪名成立,一共判監二十年,即時執行。」
彭陽聽到結果,木無表情。二十年的判刑,本是彭陽預料之中,可是當事實來到眼前,要接受原來又是不太容易。他離開了法院,被押上囚車,直接送到赤柱監獄。

今天老天爺也跟彭陽開個玩笑,天氣特別的好。這與彭陽目前的心情,剛好是一百八十度的對比。囚車在駛往赤柱監獄的途中,一路暢通無阻,非常暢順。但進入赤柱迂迴路的時候,突然之間,馬路中心爆開水管,數道水柱從地底直射出來!

囚車和在前面開路的警車,在看見地面的水柱後,急煞掣地停了下來。司機望着巨型的水柱,不禁喃喃自語︰「搞甚麼鬼?爆水管嗎?」
正當迷惑之際,一輛重型的巨大貨車,突然從後面高速地駛過來,向着警車和囚車猛力地撞過去,把兩輛車撞向水柱中心!
砰!一聲巨響,警車變得一百八十度反轉,囚車也被打翻了九十度。裏面的彭陽和警察,全部跌得東歪西倒。車內的警察,都知道發生甚麼事了……

「有人要劫犯!」
雖然警察們被撞得頭破血流,但都馬上拔出佩槍,指向遠處的大貨車。
大貨車沒有任何動靜。
警員所聽到的,就只有自己急速的呼吸聲。
在這個時候,囚車內的警長,試圖把頭微微伸出窗外,看個究竟。梆!一響槍聲,不知從哪裏來了一顆子彈,打中了警長的眉心!彭陽和囚車內的警察,都看得發呆了。

貨櫃車的尾門打開了。數個穿了避彈衣和拿住機關槍的大漢,從貨櫃裏跑了出來,用機關槍高速連環掃射一番,掃中了其中三個警員的身體,鮮血噴射到滿地都是。其他沒被射中的警員,害怕得躲避在車內,不敢一動。其中一個大漢,一腳踢開囚車的門,對着裏面的警察掃了幾槍,然後將彭陽拉了出來,登上貨櫃車離去。

半個小時之後,彭陽被帶到新界郊區一個偏遠的碼頭。兩個大漢,一左一右,押着彭陽到海邊的碼頭去。那裏站着幾個男子,和中間的一個女子。她當時正在看海,背向彭陽。

彭陽帶着感激的眼神:「感謝妳把我從囚車救了出來,讓我不用一輩子都要坐牢獄之苦。請問妳是誰?我應該怎樣感謝妳?」

女子轉過了身,雙眼凌厲地望向彭陽。

這女子異常美麗,擁有驚艶迷人的漂亮面蛋,魔鬼身材形成美麗弧線;但雙眼卻散發出一道可怕神光,是一種令人難以忍受的殺氣,憤怒地直接射向彭陽。
彭陽看見這個女子,一股寒氣湧上心頭︰「白……白……白蘭,怎麼會是妳?」
兩個站在彭陽左右的大漢,立即緊緊地捉住他的雙臂,讓他動彈不得。
「白……白蘭……妳到底想怎樣……」
這個叫白蘭的女子,拿起了一把極鋒利的刀,刀尖指向彭陽的心臟。
「你……怕死嗎?」女子貼近彭陽的耳邊,輕聲的問。

從彭陽的眼中看到,他充滿着前所未有的恐懼。「不要殺我……不要殺我……白素素的死,我也不想的……」
女子對彭陽陰笑一下,然後將手上拿住的刀,慢慢地插入彭陽的心臟。大漢立即用手按住彭陽的嘴巴,使他不能發出聲音;白蘭細心推磨着刀,仔細進行將刀插入心臟的動作。她做得非常緩慢,像是在做藝術品的工作一樣。

彭陽痛得雙眼都快要跌出來。他越痛苦的表情,女子覺得越是滿意。差不多過了一分鐘的時間,女子終於將整把利刀,插進彭陽的心臟。彭陽雙眼睜得像鷄蛋般大,不過就停止了叫喊。因為一個死了的人,是不會叫喊的。

女子拿出了一條小手帕,抹乾自己手上的血迹,然後步向不遠的一輛房車,開了後座的車門,坐了進去。在後座旁邊位置上,坐了一位男子。他戴着一個金屬製的面罩,在面罩的後面,是一片燒焦了的皮膚。這個男子的名字,叫做撒旦。

撒旦首先開口︰「終於親手替白素素報仇了。應該滿意吧?」
「感謝你的安排。相信素素泉下有知,都應該死得瞑目。」白蘭感概。

「白素素是妳最愛的堂妹。她死得這樣慘,當姊姊的要為她報仇,是理所當然的。大仇已報,你答應過的事,應該還記得吧?」
「當然記得。從今天起,我就是撒旦會的人。」

「這樣就好了。妳在華爾街的財技,是我見過的華人中,最為出色的一位。如果妳能夠加入撒旦會,配合我們的強大勢力,必定可以在香港的資本市場,賺個痛快!」
「撒旦會幫我報了這個大仇,以後撒旦會叫我做的事情,我都會樂意去做。況且美國的證監會,已經將我列入黑名單之內,無論做甚麼事情都被查得很緊;現在我也正好利用這個機會,轉一轉新的戰場,避開那班麻煩的老外。」

「說得好!撒旦會的宗旨,就是要把魔鬼帶進資本市場,然後把資本市場的錢,帶進自己的口袋。現在妳的大仇已報,可以專心為撒旦會工作。」
白蘭點了一下頭。「我也想試一下我的財技,幫撒旦會做點事情。」

「妳辦事,我放心。妳有甚麼好的計劃?」
「我打算從殼股賺錢。給我1億元的本金,我會變100億元出來!」

撒旦笑了:「好,夠豪氣!撒旦會就是需要像妳這樣的人!妳需要的1億元,明天就會轉到妳的戶口。祝妳成功。」
「我一定會成功的。」白蘭滿有信心地說。

她望向碼頭,看着大漢處理彭陽的屍體,感覺很美好,很愉快。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二十五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二 10月 13, 2015 2:39 am

元軍剛下飛機,馬上到醫院探望白蘭。

她完成了手術之後,身體變得十分虛弱,只能躺在床上。元軍緊握着她的手說︰「我來了。你要堅強,捱過這關。」

「在鬼門關前走了一圈,才發覺自己還未想死。」白蘭柔弱地回答。

「你不可以死。我們在將來的日子,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你說得對,將來還有很遠的路要走。我現在想通了,與其每天自怨自艾,不如積極面對現實。」白蘭說到這話,雙眼泛起淚水。「這輩子要坐在輪椅上,已經是不可改變的事實;但人不一定要靠雙腿,才可以站起來的。我要用我的意志,我的能力,比所有人都要站得更高,看的更遠。」

「如果你可以這樣想,那就是最好了。」

「你會陪我走這段路嗎?」

「我……我會……」元軍給出這個答覆,說得有點吞吐。因為在這個時候,在他的腦海裏,回想到昨天Audrey將臉貼靠在胸前,溫柔地撒嬌的樣子。

白蘭再問︰「你給過我一個承諾,說會永遠愛我,對嗎?」

「對。這個承諾,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如果你違背了這個承諾,我會殺死你。」

「不會……我永遠不會離開你。請相信我。」

白蘭聽到元軍的承諾,淚水再次湧了出來。是開心的哭,是幸福的哭。

元軍替她抹去眼淚,溫柔地在臉上親了一下。「我愛你。我答應你,將來的路,我們會一起走。」

白蘭破涕為笑,覺得下半生有這個男人,是上天給她的恩賜。

談了一會之後,他們的話題轉到龍博集團。

「你和Audrey今次北京之行,一切順利嗎?」

「華美電影和We-Film的兩位主席,已經答應了我們的計劃,把兩間公司裝到龍博集團。我們已經偷偷把消息傳了開去,有些股民已經在談論,連娛樂版都登了這個消息,訪問了幾位華美電影的明星,問他們對於龍博集團收購華美的感受。」

「他們怎樣說呢?」

「當然是非常正面……因為這些訪問,全都是我們在背後的安排。明星只是背稿讀字。」

元軍拿起手機,給白蘭看今天媒體的報道,全部文章都寫得很好,對華美電影和We-Film兩個平台的融合,從而推動「家中電影院」的概念,給出很高的評價。

看完報道後,他轉了手機的畫面,按了龍博集團的股價,在今天已經升到6元,比他飛到北京之前,翻了一倍。

元軍︰「看來進展比想像中還要好。消息還未正式發出,已經可以炒到這個價位;估計在完成收購之後,股價可以到13元到15元。」

「如果價格可以升到高位,就將手上的7.5億股,全部賣出去。」

「將所有股票賣完之後,我們一起離開撒旦會,到一個只有我們兩人的寧靜地方,永遠離開股市。」

白蘭笑得很甜︰「我等待這一天。我相信你。」

對於白蘭說出「我相信你」,元軍反而感到說不出的迷惘。

因為,他自己也不相信自己,一定能夠做到。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二十六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三 10月 14, 2015 1:58 pm

在兩個月之後,龍博集團舉行了一個新聞發佈會。

相信這個新聞發佈會,應該是今年全港的所有上市公司,搞得最為隆重的發佈會。

與其說這是一個新聞發佈會,倒不如說是一個大型綜藝表演節目;巨大的表演舞台、先進音響系統、電腦控制激光和噴霧,形成斑斕奪目的奇異效果……就算是電視台的周年台慶,其規模也沒有如此誇張。

今天的新聞發佈會,集合了中外超過一百個記者,當然有很多是來自娛樂版,而不是財經版。整個發佈會的過程,在全國的We-Film平台,作出即時直播。

首先站在台上說話的人,是元軍。旁邊有坐在輪椅的白蘭,還有華美電影製作公司的主席和國內We-Film平台的主席。

元軍看着所有在場的記者,高興地跟他們說︰「今天是龍博集團,跟華美電影製作公司和We-Film簽約的好日子!在傳統的世界裏,電影製作公司和互聯網影視網站,通常都是兩個分開的平台︰電影公司會把製成的影片,在電影院播放以後,賣給互聯網影視網站的公司,在不同的渠道繼續播放。對於這樣的業務模式,在不同的互聯網影視網站,播放的影片根本就是一樣的,很難在同業中取得突破。

今次我們的合作,就是將電影明星帶到影視網站,也將影視網站帶到電影公司,發揮最大的synergy協同效應;當我們把這橋樑打通後,網站將會有自己的影視明星,在同業中得到最領先的地位,宣傳將會更有效果!電影公司亦可得到最好的播放渠道,實行雙贏的結果。

在今天的重大日子,龍博集團會與華美電影和We-Film,簽訂合作的諒解備忘錄,然後就會安排小股東舉手,將兩間公司注入龍博集團。現在就讓我們先看新公司的宣傳片吧!」

元軍說完之後,在大屏幕播放了新公司的宣傳片,全都是當今最炙手可熱的大明星,電影角度拍得非常漂亮,記者們看得興奮不已。

看完宣傳片,元軍笑着對大家說︰「相信這一套宣傳片,應該可以讓你們感到興奮吧?未算!如果片中所有的大明星,都站在你們面前,會否更加興奮呢?」

即時激光猛閃,加上强勁熱鬧的音樂,一群在宣傳片內出現的大明星,全部站在表演舞台,載歌載舞,金光閃閃,非常壯觀!在場的記者們,看得非常投入,大叫精采。

明星在台前表演,元軍等人就回到後台。毒B看着手機,興奮得大叫起來︰「新聞發佈會在We-Film的瀏覽次數,還未到半個小時,已經超過一千萬,簡直是破紀錄!」

Peter不明白地問元軍:「但華美電影和We-Film放在一起的業務模式,真是可以像你剛才說的一樣,可以很成功嗎?」

「當然不可以!我也不相信這個業務模式,可以得到成功!」元軍哈哈大笑道:「每年花在大明星的開支,根本就是天文數字,而『家中電影院』的概念,將來肯定是輸錢的,願意在網上付費的客戶不多,We-Film播放電影只能得到小量收入,廣告的收益也是微不足道。我差不多可以肯定,公司最少在未來三年,都會出現虧損。」

「既然如此,為何還要走這個方向?」

「就是這個原因!」元軍拿起手機,將龍博集團現時的股價,展示給眾人看。單是在過去半個小時,股價瘋狂地像一支箭般暴升,升到15元的歷史高位!

眾人看見15元的股價,立刻「嘩!」一聲地,叫了出來。

Audrey望着手機的屏幕,再深情地看着元軍;在這一個多月裏,她與元軍的見面多了,感情越來越深,元軍也漸漸地喜歡了她。Audrey覺得這個男人,充滿自信,工作時候很有型,很有魅力。

宏銘望着Peter,顯得有點鄙視:「唉,你跟了我們團隊都這麽久了,還問這些笨蛋問題!我們現在是做一張美麗的花紙,把上市公司包裝得漂漂亮亮,誰管它裏面是一個發霉的爛橙!對於股民來說,無論是散戶或是基金經理,大部份都只懂看表面,就決定是否買入股票。」

「但在將來終會有一天,投資者會看見裏面的爛橙啊……」Peter感到迷惑。

毒B︰「到了那一天的時候,我們早已經把股票在高價賣光,努力享受花錢的日子!還管它是不是一個爛橙!」

正當大家越說越興奮,白蘭舉高雙手,大力拍了幾下︰「好了!大家不要過度興奮!現在我們還有一個最後的工作,就是馬上行使我CB的5億股,再加上我自己名義持有的5,000萬股,以及人頭戶口的2億股,要在最短時間之內,全部賣出!」

宏銘︰「全部加起來共有7.5億股,以現時每股十多元的價格,金額高達100億元以上,應該怎樣賣呢?」

「這當然要靠我們的元主席了!」白蘭拖着元軍的手說:「我們要借助尊貴元主席的名聲,利用他的江湖地位,才可賣出如此數量的股票。」

「看目前的情況,應該不是十分困難。由於股票數量龐大,重點要賣給機構和專業投資者,主要是基金經理。」元軍望着白蘭,微微一笑。「其實要騙倒他們,是比想像中容易的,只要懂說故事就可成功。」

白蘭︰「那些所謂基金經理,很多就像Peter一樣讀死書的人,根本不懂得真正的投資。他們在書本的理論世界是個天才,但在現實搏鬥世界卻是白癡。」

Peter聽到白蘭的批評,立刻低下頭來。

「由於我的行動不便,人頭戶賣股票的安排,就交由Audrey負責。」白蘭再補充說︰「價格方面在現價打八到九折,都是可以考慮的範圍。當然在你們手上0.4元行使價的股份期權,就隨得你們自由行使,當是你們努力工作的獎金。」

「多謝白蘭姐!」他們數人均異口同聲地說。除了Audrey之外,其他三個人都充滿感激。因為以目前的股價,他們每人得到的獎金,應該有一億港元。

但Audrey對於這筆獎金,覺得並不滿意。她認為計劃賺了超過100億元,沒可能只給她一億元的獎金。

當然更不滿意,是看着元軍拖着白蘭的手。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二十七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四 10月 15, 2015 12:41 am

在新聞發佈會後的日子,龍博集團股價穩定,在15元左右保持徘徊。

Audrey替元軍安排了一連串的路演,跟基金經理見面。今天他們就飛往英國倫敦,去見當地數個著名的基金經理。

跟基金經理吃完晚飯後,Audrey與元軍漫步回到酒店。

「看來今天非常成功!」Audrey興奮地說︰「大部份老外基金經理,對龍博集團的股票都很有興趣,相信折扣也不用太多;估計在14元附近的價格,一定可以將所有股票賣光。」

元軍回應︰「當天在互聯網的宣傳片,起了很大的作用,讓很多人認識公司。」

Audrey︰「全靠你的策略!該條宣傳片的瀏覽次數已經超過兩億,其中有五千萬瀏覽還要在外國,破了同類影片的紀錄;再加上華美電影的明星效應,又有We-Film網上電影平台的熱炒概念,對於愛跟風炒股票的基金經理,真是最好的宣傳。」

「炒殼股的最高境界,就是為市場製造話題,讓每個人都關注你的股票,然後幻想無限憧憬,將爛橙想成是一個水蜜桃。」

「你的做法非常高明,完全沒有用人頭戶將股價打上去,做的就只是靠包裝,靠表面功夫,用最漂亮的花紙,將爛橙包得漂亮,然後令其他人以為花紙裏面是水蜜桃,用數十倍的價格售賣出去。」Audrey對元軍流露出欣賞的目光。

「但做了這些事情,心裏還是不太舒服的。買了爛橙的投資者,終有一天會發現,裏面其實是一個爛橙,在金錢上受到損失。所以今次是我的最後一次,以後也不再幹這些事情。」

「那些人買爛橙,都只是因為他們愚蠢,或是貪心,不值得可憐啊。」

「話不可以這樣說的。無論如何,這都是我的最後一次,以後也不再幹了。」

說到這裏,他們步行到了酒店房間的門外。

Audrey此時抱着元軍的腰,充滿情意地望着他︰「做完這次之後,我可以做你的私人水蜜桃,跟你一起金盆洗手,好嗎?」

元軍低下頭,不語。

Audrey扣住元軍的後腦,將唇用力地吻在他的嘴上,纏着舌頭用力地吸。

在這個時候,元軍腦袋發出了訊號,命令他的手將Audrey推開……但他的手卻沒有聽從腦袋的指揮,而是用力將她抱緊,深吮着她口中的甜蜜香味,並且把房門打開,兩個人慢慢地移到床上。

他們在當天晚上,又一起睡了。

到了第二天的早上。Audrey首先睡醒,洗了個臉之後,偷偷開了手機的錄音功能,然後回到床邊,輕輕地吻了元軍一下。

元軍被喚醒了,微微睜開睡眼,看見旁邊的Audrey。她對元軍說︰「早晨。可以親我一下嗎?」

元軍捧起她的臉,吻了一下。

Audrey很滿足這一個吻。她將臉貼近元軍,帶着撒嬌的聲音問︰「都差不多兩個月了……你想清楚了嗎?」

元軍不語。

Audrey再說︰「你要快點想清楚啊。選擇要我,還是白蘭?」

元軍顯現苦惱的樣子︰「請給我多一點時間。我要認真地想。」

「你還要想甚麽?或只是拖延時間?」Audrey開始不悅。

「但我真需要多一點時間……」

「你們這些男人,總愛拖得一天就一天!為甚麽還要多點時間?只要找一個好日子,你站在白蘭面前,跟她說一句:對不起,我不愛你了。不就解決所有問題嗎?」

「我不可以跟白蘭說這樣的話。這會傷害她。」

「現在不也是傷害我嗎?我和白蘭之間,你只可以選擇一個。總有一天你要跟她說這句話……」

「我答應過她,要照顧她一生一世。如果這樣對她說,將會令她很痛苦。我不想這樣。」

「我們已經拖了兩個月,不應該再拖拉下去。」

「但我確是需要多點時間。」

「但我真的等不下去了……」Audrey終於說︰「在數天前,我看了婦科醫生,他說我已經有了身孕。肚內是你的孩子……」

元軍聽到Audrey懷孕的消息,即時臉色驟變,臉上笑容驟失。「就是我們在北京的那個晚上嗎?」

Audrey深呼了一口氣說:「……是的。」

「My God……」元軍的心跳,馬上升到每分鐘超過130下。「你有甚麽打算?」

Audrey開始生氣︰「這問題太奇怪了﹗應該是我問你︰你有甚麽打算?」


「請給我一點時間考慮……」

「考慮?還考慮甚麽?你們這些男人,在愛情的路上,就是如此不知所謂,一塌糊塗!」Audrey低聲咆哮。

「對不起……」

「我不要聽對不起!一個簡單問題:你會做孩子的爸爸嗎?你會跟我結婚嗎?」

元軍猶豫不決:「請給我一點時間……」

「那麽,你到底是否愛我?」

「對不起……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是否真正愛你……」

Audrey聽到這句話後,感覺好像被雷打中一樣。「你竟然說不知道是否愛我?為甚麽你在跟我上床的時候,不去想這個問題?」

元軍低下頭,沒有回應。

Audrey再問︰「有一個問題,你必須認真向我回答,也要認真向自己回答:對於白蘭,你到底是否真心愛她?」

元軍對於這個問題,顯得更加猶豫︰「我自己也不知道,很亂,很亂。剛發生意外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是真心愛她;我看見她在病床上受到折磨,受到痛苦,覺得很心痛,覺得很內疚;我對自己說,要照顧她的一生,因為是我害她受傷……我本以為這是愛,但在往後這段日子,跟她相處久了,我好像是因為內疚而贖罪……」

元軍說到這裏,表情除了無奈之外,就是無奈。

Audrey︰「我會等你……等你給我一個答案,給孩子一個答案。」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二十八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四 10月 15, 2015 11:47 pm

元軍從英國回到香港,返到辦公室。

剛好在這個時候,白蘭也在辦公室。

元軍進入白蘭的房間,本來是愉快地跟她說︰「我們今次在英國的路演非常成功,大部份基金經理都很喜歡龍博集團,都想買我們的股票。現在我們手上的股票,都已經全賣光,賺上超過100億元!我亦會盡快宣佈辭去主席職務,離開上市公司。」

白蘭不語。

元軍再說︰「從1億元變100億元的計劃,我們成功地做到了。你不開心嗎?」

他看見白蘭,雙眼通紅,面頰髮燙,呼吸一顫一顫。

元軍輕摸她的肩膀,關心地問:「你身體不舒服?」

「不要碰我!」白蘭瘋狂般大叫,一手推開元軍。

「到底發生了甚麽事?可以告訴我嗎?」

白蘭的呼吸聲,變得越來越急。她沒有說話,拿出袋中的手機,按了數下,一段錄音從手機的揚聲器播放出來:

「……我自己也不知道,很亂,很亂。剛發生意外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是真心愛她;我看見她在病床上受到折磨,受到痛苦,覺得很心痛,覺得很內疚;我對自己說,要照顧她的一生,因為是我害她受傷……我本以為這是愛,但在往後這段日子,跟她相處久了,我好像是因為內疚而贖罪……」

元軍聽到這段熟悉的聲音,愣了一會:「你……怎麽會有這段錄音……」

白蘭看着臉色驟變的元軍,用咽泣的聲音說:「有人用不知名的電話,將這段留言發送到我的手機。這段說話,真是你說的嗎?」

「……是,是的。」

「原來……你其實並不愛我?」

元軍低下頭,不敢正面看着白蘭,也不敢說話。

「元軍,你老實的告訴我……你根本不愛我,只是可憐我,為了內疚而贖罪?」白蘭的情緒,變得激動起來︰「為甚麽你要騙我?」

「我沒有騙你……我是真心愛你的……」

「你已經說得清楚,是因為內疚而贖罪,還說不是騙我?」

元軍繼續垂下頭,低聲地說:「對不起……對不起……」

「你們這些男人,有甚麽事情就只會說對不起,對不起……」白蘭憤怒地說:「我以後也不要再見到你!你走!你馬上走!」

「你不要這樣……看見你這樣傷心,我很難過……」

「不要再可憐我!你走!」

元軍看見白蘭哭紅的眼睛,情緒變得激動,只好跟她說︰「好吧,我先離開。對不起,對不起。」

白蘭在元軍步出房間之後,變得更加憤怒,將房內可以砸爛的東西,統統都砸爛。

元軍走到街上,覺得很難過,很討厭自己。他覺得自己傷害了白蘭的感情,很對她不起。

他清楚明白,白蘭手機的錄音,是Audrey利用流動電話卡,發送到白蘭的手機。但他沒有怪罪Audrey。因為他認為,錯不在Audrey,而是他自己。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二十九回

發表 由 Dino 于 周六 10月 17, 2015 2:11 am

元軍離開白蘭的辦公室,約了Audrey在一間酒店的咖啡室。

Audrey看見元軍,就馬上對他說︰「我剛去見了產科醫生,看了超聲波,醫生說BB很健康,一切正常。」

「那就好了。」

「下次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嗎?」Audrey說這句話的時候,眼泛淚光。「其他的準媽媽,都有老公陪同,惟獨是我孤單一人。護士問我孩子爸爸的資料,我都不知道該怎麽說……」

「對不起,下次我跟你一起去吧。」元軍垂下頭。

他神色凝重,輕聲地對Audrey說:「你有否把我說話的錄音,轉發給白蘭?」

Audrey露出凌厲眼神,認真地回答︰「有。」

「……為甚麽?」

「既然你對白蘭說不出這些話,就由我幫你吧。」

「你這樣做,對她的傷害很大,知道嗎?」元軍輕嘆了一口氣。

「白蘭的反應怎麽樣?」

「她很傷心,很難過。全都是我錯,是我不好。」

「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你是因為內疚而贖罪,你根本不愛她……讓她早點知道,總較推遲更好,她受的傷害也會較少。」

「不是!我是愛她的!」元軍開始動氣︰「我也不知道,為何當天在你的面前,說出如此荒唐的話!」

「就是因為你這個男人,在面對愛情的時候,不知所謂!」

「對於感情問題,你說得對……我真是不知所謂,糊里糊塗……」

Audrey緊握着元軍的手。「每個男人面對愛情,都有不知所謂的時候;只要是偶然的不知所謂,而不是整輩子都不知所謂,就已經很好了。我是真心愛你,相信你也是愛我的,對嗎?」

元軍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他是有一點喜歡Audrey,但可能只是喜歡她的身體。他更愛白蘭。

Audrey已經有了元軍的骨肉,這是不會改變的事實。他應該跟Audrey結婚,負上做爸爸的責任,或是跟白蘭在一起,對一生的承諾負上責任?對於這個問題,元軍腦內一片紊亂。

「你不是說過,希望金盆洗手,離開股市嗎?我可以跟你去一個遙遠的地方,我們一家三口,一起過新的生活。」Audrey說得溫柔。

「香港還有很多事情,我不可以說走就走。」

Audrey低下頭,輕聲地說:「白蘭在人頭戶口的2億股,我已經全部賣光,當中資金接近30億元。原本我要在這數天內,將人頭戶口全部的錢,轉回她的私人戶口;只要我將一部份資金,轉到自己的戶口,然後遠走高飛,就可以跟你過着天堂一般的生活。」

元軍緊張地說︰「你千萬不要這樣做啊!你…會…死…的!」

「害怕她甚麽啊﹗她以前可能有點本事;但現在已經是一個殘廢的人,就算我站在她的面前,讓她拿着一把利刀,也沒有能力把我殺死。哈哈!」

「總之你要相信我;千萬不要拿這些錢!一定不可以!」

Audrey看見元軍如此緊張,心裏不是味兒。「……你還是緊張她吧?」

「不單是緊張她,也是害怕你會有生命危險。白蘭背後的勢力,不是你想像般的簡單。」

「我只是隨便說說,還不一定真做。但如果我要走,你會跟我一起離開嗎?你會做孩子的爸爸嗎?你會跟我結婚嗎?」

元軍不語。

Audrey開始生氣︰「元軍,我再問你一次︰你會做孩子的爸爸嗎?你會跟我結婚嗎?」

元軍看見Audrey多次追問,只好再次給出這個答案︰「請給多一點時間……」

「每次問你這個問題,你都是說『請給多一點時間』、『請給多一點時間』……你還要拖到幾時?元軍先生,我要你馬上給我答案!你到底要我,還是要白蘭?」

Audrey說完這個問題之後,空氣和空間猶如凝固,氣氛壓抑得像停頓下來。元軍呆呆的望着Audrey,猶如處身在窒息的空間,清晰地聽到自己沉重的呼吸聲。

過了十秒鐘之後,元軍終於說話。

「我想清楚了。」元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會負責孩子的開支,負責他的一切費用……但對不起,我不能夠跟你結婚。」

Audrey聽到這個答案,淚水不停地從眼內流出來。

元軍選擇了白蘭,不是自己。

她咬牙切齒地說︰「元軍……我!恨!你!」

然後就衝出咖啡室,跑了出去。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殼股風雲:第30回 大結局

發表 由 Dino 于 周二 10月 20, 2015 4:34 pm

第二天的早上,元軍獨自駕車,手機突然收到一個附有照片的短訊。

他看了一看,整個人都僵住。

照片上是他和Audrey,時間是昨天,地點是酒店的咖啡室。

發出這張照片給他的人,是白蘭。

照片的下面,有一句三個字的留言。

「我!恨!你!」

元軍看見照片,立刻將車停在馬路一旁。估計應該在昨天,白蘭找人跟蹤了他們,查到他和Audrey的關係。

以白蘭的能力,相信應已查到所有資料,包括在Audrey的肚內,已經有了元軍的骨肉,以及打算吞下人頭戶口資金的計劃。

過了數秒之後,手機收到白蘭的另外一個短訊:「我要這個女人,不得好死!」

元軍看見這句話,頓時傻眼愣住,幾乎停止了呼吸。他清楚白蘭的心狠手辣,也清楚撒旦會做事的方法。

他馬上打電話給白蘭,可惜未能接通。

他打電話給撒旦,也是未能接通。

他再打電話給Audrey,電話接通了。元軍問︰「你現在哪裏?」

Audrey冷冷地回應︰「在家。我剛執拾完行李,轉頭就會到機場,飛到太平洋的一個小島。」

元軍緊張地問︰「你有將白蘭在人頭戶口的錢,轉到自己的戶口嗎?」

Audrey停頓了兩秒後回答︰「……剛在做這件事,幾分鐘後就會完成。」

「我告訴過你,千萬不要拿這些錢……」

「我也告訴過你……孩子是你的,你有理會我嗎?如果沒有錢,我如何養大孩子?」

「……現在不是談論孩子的時候……你現在千萬要小心!在白蘭背後的人,並非一般善男信女……」

就在這個時候,電話另一邊傳來巨響,跟着是Audrey慘叫的聲音!

「Audrey!Audrey!你怎麽啊!發生甚麽事?!」

元軍對着手機大叫,但對方已經沒有回應,電話訊號也中斷了。他立刻轉動駕駛軚盤,直往Audrey的家駛去。

﹡ ﹡ ﹡

二十分鐘之後,元軍駛到Audrey家的樓下。他不斷喃喃自語說︰「Audrey,你千萬不可以有事!千萬不可以有事!」

但是,他來遲了。

當元軍一下車,立刻從高空的某層樓,聽到驚天動地的慘叫,隨後傳來一聲轟隆塌陷巨響。一個人影從高處凌空飛墮而下,跌到大廈對開的通道,當場死亡。

元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一步一步走向死者,眼中的淚一滴一滴落下。

死去的人是Audrey。

一屍兩命。

元軍知道是撒旦會做的事。他們應該到了Audrey家中,阻止了她將戶口的錢轉出,然後就把她從窗口扔到街上。

元軍雙腿軟了下來,跪在Audrey的屍體旁邊,悲傷痛哭。

當年白素素跳樓的時候,也是差不多的情景。

元軍對着Audrey的屍體,在她耳畔以僅餘的力氣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Audrey從高處被拋下來,鮮血流滿一地,就像濃得化不開的哀傷。元軍跪坐其身旁,傷心欲絕,緊抱着Audrey的屍體。他想起了白素素,想起了白蘭「我!恨!你!」的留言,也想起Audrey咬牙切齒地對他說「我!恨!你!」三個字。他覺得自己在感情的路上,正如Audrey所說,真是不知所謂,一塌糊塗。

元軍已經是第二次眼睜睜地看着自己喜歡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旁邊一大堆人圍住元軍,眼神彷彿好像對他說︰元軍啊,這兩個女人,都是間接由你害死的。

直到救護車到來的時候,他才捨得放低雙手,讓救護員將Audrey的屍體,抬到車上。

元軍看着Audrey,再次重複又重複地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因為除了這句話之外,他也不知道應該說甚麽。

可惜這句話,說得太遲了。

avatar
Dino

文章數 : 600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2頁(共2頁) 上一頁  1, 2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