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結果按:
 


Rechercher 進階搜尋

最新主題
» 貨幣發行(ICO)
周四 7月 27, 2017 12:02 pm 由 p-ma

» 中風 - 中風
周三 7月 26, 2017 12:08 pm 由 p-ma

» 烏克蘭商人借牛津過橋賣假獎
周二 7月 25, 2017 11:00 am 由 p-ma

» 【新股大改革】港交所公布「上市新玩法」
周一 7月 24, 2017 9:34 pm 由 p-ma

» @1735時 - 13.07.2017 - LXB 紀念日
周一 7月 24, 2017 10:45 am 由 Dino

» 邊開腦邊彈結他 尋病源
周日 7月 23, 2017 4:02 pm 由 Julie - Chn

» 新癌藥有意外副作用 逾1/3病人白髮變黑
周日 7月 23, 2017 3:56 pm 由 Julie - Chn

» 別被胜肽化妝品洗腦了!
周日 7月 23, 2017 3:24 pm 由 Julie - Chn

» 中國移動一卡兩號用戶 未能上網通話
周日 7月 23, 2017 3:22 pm 由 Aston Martin

合作伙伴
免費論壇

免费论坛

brothersoft.com

黑幫 - 「三碗麵」:情面、場面和體面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黑幫 - 「三碗麵」:情面、場面和體面

發表 由 momocha 于 周六 11月 14, 2009 2:14 am

聯合國的定義是,有組織犯罪即為黑社會犯罪。中國現代意義上的黑社會,是近兩三百年內形成的。中國近代史上最著名洪門(也稱洪幫、三合會,口號是反清復明)、青幫(也稱清幫、漕幫,帶有白蓮教色彩,控制著大運河糧食運輸)和哥老會(也稱紅幫,由私鹽販子和四川一代縴夫水手借鑒洪門規則組成,首領稱為袍哥)基本都是在這一時期形成的。

    他們成立的初衷都是為了保護自己,反抗不公平的待遇,成龍電影《新宿事件》中有一句話可以很好的解釋黑社會的成長路徑:一幫人因為被欺壓,或是為了某些需求眾集起來,建立勢力之後,勢力開始轉變為權力。

    晚清民國,中國的幫會勢力迎來了自己的黃金時期。幫會依附於各種政治力量,甚至與國家政府「聯姻」,一改往日「非主流」的形象,堂而皇之地參與到國家政治生活中來,,一方面與國家政府分享權力,一方面在政府不能滿足其慾望與要求時幹著顛覆政府的勾當。在中國共產黨組織的早期工人運動中,也曾對幫派勢力進行教育、改造,以使其為我所用。安源路礦大罷工時,紅幫老頭子點頭答應幫忙,果然秩序井然,沒有出一點事」。

    黑社會往往會依附與某個政治組織,但很少會提出自己獨立的政治主張。他們深知和政府分享權力的重要性,同時也清楚這種權力的邊界在哪裡。

上海青幫的三位大亨

    幫會原本只是個社交的圈子。青幫成為黑社會是病態社會的產物,當這個社會的主體生病、政府不能維持公平公正時,人們就把幫會當成一種保護自身利益的工具

    ■本刊記者/楊東曉

    民國時,三鑫公司使上海成為近代中國最大的鴉片集散地,它的三位「老大」各司其職、各有「專長」,有過長達10多年的順利合作。法租界裡黑白通吃的黃金榮、軍界上下通透的張嘯林和精明的幫會生意人杜月笙形成三人組合後,這個警匪合一、集黃賭毒一身的黑社會就騰達於上海灘了。

    1920年的上海灘

    1918年三鑫公司在上海灘公館馬路(今金陵東路)上的惟祥裡掛牌成立,51歲的黃金榮是這個公司的核心。從1892年開始,他在法租界已經混了20多年,從余姚到上海當學徒,法國人以華治華時,他進了法租界的巡捕房,開始他警匪合一的生涯。這個黑白通吃的包打聽,已經在警察局以外的天地裡,擁有了一個龐大的幫會集團,這位青幫幫主光門徒就收了1000多。他不僅是黑社會的保護傘,本身就操控著龐大的黑社會。幾年後,黃金榮的門下又多了一個門生,在上海開辦證券物品交易所「恆泰號」失利的蔣志清(蔣介石當時的學名)為了自保,拜到了黃金榮的門下,全憑黃的幾句話,減免了所有債務。1922年6月,蔣志清登永豐艦救護陳炯明炮火下的孫中山,他與孫中山的淵緣從彼時開始,最終當上國民黨總裁和中華民國總統。

    張嘯林這一年41歲,是蔣中正的同鄉,出生於小康人家,從小好逸惡勞,進過工廠上過學堂,但是除了打架一項外,其他均無長進,全憑混黑道出人頭地。從慈溪到杭州當過幾年地痞,後來總算在杭州上了武備學堂,還是不爭氣。但是這段武備學堂的經歷,使他結識了一幫後來的北閥軍人,為他移居上海後的「事業」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這一年開始,在上海灘上地位日重的,還有一位比張嘯林小9歲、比黃金榮小19歲的男子,叫杜月生。30歲的杜月生頭腦比黃張二人都要靈活,他的人生哲學中有「三碗麵」:情面、場面和體面。三十出頭的杜月生,是上海浦東人,為人活絡,仗義疏財,人氣極旺。從他改名之舉,即可看出他的交結之廣,國學大師章太炎引《周禮太司樂疏》中的「西方之樂為鏞,東方之樂為笙」,勸其改名為杜鏞,號月笙。從此,他便以杜月笙行世。

    最大的販毒集團

    清末民初的第二次禁毒運動因為袁世凱的死去而戛然而止,從此毒品再度氾濫,這也成為黃杜等人張羅販毒公司大發展的起點。利用黃金榮在界租保護傘勢力說服「大土行」(毒品公司)移師法租界,以便像保險公司那樣收取「保護費」。

momocha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三大亨 - 「多個朋友多條路」

發表 由 momocha 于 周六 11月 14, 2009 2:19 am

三鑫公司有了黃金榮在法租界的黑白勢力,提運鴉片就像做正當生意一樣自如。當時公司氣勢之大,從一些老上海人的習慣用語中可以聽出來——他們稱三鑫公司為「大公司」,不是區別於「小公司」,而是區別於當時上海灘上任何其他公司。

    三鑫公司游刃有餘到何種程度,上海師範大學歷史學系系主任蘇智良教授曾經考證,中國第一家西文報紙《字林西報》上刊過這樣一段文字:「現有一鴉片販運機關,其活動規模,比過去五六年來當局注意到的任何活動都要廣泛」,其一年的利潤相當於北京政府財政收入的三分之一。

    黃金榮能派出巡捕房上百名越南巡捕幫他押運鴉片,為了安全,還能動用警車為自己鴉片倉儲進行巡邏。三鑫公司的鴉片無論從吳淞口進港還是從十六鋪碼頭到岸,都不會被檢查,而是直送到法租界保存起來,押運車輛途經哪裡,哪裡就會一片漆黑,所有電源都被控制。

    黃金榮在巡捕房當探長,諸多事情不便親自出面,但他對上能使總巡法國人費沃禮對「三鑫」網開一面。對下又利用了杜月笙和張嘯林的所長。他讓頭腦靈活的杜月笙當經理,張嘯林又在杜的手下,當過副經理。張嘯林這位浙江武備學堂第四期的肄業生,在杭州上學時結交了不少好友,比如他的同窗同室張載陽,後來成了浙江省省長。據蘇智良教授考證,江浙及上海一帶的軍閥、警察中還有一些北洋時期的軍閥是張嘯林的朋友。對張嘯林的生意常有「關照」的有松滬護軍使何豐林、淞滬警察廳主任秘書劉春圃、鎮守使署秘書長江干廷、緝私營統領俞葉封等等。這些人的能量不僅是幫他對付鴉片運輸途中的各地流氓,更主要的是為他打開毒品的江浙通道。

    每到逢年過節,一份長長的賄賂名單都會照顧到方方面面關照過三鑫公司的人,其中有法國總領事,也有從天津跑到上海來闖碼頭的袁克文,袁克文在黃賭毒各項中與三鑫無爭,但他的父親是袁世凱大總統。

    三大亨的暗爭與內訌

    三鑫公司成立後,黃張杜三人有過長達10年的蜜月期。作為黃金榮的左右手,杜張二人曾經情若兄弟,當然他們也真的結拜過兄弟。張嘯林和杜月笙二人曾把房子都建在一起,華格臬路(今寧海西路)上,兩家院子之間專門開了個邊門,便於相互來往。杜月笙的兒子杜維善還認張嘯林做「乾爹」。

    杜月笙會賺錢也很會花錢,他依靠與國民政府孔祥熙、宋子文等的關係,得到了內部消息買公債發了大財,1930年代以後,杜月笙的勢力開始超過黃金榮。看到杜月笙發橫財,張嘯林也通過杜的關係買過一些公債並賺到大錢,但張嘯林在心底畢竟還是不服氣,因為他是個不會滿足的人。

    與黃杜不同的是,因為和北洋政府有過聯繫,張嘯林與國民政府關係不睦,這就使他在想當官想瘋了的時候,投靠了日偽當局;再者張也不像黃杜二人,在文化上有著民族認同。這倒不是說黃杜精忠報國,但黃金榮和杜月笙嚴格恪守青幫幫規,抗戰時也主張「輔助抗戰建國」,加上他們平時都愛好聽評話、評彈、京戲,對中國傳統文化還是比較瞭解的,也因此具有民族認同感。

    上海師範大學教授郭緒印評論張嘯林時說:這個人的特點就是,有奶便是娘。

    1937年10月,日本步步進逼之時,蔣介石給杜月笙發過電報,要求三大亨到香港去,不能投敵。黃金榮這一年70歲,不想千里迢迢地南下,他保證不再出頭露面,杜奉了蔣命11月即避至香港,與戴笠合作,鋤奸抗日,諾大個上海灘這下子就留給了張嘯林。張嘯林的門徒們組織了「新亞和平促進會」,倒賣糧棉軍火和藥品資敵,大發國難財。到了1939年竟然出面籌建偽浙江省政府,躊躇滿志地欲出任偽省長。軍統方面一刻也沒有放棄除奸,幾次未能得手。

    據蘇智良介紹,雖然沒有找到直接的證據,但最終除掉張嘯林,杜月笙是參與其事的。8月11日,張嘯林從汪精衛偽政權和日本特務機關手裡捧回了「浙江省省長」的委任狀,但他的死期還有三天就要到了。

    1940年8月15日,上海報童又有了一個可以大聲叫賣並被一搶而空的理由,《申報》上刊出了「昨華格臬路血案,張嘯林遭槍殺」的標題。這一次戴笠除奸成功了。

    黃杜二人沒有變節

    抗日戰爭中,黃金榮和杜月笙沒有變節。

    黃金榮畢竟有門生蔣中正的關係,加上他早年對孫中山的資助,所以他在國民政府一向有靠山。儘管日軍軍官三天兩頭拜訪,軟硬兼施,他還是沒有落水。

    他一生中幾次歷史轉折都過渡平穩,到頭來還算是得到了善終。晚年的黃金榮還是對國民政府絕望了,他開始與共產黨方面的人也有接觸,楊虎、潘漢年是他常交往的人。不過黃金榮年事已高,總體上取保守態度。

    1932年的「一·二八」淞滬抗戰和1937年的「八·一三」淞滬抗戰,杜月笙都積極捐款捐物,出過不少力。抗戰時期為了阻擋日本軍艦駛入黃浦江,國民政府命令軍隊把破舊軍艦自沉吳淞口,但當時軍艦很有限,於是就動員航運公司支援一些,杜月笙當時已涉足工商業界,帶頭自沉了不少船隻。杜氏不光在1937年的南京保衛戰中捐助國民黨軍隊,也給八路軍捐過不少錢款,還捐了1500套荷蘭進口的防毒面具交給潘漢年。要說他當時有多瞭解共產黨八路軍,或者對八路軍有多少好感也未必,在堅持民族大義的前提下,他做事的宗旨是「多個朋友多條路」。

momocha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杜月笙:一個很文化的流氓

發表 由 momocha 于 周六 11月 14, 2009 2:29 am

杜月笙與黃張二人畢竟是不同的,上海灘當年流傳著黃金榮太愛財、張嘯林很能打、杜月笙會做人的說法。

    杜月笙的會做人,也因為他太過窮苦的出身。他4歲就成了孤兒,這種出身使他在競爭激烈的社會使盡渾身解數,努力處理好所有關係。

    對上,他與孔宋兩傢俬交密切,對下,徒眾們也說不出他一個「不」字。幫裡兄弟見面就向他要錢,他也不發脾氣。過個年要花掉數百萬兩銀子,結交自史量才(申報主編)、黃炎培到販夫走卒的各路朋友,全靠了這種處事哲學。袍哥首領川軍范紹增到上海時與舞女黃自瑛產生了戀情,被細心的杜月笙看在眼裡。范回川後,杜出錢贖出了黃美女,飛機送到重慶,當年此舉被稱為「千里蝴蝶飛, 萬金贈美人」。

    范對杜的報答則是保障了杜在四川境內的毒品製造和走私業。這種「能」掙「會」花的本事,也不是黃張二人能學會的。況且凡此種種「仗義疏財」的行為,也為杜月笙贏得了「春申門下三千客,小杜城南尺五天」的好名聲。

    杜氏不僅名聲好,而且也開始向文明世界看齊,他幫裡的門徒不許短打扮,斜叼煙。他本人率先垂范,當時也沒有空調,上海溽熱的夏天,他還穿長衫扣子緊扣到下巴,待人接物力求很文質彬彬,戒掉了幫會頭子戴大鑽石的習慣,開始向中產階級的做派靠攏。當時上海的黃包車伕、短衫階層,喊出了「做人要做杜先生」的口號。

    蘇智良說,杜的為人是比較藝術型的,也的確像小說電影中表現的那樣,他靠散財建立自己的網路。在解釋杜月笙具有進取心時,蘇智良說:「1927年後,杜月笙開始從事工商業。並成為資產階級的領袖人物,這與保守的黃金榮是不同的。」

    杜月笙逃去香港

    杜月笙和黃金榮都與國民政府和中共地下黨有過來往。不同的是,黃金榮與政治稍遠一些,而杜月笙與政治更近一步。這也導致他們在1949年,一個留守上海,一個遠走香港。

    杜月笙最早與中共後來的領導人發生間接關係是通過章士釗,1920年代初,共產黨還沒成立,一部分進步青年要到歐洲去探求真理,毛澤東找章士釗借錢,章就找到杜來借錢並說明了來意。而杜出於多個朋友多條路的考慮,就借出了這筆錢。

    到了1926年,杜月笙又接觸到陳獨秀和上海工運領袖汪壽華。在籌備工人暴動期間,他與汪壽華接觸過8次。他還曾經問過汪壽華,如果跟了共產黨,是不是還能讓他繼續販鴉片?但出於他的流氓特性,在1927年4月11日,蔣介石決意屠殺共產黨時,杜月笙在蔣的授意下,把汪壽華騙了出來,打手們一擁而上,把前來談判的汪壽華殺害了。從這個血腥的清晨開始,杜月笙開始執行蔣介石在上海的大屠殺令。

    22年過去,現在是中國共產黨把蔣介石趕走了,杜月笙開始害怕起來,他怕中共與他算賬,所以儘管他與負責上海地下黨工作的潘漢年素有來往,也向八路軍捐過款,但還是不敢留在上海。他在離開上海時,對共產黨保證過,不與中共作對。事實上,他也要求能夠自由來往於滬港之間的弟子們,與新政府合作。合作,是杜月笙一生的態度。

    蔣介石也派人勸他去台灣,他自己也想過要到法國養老,其實他此時並不老,才61歲,但是由於顛簸與驚恐,真的害起病來,他只得選擇留在香港觀望。不赴台,也有他的道理,他的晚年,曾批評過蔣介石在國內的大肆斂財和發金圓券——他本人作為資本家就深受其害。他甚至批評蔣介石政府還不如租界當局。在香港期間,杜月笙對中共採取合作態度,在把香港中國銀行收歸人民政府的工作中起了重要作用。另外,他購買了新中國的公債,幫新中國從香港轉運物資。

    在杜月笙遠走香港後,兩個直接參與殺害汪壽華的兇手馬祥生、葉焯山被人民政權正法,這件事把61歲的杜月笙驚得不輕,還為此加重了病情,並從此不治。

    黃金榮的掃街生涯

    82歲的黃金榮沒有離開上海,這與他認識楊虎和潘漢年有關,更與中共對於幫會的政策有關。對於黃杜這樣有影響力的人物,劉少奇的看法是「觀察一個時期再說」,周恩來認為要「努力使上海不亂」。上海不亂對穩定全國大局和恢復經濟至關重要。

    黃金榮交出幫會名單後,也保證過聽新政府的話,而上海市市長陳毅也兌現了承諾,對他不抓不殺。政府官員還召見過黃金榮,要求他寫份悔過書,向人民交代和認罪。1951年,5月20日《黃金榮自白書》在上海著名的兩份報紙《新聞報》和《文匯報》登出後,苦大仇深的上海市民們振臂高呼要懲治他,但是在政府的保護下,他還是可以安全地在上海吃喝玩樂,當然,他也曾象徵性地在著名的大世界門前掃大街,這裡曾是他親手經營的燈紅酒綠之地。

    黃金榮掃大街只是象徵性地改造一下,他畢竟已是84歲的人了,考慮到國際影響,上海市人民政府也不會把他怎麼樣,但是這件事使遠在香港的杜氏又驚又喜。驚的是黃金榮也有了這一天,喜的是自己跑遠些還是對的。

掃大街很快就結束了。1953年,黃金榮離開人世時,已經86歲。而杜月笙已早於他兩年,也就是他掃大街那年,在香港撒手人寰了。

**杜月笙 生平
杜月笙(1888年8月21日-1951年8月16日),原名月生,后因國學大師章太炎建議,改名镛,号月笙,典故出自「周禮太司樂疏」:西方之樂為鏞,東方之樂為笙。近代中國上海青幫中最著名的人物,悟字辈,也是20世纪上半叶上海滩上最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之一。




性別: 男
出生: 1888年8月21日
江苏省川沙厅高橋镇
逝世: 1951年8月16日 / 英屬香港
國籍: 中華民國
所屬政團: 中國國民黨
學歷 : 文盲

經歷
水果行学徒八股黨贩毒
三鑫販毒公司老闆
上海法租界商会总联合会主席
法租界纳税华人会监察
中汇银行老闆
法租界公董局华董
恒社總幫主
上海市地方协会会长
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
中国通商银行董事长
中华实业信托公司董事长
上海市参议会議長
新界青山酒店董事
中国航联保险公司香港分公司董事长

1. 生平
杜月笙於清光绪十四年农历七月十四日(1888年8月21日)盂兰盆节出生於江苏省川沙厅(現為上海市浦东新區)高橋镇附近,母、父在他四歲以前相继去世,由其继母和舅父养育。十四岁即到上海十六铺鸿元盛水果行當学徒,不久被開除,转到潘源盛水果店當店員。

1911年,杜月笙加入八股黨贩毒,得到上海法租界华探头目、黑社会青幫老大黄金荣赏识。1925年与另兩位青幫名人黄金荣、张啸林开设三鑫公司,垄断法租界毒品交易,杜與黃張三人並稱上海灘三大亨。同年任上海法租界商会总联合会主席兼法租界纳税华人会监察。

1927年4月,杜月笙与黄金荣、张啸林组织中华共进会。4月11日晚,他诱杀了上海共产党工人带头人汪寿华,使得次日共产党工人武装被迅速镇压,即四·一二事件,國民黨方面稱為「清黨」。同年底蔣介石與宋美齡在上海結婚,杜月笙亦參與協助周邊維安工作。

1929年开设中汇银行。1930年任法租界公董局华董,取得较高社会地位。1933年成立自己的帮会组织“恒社”。1934年起先后任上海市地方协会会长、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中国通商银行董事长等职。

1934年國民政府推行新生活運動,杜月笙亦帶頭響應,本身也戒掉長期的鴉片煙癮。

1937年抗戰爆發,杜月笙积极抗日。淞沪会战期間,動員恒社門生組織別動隊協助國軍作戰,並暗中帮助軍統网罗人员、收集情报,并协助戴笠建立“人民行动委员会”,策划多次暗杀汉奸活动,包括與日本合作擬出任偽浙江省長的張嘯林和偽上海市長傅筱庵,策反王克敏離間汪陣營。上海陷后,杜前往香港,以中國紅十字會副會長身份,將紅十字會組織設於柯士甸道的自宅中,通過捐款、運送物資等各種方式支援抗戰。香港被日本占领后,前往大後方重庆居留,设立中华实业信托公司,自任董事长。抗戰勝利后回到上海,曾短暫擔任上海市参议会议长。

1949年4月,杜月笙赴香港。担任过新界青山酒店董事、中国航联保险公司香港分公司董事长。1950年與京劇名角孟小冬在香港結婚。居港期間杜月笙氣喘病情不斷惡化,於1951年8月16日病逝於香港,享年63歲。

杜月笙過世後,於1952年10月下葬於台北縣汐止市大尖山下。墓地坐東南朝西北面向上海,位於今天秀峰國小後方,墓園上有蔣介石題字「義節聿昭」,墓園本有牌坊,上有張群題字「譽聞永彰」,後在秀峰國小擴建中將牌坊拆除,而題字則鑲嵌到墓園。杜月笙墓旁有其夫人姚谷香墓為伴。

2. 傳記
1993年香港電影人麥當雄與蕭若元等合作,拍攝了兩部以杜月笙一生為故事的電影-《歲月風雲之上海皇帝》、《上海皇帝之雄霸天下》。由呂良偉飾演陸月生(影射杜月笙),鄭則仕主演黃全榮(影射黃金榮),徐錦江則飾演袁肅軍(影射張嘯林)。

2009年中國電影建國大業中,由導演馮小剛客串飾演杜月笙。

3. 家庭
杜月笙曾先後與五位女性結過婚,分別為元配沈月英、二房陳幗英、三房孫佩豪、四房姚玉蘭(姚谷香)、五房孟小冬等人。

杜共有八子三女,八子為維屏、維善、維藩、維翰、維垣、維寧、維新、維嵩,三女為美如、美霞、美娟。

momocha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袁克文:文人雅士兼職青幫老頭子

發表 由 momocha 于 周六 11月 14, 2009 2:51 am

“皇子”袁克文開香堂做青幫老頭子的行為,一直被人看作是玩票

  -本刊記者/楊東曉

  他的母親是朝鮮公主,父親袁世凱當過83天皇帝,他卻自己跑到上海,拜青幫還當了幾年“老頭子”(青幫裡的老大)。

  袁克文的生母金氏1884年嫁給中國駐朝鮮通商大臣暨朝鮮總督袁世凱時才16歲。她出身朝鮮安東外戚大族,家族裡出過很多嬪妃。金氏帶著自己的三位使女嫁給袁世凱時沒有想到,這位丈夫給新妻們排位次時,並沒有按她的身份來排,而是按著年齡排,把她排成了三姨太(這還不算早就娶在中國老家的正室),金氏一嫁成恨,排在了自己的丫環後面。

  袁世凱駐朝鮮時,中國官員還不准在國外娶妻生子,袁世凱就把金氏的頭生子以沈氏所生的名義抱出來給百日的客人看。這就是青幫“大”字輩老頭子袁克文的出生,這個怪異的身世,好像他一生怪異的開頭。

  與仕途絕緣

  袁世凱1915年稱帝時,老二袁克文27歲,不僅已經妻妾成群,而且在上海天津都開過香堂,當上了青幫老頭子。1915年冬天,袁氏在登基前“大典籌備處”按著英國宮廷禮服的款式設計了一系列的皇室服裝,包括他個人的,他的皇子的、公主的。

  在北京試穿皇子服那天,袁克文沒有參加,袁克文的侄子袁家誠在接受《新世紀週刊》採訪時說,袁克文是未來“皇子”中唯一不贊成他父親稱帝的。這一年文人袁克文還寫了一首《感遇》,“乍著微綿強自勝,陰晴向晚未分明。南回寒雁掩孤月,西去驕風黯九城。隙駒留身爭一瞬,蜇聲催夢欲三更。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高層。”

  最後兩句被定性成為“反詩”,袁世凱的政敵如獲至寶,將這首具有極高文學造詣的政治諷喻詩,變成了他們直擊洪憲帝制的利器,而袁克文在被其弟克定告密給父親後,就被軟禁在了北海。

  1915年12月13日,袁世凱在居仁堂大廳舉行的登基大典冷冷清清。

  向袁世凱揭發袁克文寫“反詩”的袁克定,是袁家的長子,帝制的積極推手,身份一度是“太子”,試穿皇家服裝時,“太子”服也明顯區別與其他“皇子”服。

  青幫“大”字輩

  《袁克文傳》中認為1912年袁克文遠赴上海是因為長兄袁克定加諸於他的一樁緋聞,袁克文一生緋聞也不少,但是這一次被克定傳他淫及父妾。

  袁克文避至上海,這個燈紅酒綠的世界除了給風雅的袁克文提供了物質享受,還使他有了另一種“身份認同”。他加入青幫的消息,成為各報新聞。

  袁克文與另一位文人步林屋在上海拜了興武六幫老大張善亭為師,列“大”字輩。這個“大”字輩在當時是青幫極長的輩分了。青幫從康熙年間創立起,輩分極其嚴格,到民國初年已經傳了20多輩,這些輩分是“清淨道德,文成佛法,能仁智慧,本來自性,圓明興禮,大通悟學”,“悟學”也作“無學”。當時在上海長於“大”字輩的人已經沒有了,“大”字輩的人也屈指可數,黃金榮、張嘯林,是“通”字輩,最後一位海上聞人杜月笙是“悟”字輩。袁克文成為“大”字輩,不光是他花了錢,也與他父親的身份有關。

  袁克文雖是個文人,但極明白事理,他知道自己這個“大”字輩在上海沒有什麼根基,一到滬上就主動造訪了黃金榮。給黃金榮帶去的見面禮是10枚英國人鑄造的黃金紀念幣。袁世凱請英商專門造的,用來紀念他成為大總統。黃金榮拿給杜月笙看後,杜也很欣喜,傳說黃金榮又送給了杜月笙三枚。

  黃杜二人也極能投其所好,除了在四馬路上逛書寓兼尋花問柳的時間,黃杜都會邀袁二公子搓麻,公子旗開得勝連下幾城。但最終以輸光告終,而黃杜也做盡人情,臨走會贈還袁克文幾千塊錢。

  但是克文生來不像是幫派的人,上海師範大學教授蘇智良認為:“袁克文在本質上還是個純文人,他中入幫會是玩票的性質”,儘管是玩票,幫會與袁氏之間當然還存在著相互利用的關係。但就他自己來說,更多的是仰慕孟嘗春申君而已。做個自由自在的遊俠,而他周圍的人,每遇困境,也能因他一句話而解圍——這是由幫他的性質所決定的。

  後來父子間的誤解消融,袁世凱叫他回京,他也就順水推舟,因為離家時攜帶的10萬塊錢已經揮霍光了。

  文人收徒

  既然當了老頭子,袁克文在上海也真的收了16位門徒,然而在傳說中,他收了幾百人。袁克文風流倜儻卻不是高調之人,也不惹是生非。他曾在《晶報》上登過一則門人題名啟事。上來就說“不年三十,略無學問,正求師之年,豈敢妄為人師。”才三十歲,正是拜師的時候,哪敢收門徒?這段話看上去謙遜而合理。這份啟事中,他還逐一列出16位門徒的名字。不僅是澄清,也是對門生的負責任。後來這16人中唱花旦的伶人金碧艷、金玨屏兄弟行為不檢,還被袁克文逐出師門。

  他詩詞書法均工,收藏鑒賞戲劇無不精通,被稱為“民國四公子”之一(另外三位是收藏家張伯駒、少帥張學良、戲劇家紅豆館主溥侗),也是昆曲名票友,擅長《長生殿》和《遊園驚夢》。當時的梨園行必須在青紅幫的保護之下,才能開業演出,所以梨園行人往往拜青幫中的老頭子為師。

  電影《霸王別姬》裡葛優扮演的“袁四爺”,是一個複雜的藝術形象,從藝術見識看像袁克文,但行事霸道和下場則像後來的戲霸漢奸袁文會(1940年代在天津一手遮天,馬三立侯寶林都必須在他控制的園子裡說相聲),這兩位都是天津青幫的著名老頭子。

  這樣一個文人收徒,門徒的成分也很有意思,在上海期間,收入門下的多是藝人,有餘叔巖(老生行余派宗師)、俞振霆、俞逸芬、韓世昌。當然還有些軍政界裡想與他和他父親拉關係的人。但是1927年回到天津之後,他就真的收了100多門徒,在中國這個最早的通商口岸上,投到他門下的,就開始有洋行裡混事兒的買辦了。比如安利洋行買辦畢馨齋,英商塘沽駁船公司經理王漢臣,當然還有本土商人。三教九流無所不包。

  矛盾至死的袁克文

  袁克文在天津度過了他生命中的最後4年。1931年3月22日,袁克文病逝於天津英租界58號,42歲。袁克文一生極為複雜矛盾。他在上海期間,還以自己14年抽大煙而一朝戒絕,為戒大煙做過廣告,但是回到天津後,又是煙槍不離手,病體不離床。他在去世前剛得了場猩紅熱,還沒痊癒,這位風月盟主就去會了一次舊相好。回家後舊病復發,不治身亡。一生散金無數,而身後筆筒裡只被人翻出了20塊錢。

  給袁克文出殯,自發組織起來的僧尼道士達4000多人,另一支自發的隊伍是上千妓女,她們有著統一裝束,發系白頭繩、胸戴袁克文頭像徽章。而名人雅士中還有前北洋政府總統徐世昌、國民黨元老於右任,與津門呼應的上海,公祭者中有生前好友周瘦鵑、包天笑、劉山農、孫東吳、劉襄亭等,都是當時知名的文人。

momocha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