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結果按:
 


Rechercher 進階搜尋

最新主題
» 【新股大改革】港交所公布「上市新玩法」
昨天5:07 pm 由 Aston Martin

» 火山鑽洞注水 防爆兼發電
昨天12:53 pm 由 Aston Martin

» 拯救禾花雀 環團倡借鏡日本
昨天12:13 pm 由 Aston Martin

» 華籍英兵
昨天11:50 am 由 Aston Martin

» @1735時 - 13.07.2017 - LXB 紀念日
周日 8月 20, 2017 5:44 pm 由 Aston Martin

» 英日幹細胞技術突破 不育老鼠製健康精子
周日 8月 20, 2017 3:19 pm 由 Aston Martin

» 大象救星 坦國疑遭買兇射殺
周日 8月 20, 2017 2:57 pm 由 Aston Martin

» 年屆五十宜做大腸癌普查
周四 8月 17, 2017 12:43 pm 由 pinky

» 蘋果再收緊HK退貨政策
周四 8月 17, 2017 11:48 am 由 pinky

合作伙伴
免費論壇

免费论坛

brothersoft.com

美國是如何把日本導入泡沫經濟的﹖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美國是如何把日本導入泡沫經濟的﹖

發表 由 Aston 于 周二 4月 20, 2010 3:08 pm

中國政法大學商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 楊帆
原載:香港傳真

我在碩士期間專攻日本經濟18年高速增長﹐當時國內外輿論把日本捧上天。後來泡沫興盛﹐美國出版《日本第一》﹐驚呼“日本買下了美國”。曾幾何時泡沫破滅﹐日本停滯20年。黃樹東先生近期著作﹐論述了美國從國家利益出發﹐把日本導入泡沫經濟的歷史。

貿易摩擦﹐產業控制與高科技爭奪國家利益和世界霸權是美國政策的核心
日本與美國是二戰期間的敵人﹐戰後的政治軍事外交盟友。美國先占領日本﹐又扶植日本﹐是出於朝鮮戰爭和冷戰的需要﹐以後則是圍堵中國的需要。

美國一直以新自由主義改造日本。戰後日本陷入惡性通貨膨脹﹐杜魯門總統帕特使﹑銀行家道奇去推行“休克療法”﹐說日本是“高蹺經濟”﹐要砍掉美國援助和財政補貼這兩條腿﹐造成經濟衰退和嚴重失業﹐依靠朝鮮戰爭才解脫出來。以後日本經濟高速增長18年﹐離不開美國的扶植﹐美國替日本承擔了軍費﹐把力量集中於發展軍事工業﹐向日本廉價轉讓民用技術﹔對日本實行5%的優惠關稅﹐而默認日本單方面對美國征收15%的關稅﹐保持對美大幅度貿易順差。日本則在政治軍事外交技術市場方面全面依賴美國﹐成為美國在亞洲的冷戰基地。

日本的半導體和汽車﹐在60年代以後成為美國強勁競爭對手﹐美國采取一系列措施整治日本。早期逼迫日本“自願限制出口”﹐從1956年的紡織品﹐到後來的鋼鐵﹑汽車﹑計算器﹐層出不窮。1977年美國半導體協會指責日本違背市場規則﹐濫用傾銷方式。美國政府幫助企業﹐采取多種方式包括政府間協議限制日本﹐培植臺灣韓國作為競爭對手﹐至1993年終於取代日本再度成為最大的芯片出口國。日元資本外流出現了產業空心化﹐日本政府沒有魄力和能力推動產業升級﹐至21世紀日本在高科技產業上已完全輸給了美國。

出口導向﹑貨幣升值﹑金融自由﹑宏觀失控是催生泡沫經濟的四大因素
1946年為扶植日本﹐美元對於日元大大高估﹐出口導向惡化了國內的二元經濟關系。隨著日本經濟的恢復﹐日元從一美元兌換360日元升值到了250日元。日元在1965年就宣布可自由兌換﹐但金融體系沒有放開﹐國家控制相當嚴密﹐國際資本無法自由進出。美國壓迫日本先開放金融市場﹐再把日元升值﹐一直持續了14年﹐日本節節抵抗﹐節節敗退﹐最後全盤放開﹐頃刻瓦解。

20世紀80年代美國發明了一種理論﹕日元低估是萬惡之源﹐日本政府操縱匯率﹐背離市場﹐導致美國雙赤字。美國聯合西方各國﹐在1985年達成“華盛頓共識”﹐連手壓迫日元升值。一宣布就造成嚴重升值預期﹐投機資本進入日本﹐1985年底就使日元迅速升值到1比200﹐最高升值到1比80﹔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時期日元曾貶值到1比150﹐後來就在90~130範圍內波動。

僅僅是貨幣升值﹐並不會產生嚴重的泡沫經濟。
華盛頓共識不限於宣布日元升值﹐而是一個一攬子新自由主義改革計劃﹕開放國內市場﹔充分發揮私人行業的生命力﹔實施彈性的金融政策﹐使之充分考慮到日元的匯率﹔更有力地推動金融體系和日元的自由化﹐使日元反映日本經濟的實力﹔允許地方政府進行追加投資﹔刺激國內需求﹐擴大消費信用和住房按揭等。

在貨幣升值期間推行金融自由化﹐加速泡沫經濟形成。日本傳統金融體制是主銀行體制﹐銀行與企業相互持股﹐以銀行為中心形成企業集團﹐政府規定存貸款利率差﹐保護銀行和居民的利益。資本市場極不發達﹐銀行隸屬於財政部﹐主要目標不是利潤﹐而是政府經濟目標和財團整體利益。

這種銀行體系被指責為“封建體系”﹐逼迫日本實施金融體系和外匯市場自由化﹕擴大資本市場﹐放開利率。允許銀行業以利潤為中心﹐從事創新業務﹐發展房地產按揭和資產證券化﹐銀行參與債券發行﹐交易外國金融期貨﹐進入養老信托﹐向企業出售證券化貸款﹐將銀行完全推向市場和國際化﹐改造成“現代銀行”﹐廢除政府對銀行的保護。

金融自由化在相當程度上激化了金融固有的脆弱性。利率上限取消以及降低進入壁壘﹐引起銀行特許權價值降低﹐銀行部門的風險管理行為扭曲﹔金融業由分業經營走向混業經營﹔商業銀行和投資銀行日益融合﹐銀行過度介入證券市場。日本在1960~1980年企業借入資金為30%﹐1980年代後下降到10%﹐進入1990年代下降到5%。銀行收益減少﹐從事高風險高收益投資﹐加大了金融系統存在的道德風險。

日本政府保持高增長思維慣性﹐進退失據﹐決策屢屢失誤
日本政府在經濟轉型期追求GDP高速增長的思維慣性﹐在改革過程中忽略過度投資和資產價格快速上漲的風險﹐宏觀政策屢屢失誤。

為緩解日元升值壓力﹐鼓勵銀行和企業向海外投資。1980~1984年逐步放開外匯管制﹐外國企業可在日本發行以日元和外國貨幣為基準的債券﹐日本金融機構可用任何貨幣在海外發行債券﹐把得到的資金對置成日元﹐日本成為世界主要的資本供給者﹐1980年代中期成為世界最大債權國。1996年16.7%的GDP是外國資產。日本外流的資本有40%到了美國﹐25%到了亞洲。日本銀行在美國發放的貸款曾達到美國新增貸款的17%﹐大量購買美國的房地產﹐此時正是美國房地產泡沫時期﹐日本資本接盤後﹐美國房地產就崩盤﹐日本投資巨虧﹐相當於十年對美貿易順差。

為緩解日元升值壓力﹐保持企業競爭力﹐日本實行低利率﹐把經濟資源引導到資產投機和信用擴張﹐刺激了房地產泡沫形成。日本銀行在吹大資產泡沫的同時﹐也吹大了自己資產和利潤。金融自由化促進信用極度擴張﹐銀行業資本極度膨脹﹐銀行股票價格迅速上升﹐“解放資本”的奇跡就是資產泡沫。股市從1986年的1.2萬點飆升到3.9萬點﹐東京房地產總市值超過全美國房地產總值﹐資產泡沫吸引了巨額銀行貸款。1980年日本銀行在世界前十名當中只有一家﹐1988年囊括了前十名。

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紐約股票市場暴跌引起全球連鎖反應﹐各國在1988年緊縮銀根﹐日本仍沈浸於金融自由化帶來的“新鮮而自由的空氣”﹐增大現鈔供給﹐到1989年緊縮銀根為時已晚。1990年日本資產泡沫破裂﹐日本當局直到1995年才承認經濟衰退﹐采取措施已晚﹐經濟泡沫最終破滅。

日本銀行積累了巨額不良資產﹐1992年達到40萬億日元﹐日本政府寄希望於經濟回升消化不良資產﹐結果1998年增加到87萬億日元﹐占銀行業貸款的15~20%﹐國內生產總值的30%。

在經濟大蕭條環境下﹐日本政府在1996年實施“大爆炸”式的全盤自由化改革。2002年推出“金融再生計劃”﹐受此沖擊2003年股指跌破八千點大關﹐回到了1983年的水平。經過長期的改革﹐健全了法律監管﹐至2005年銀行不良資產下降到16萬億日元。

理論上講﹐銀行的市場化改革是必要的﹐但也充滿著風險。初期改革與貨幣升值﹑經濟高速增長並行﹐引發了資產泡沫。泡沫崩潰以後﹐市場力量無法使日本走出通貨緊縮﹐零利率和改革都不能解決問題﹐出現“流通性陷阱”。2008年受美國影響﹐日本的出口和GDP又出現下降﹐經濟沒有走出衰退。

日本的挫折根本在於﹕第一﹐沒有完整的主權﹐在外力壓迫下被迫升值和改革﹔第二﹐錯誤地應用新自由主義理論﹔第三﹐沒有處理好貨幣升值﹑經濟增長和體制改革的關系﹔第四﹐沈浸於過去經濟高速增長思維中不能擺脫﹐不能解決結構性問題﹐在經濟轉型期出現了嚴重的泡沫經濟。

我一直認為中國不會走日本老路﹐因為大家對此已有警惕﹐現在看來有必要舊事重提。中國目前形勢與日本非常相似﹐理論欺騙仍舊有市場﹐中國有強大的勢力在阻撓我們深刻反思新自由主義﹐自美國金融危機以來﹐我們的主流媒體一直有意識地回避實質問題﹐而把反思限制在技術層面。如果美國使用硬的一手﹐施加更大壓力迫使中國就範﹐還是有可能的。畢竟中國的發展對美國有依附性﹐“精英”吃美國奶長大﹐被美國洗了腦子﹐他們害怕與美國對抗﹐也與美國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他們在中國仍是“主流”。他們已形成利益集團﹐有一整套思想理論政策﹐掌握了許多部門的領導權。在外部壓力下﹐我們內部會可能起分化﹐走泡沫經濟之路的可能性是有的﹐我們必須提高警惕﹐從國家利益與安全角度謹慎對待升值等問題﹐絕對不能讓泡沫經濟等問題葬送30年的改革成果。

Aston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貨幣戰爭拉開序幕

發表 由 Timmy 于 周日 6月 20, 2010 4:40 pm

二十國集團(G20)加拿大峰會前夕,美國又拿人民幣匯率問題來大做文章。以過去經驗推測,美國必定另有所求,今次項莊舞劍,意在甚麼東西呢?

觀察當前中美爭鬥,我們要先看兩件事。第一,來自美國的進攻。美國參議院參議員舒默首先發難宣稱,除非看到中國在人民幣匯率改革方面有採取行動的迹象,否則,他將爭取國會通過法案,對中國採取報復性措施。

美國財長蓋特納隨即在參議院的聽證會上作出強硬立場宣示,揚言將要求中國推進匯率改革,他甚至指出,人民幣匯率不調整,是全球經濟復甦的「障礙」。而近日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萊文更威嚇說,如果中國沒有很快令人民幣升值,國會將通過立法迫使中國調整人民幣匯率。

美國朝野如此夾擊,明顯是把即將召開的加拿大G20領導人峰會,視為中國需要對人民幣匯率有所行動有所表示的最後期限。

第二,中國人民銀行(中國央行)行長助理李東榮,日前在哈爾濱出席「金融創新與對外貿易發展高層論壇」時透露,國務院近日已經批准,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境內試點地區擴大到包括黑龍江在內的二十個省份,並將試點所涉及的境外地域擴展到所有國家和地區。在此之前,自去年七月起,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正式在上海和廣東的廣州、深圳、珠海、東莞等五個城市啟動,境外地區最初僅限於港澳和東盟地區,其後擴展至包括白俄羅斯等周邊地區。

如果我們將上面兩件事聯想起來,大概可以產生以下一些猜測。其一,美國財長蓋特納「障礙」全球經濟復甦之說,顯然是不但對人民幣升值施壓那麼簡單,而是要求中國對美國和歐洲的經濟復甦,承擔更大的國際責任,而一個可能貢獻,就是購買更多美債歐債,以紓解美歐危機也。

其二,人民幣(貿易結算)國際化,勢必威脅美元結算的國際一哥地位,美國正在密切注視,但日圓歐元的前車可鑑,中南海大人們算數過嗎?其三,要求中國開放資本帳和金融市場,相信美國已提上議事日程,問題是何時升溫發難而已。

總之,美國遏制中國崛起,今年只是拉開序幕,惡鬥尚在後頭。

史進

Timmy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美國贏硬這場貨幣戰

發表 由 ultra 于 周五 10月 22, 2010 11:07 am

央行行長周小川的「人民幣年內不加息」言猶在耳,人民幣加息就加給大家看。事隔一天,國家統計局發表數字顯示,9月份中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同去年同期比較,上漲了3.6%,9月份的指數比8月份上升了0.6%。人民幣近期的逐步微調升值與這次加息,稍為減輕了美國以及其他經濟體系向人民幣的施壓,甚而降低全球貨幣戰的可能。

  如果英國《金融時報》首席評論員馬田沃爾夫的推測正確,無論從任何角度去看,美國必將肯定打贏這場貨幣戰,儘管是一場慘勝。

  沃爾夫爵士(他在2000年獲英女王頒授CBE勛銜,表揚他對金融新聞事業的貢獻)說美國必定會打贏這場匯率戰爭,文章出現在十月十四日的《金融時報》,即人民幣突然宣布加息四分之一厘之前。他說,美國拚命印鈔票,等同在全球製造通脹,「中國當然反對美國這種非傳統的貨幣政策,也反對美國巨大的財政赤字。中國決意要壓抑國內的通脹,又要減低人民幣升值幅度」。他繼續說,這樣一來,即等同「中國試圖向美國製造通縮,就好像德國對希臘那麼樣。但這必然失敗,而且對中國也沒有好處,作為美國的債權人,它只會希望手上的美元資產增值。但美國如出現通縮,全球將面臨陷入衰退的威脅。」

  沃爾夫扼要地指出,目前的狀況就是美國希望在世界各地製造通脹,而後者則希望在美國製造通縮,但美國必然會勝出,因為美國擁有用之不盡的子彈和火藥,聯邦儲備局可以無限止的印鈔票。

  他認為,既然美國必勝,其他國家都需要坐下來商討向美國投降的條件。沃爾夫說,大家千萬不要小看美國印鈔票的決心。他又引用紐約聯邦儲蓄銀行行長杜德利最近的演說為例,杜德利在演說中表示,美國的貨幣政策必須維持非常低的利率,撐住資產價格,使得美國的房屋價錢吸引,從而得以鼓勵美國家庭和商業增加開銷。

  沃爾夫說,這明白的說明了美國將會不擇手段阻止國內出現通縮,聯儲局將一直印鈔票印到通縮危機解除為止,這就是美國為何將再次啟動新一波的貨幣寬鬆政策。至於世界各地其他國家的死活,沃爾夫說,美國的態度就是「話知你」。

  沃爾夫說,事件的發展只有兩個可能:一就是除了美國之外,世界其他地方都將出現通脹;另一個可能,就是其他貨幣都因此被迫升值。他預測由於中國有外匯管制,對人民幣升值的處理手法,比其他國家相對要好,但如巴西和南非等較為自由的經濟,情況恐怕會亂七八糟。

  他的結論就是,下個月在首爾舉行的G20國高峰會議,將會為這個世界提供一個解決問題的機會。

  沃爾夫這篇文章的題目是《為甚麼美國將會打贏這場全球性的貨幣戰》,文章完全撇開了誰對誰錯、誰是始作俑者的道德問題,只是根據客觀現實而做出的評論。

  美國坊間流行一個笑話:為甚麼狗要舔牠的卵蛋?大家千萬不要想得太多,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狗可以。同樣地,美國肯定打贏這場貨幣戰,只因為它可以,而其他人不可以。


•時事評論員 鄭漢良•

ultra
訪客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