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結果按:
 


Rechercher 進階搜尋

最新主題
» 世外桃源二澳體驗割禾樂
周六 11月 11, 2017 3:50 pm 由 p-ma

» 邊玩邊食認識魚菜共生
周六 11月 11, 2017 3:35 pm 由 p-ma

» 基因改造紫番茄 抗癌抗氧化?
周五 11月 10, 2017 11:32 am 由 p-ma

» 全身都係寶!玉桂調味食療皆宜 抑糖尿病又補腎
周四 11月 09, 2017 12:06 pm 由 p-ma

» 年宵攤位下周起競投 底價加1.4%至1.6%
周四 11月 09, 2017 10:47 am 由 p-ma

» 立冬進補要看體質 氣血不足宜溫補
周日 11月 05, 2017 12:56 pm 由 p-ma

» 湖北現金絲楠木民居 明清保存至今價值千萬
周四 11月 02, 2017 2:35 pm 由 p-ma

» 港大完成肝癌藥一期臨床試驗
周二 10月 31, 2017 1:24 pm 由 pinky

» 七成中藥材含農藥
周一 10月 30, 2017 11:18 am 由 pinky

合作伙伴
免費論壇

免费论坛

brothersoft.com

英雄後人重踏抗日足迹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英雄後人重踏抗日足迹

發表 由 Dino 于 周一 12月 21, 2009 9:37 am

六十八年前的聖誕節,六十八名英國及中國官兵在香港向日本投降後經歷最驚險的一夜,在槍林彈雨下經海路突破日軍重重封鎖,成功護送中國政府在港最高代表陳策將軍撤離,在惠州受到當地民眾英雄式的歡迎,為往後的抗日戰爭打下強心針。六十八年後,這一批英雄的後人於本港聚首一堂,計劃重演當年的逃亡路線,同時捐出逾百件從未曝光珍貴文物,供海防博物館舉辦專題展覽。


陳安國(左)及Alison(右)展示父親在戰後獲頒的勳章。 (孫冰玉攝)

中英部隊首度攜手抗敵
六十八名官兵的後人今年初成立「保衞香港突圍群英協會」,年逾七十的會長陳安國為陳策的兒子,他憶述當年惟恐日軍以親情要脅父親,一家人要分開居住及不時遷居,其孿生兄長更要「扮女仔」,幸一家人抗戰勝利後可在廣州團聚,但他的童年歷險程度遠不及父親的分毫。

陳安國指當年一行人缺乏物資、禦寒衣物及武器,要成功突圍殊不容易,為父親斷了一條腿加上手腕中彈仍可成功領導一行人撤離而深感自豪,大逃亡更是中、英兩國部隊史上首度攜手對付敵人,別具歷史意義,但可惜港人對這一段歷史所知不多,希望透過展覽加深香港巿民對抗日歷史的認知。


陳策將軍與一眾軍官在撤離香港四日後抵達惠州。


陳策將軍事後製作突圍畫集紀略,以示不忘戰友被殺之仇。


當年載着一行人逃離的其中一艘魚雷快艇。


一名大逃亡成員在一九四九年出版的《我從香港逃難記》。


陳策將軍當年逃亡時手腕所中的子彈。


魚雷快艇上原裝的木刻徽號。


「忠勇殺敵」布襟章。


其中一名軍官手繪的「第二魚雷快艇隊突破重圍圖」(複印本)。

本周五起舉辦專題展覽
當年負責護送陳策離境的其中一名歐籍突擊隊成員麥祈文,其女兒Alison也是在雙親離世後才得悉父親曾經歷這驚心動魄的一役。她於去年聖誕更率先嘗試重行當年逃亡路線,發現不少地方已建成高樓大廈甚至為高速公路,雖沒槍林彈雨,但大貨車呼嘯而過時也令路途添上幾分驚險。

海防博物館將於本周五起舉辦「突破重圍——從香港到惠州」專題展覽,展出逾一百件首度曝光的相關文物,包括照片、陳策手腕中的子彈、勳章、逃亡官兵的日記、書信、制服及軍方紀錄等,逃亡官兵的後人亦會舉辦講座及分享會。

約八十名協會成員本周六(廿六日)會重演當日逃亡路線,由香港仔乘船往東平洲,惜內地拒絕他們經南澳入境,要循正常出入境渠道再乘車到南澳繼續行程,經惠州至韶關,感受當年的驚險及艱辛。

「突破重圍——從香港到惠州」展覽詳情
日期:09年12月25日至11年12月31日

開放時間:上午10時至下午5時;逢周四(公眾假期除外)及農曆年初一、二休館

地點:香港海防博物館

票價:10元(全日制學生、殘疾人士及六十歲或以上長者半價);周三免費入場
avatar
Dino

文章數 : 597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陳策中彈拆義肢冒死突圍

發表 由 Dino 于 周一 12月 21, 2009 9:39 am

一九四一年聖誕節下午三時,香港淪陷已成定局,英國派出麥祈文等三名歐籍游擊隊員組成突擊隊,護送中國政府在港最高代表陳策將軍離開,以免落入日軍手中,連同掌日軍重要情報的政府官員及軍官,一行人趕到香港仔登船逃亡,期間遭攻擊被迫棄船,陳策手腕中彈,拆下左腿義肢拒絕他人協助,冒死游上岸,日軍在對岸開火掃射及投擲燃燒彈,死神似正降臨。

所幸其後發現英軍的魚雷快艇就在附近,一行人晚上九時半改乘五艘魚雷快艇飛馳而去,在南澳登岸後靠沿途村民的接濟,步行八十英哩穿越日軍掌控範圍,前往當時最接近由國軍控制的重要城鎮惠州,列隊進城時獲當地居民燃放爆竹歡迎。

獲英王頒發騎士勳章
三名成員其後留下成立英軍服務團,以當日的逃亡路線拯救被囚禁香港集中營的戰俘,亦有成員選擇到曲江(即今韶關)以至重慶繼續抗日工作,約五十人則繼續旅程,穿越中國西南各省向緬甸進發,再轉往印度、南非再乘運兵船返抵英國,前後共花五個多月。戰後多名成員獲嘉許及表揚,陳策將軍更獲英王頒發騎士勳章。
avatar
Dino

文章數 : 597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香港戰火傳奇 - 獨腳將軍英雄史重現

發表 由 Dino 于 周一 12月 21, 2009 9:54 am

在 1941年聖誕節,香港淪陷。一批英軍寧死不降,在一位中國獨腳將軍率領下,冒着槍林彈雨突圍,在日軍隆隆炮火之中,攀山涉水四日四夜,奇蹟地逃亡到內地惠州,並繼續抗戰,直至香港重光。這段鮮為人知的戰火傳奇,最近在一班後人努力下重見天日,百多件珍藏將於本周五起在海防博物館首度展出,細訴當年血淚。 記者:黃偉駿

故事由 75歲的陳安國說起。他父親是已故抗日名將陳策,當年帶隊突圍時,他只有 9歲。戰時一切來得很突然,「爸爸放低咗啲錢畀媽媽,交帶幾句就走咗。」
父親是突圍主事者,一家人成為日軍追殺目標,「我哋嗰時住喺堅道明愛,淪陷第二日,教會就叫我哋離開。屋企人驚一鑊熟,於是分開走。」


「獨腳將軍」陳策


戰時文獻中發現的地圖顯示,陳策當年率眾突圍,於本港北上至深圳南澳登陸後,再逃亡到內地惠州。
香港突圍群英協會提供圖片

寧死不降 領英軍逃亡
陳安國說,父親是獨腳將軍,早在突圍前已於戰事中失掉左腿,但無礙其領導才幹。陳策當時是國民政府駐港最高軍官,港督楊慕琦知道他絕不會向日軍投降,故投降前致電他,請他帶領一批英軍將領與情報人員突破重圍,保存實力繼續抗戰,「連埋我爸爸、佢副官同私人保鑣一共 71人,其餘全部係外國人,唔少係英軍高級軍官。佢要帶住咁大班外國人逃亡,同佢哋溝通、照應佢哋,最後大部份成功走得甩,係好神奇一件事。」

這個傳奇故事隨着陳策將軍戰後不久病逝,本來便告一段落,陳安國也沒有刻意宣揚父親的事迹,但一直保留父親的日記簿、戰時舊照片及那枚英國 KBE勳章。
直至數年前,他的外孫女無意中發現,有外國網站記載當年突圍的英勇事迹,遂告訴外祖父,他便跟網主在倫敦相約見面,赫然發現對方是當年有份突圍的英軍後人,這還不特止,原來那次突圍中生還的英軍,不少後人也透過該網站聯繫上。今年初 200多名後人終於成立了「香港突圍群英協會」。

陳安國說,為紀念先人英勇事迹,該會跟海防博物館聯繫,今年聖誕節(本周五)起舉辦展覽,展出百多件首度曝光珍藏,包括日記、黑白照片、制服、軍徽等;又組織其中約 80名後人,聖誕翌日由香港出發,仿效先人當年突圍路線,從香港走到惠州。英國皇室對於今次活動也高度重視,英國菲臘親王得悉有英軍後人擬重溫突圍路線後,也特別致函該會道賀。
avatar
Dino

文章數 : 597
注冊日期 : 2009-12-0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港戰後罪行聆訊 英資料庫見天日

發表 由 Tianya 于 周一 9月 13, 2010 2:35 pm

上一代人談到三年零八個月的日子,「嗰陣走難呀……」,兒孫往往敬而遠之。二戰口述歷史因冷漠而斷層,遠在英國的資料庫,卻默默看守一個又一個港人二戰故事:烽火連天時代,有麪包師傅為保護友人,遭日軍活生生折磨致死;離島一隅,整整三條村子遭日軍滅頂……請翻開這被遺忘的一章,看看每個以血淚交織的故事。
記者:夏志禮

當年 20歲的 Li Kam Moon是德輔道中威士文咖啡廳的麪包師傅,他一名黃姓友人是英軍地下組織成員,他亦知悉友人身份。 1944年 4月, Li在九龍被日本憲兵隊拘捕,中士松田希望從他口中可以探出黃氏及其華人游擊隊的下落, Li選擇沉默不語, 12日後終被釋放,舉家隨即遷往內地惠州居住。


Suzannah Linton翻查英國資料庫,尋回一個個被遺忘的港人英勇故事。
凌樹輝攝

麪包師傅大仇無法昭雪
一個月後, Li在惠州再次被日軍拘捕,軍方拒絕向其妹透露任何詳情,她卻親耳聽到哥哥的呼叫及呻吟聲。一周後,軍方着其妹帶些衞生物品到惠州醫院,妹妹到達醫院後始發現,其兄周身傷痕,渾身是血,卻沒有採取任何救護措施。她其後短暫獲准照顧兄長,其間多次聽到軍方審問及毒打其兄,一段時間後,妹妹不准再接近哥哥,同年 8月, Li宣告死亡,由家屬接回遺體。

大戰結束後,戰爭罪行聆訊展開, Li的案件亦在港審理,其妹及朋友指證,憲兵隊卻指其死亡與軍方無關,最後松田只被判刑八年。大仇無法昭雪,但控方開案陳詞卻為 Li的人生立了最佳註腳,「他昏沉的人生章節,因其崇高的英雄行為而照亮,寧死不叛友……當殖民地對抗日軍被書在歷史內, Li的名字會被刻在其中一章嗎」?
Li的故事,只是 45個被遺忘的香港二戰故事之一。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 Suzannah Linton, 08年獲教資會資助,研究本港二戰後戰爭罪行聆訊,她遠赴英國,在當地資料庫找到 45份與本港相關的聆訊紀綠,涉及 123名犯人。字裏行間中,整理出一個個感人事實。

為本港留完整二戰故事
Linton將整理有關資料, 12月放在互聯網資料庫,供本港市民參閱,「我們希望更多經歷過二戰的人、曾參與這些聆訊的受害人向我們提供資料,為本港留下一個更完整的二戰故事」。


日軍 1941年 12月「入城」,香港三年零八個月的黑暗日子開始。
黑白資料圖片

特稿
日軍殘暴 罄竹難書
崇高英雄故事背後,是日軍殘暴的斑斑血迹。他們厲行三光政策:殺光、燒光、搶光。日本天皇宣佈無條件投降後,日軍仍沒放下屠刀。 45年 8月,駐守大嶼山梅窩的日軍攻佔鄰近四條村莊,將村燒毀,俘虜近 300居民,其中最少 12人被殺,村民均被日軍虐待。同年 9月,生還居民上書控告日軍,結果 15名日軍被控,在深水埗兵營審訊。

日軍手段有多兇殘,可從另一聆訊文件看出端倪: 44年 12月,一名少年於大埔被憲兵隊拘捕,因在其身上搜出一隻錦囊,內藏游擊隊名單,軍方隨即按名單拘捕有關人士,對他們施以電刑、從被捕者口中灌水,待肚子脹起再大力用腳踩下的水刑、吊起犯人雙手外展的飛機刑等。

罪犯多返日釋放
日軍罄竹難書的罪行,卻受到不見多大的懲罰。 123個被控日軍中, 22人判死刑,但實際執行死刑者寥寥可數, 14人被判無罪,其他人被判數月至數年刑期,隨着日本戰敗,他們被送返日本,說是服刑,其實早已獲釋。


Tianya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